两极哲理

2019年12月08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回复: 0

黄智贤香港学生冲上乱局前线大学需要反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8 12: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维为:上世纪80年代香港问题谈判时,我正在外交部工作,参与了一小部分,主要是一些工作组谈判的翻译,所以或多或少了解进程。当时,中英双方都认为香港和内地切分得越清楚越好,井水不犯河水。【可毛主席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井水不犯河水,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邓小平在讲到基本法要为香港未来设计制度时说:“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现在就不是实行英国的制度、美国的制度,这样也过了一个半世纪了。

现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权分立,搞英美的议会制度,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民主,恐怕不适宜……对香港来说,普选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的确如此,香港立法局,有史以来就不是民选的。由于它一直是由港督所指派,所以才叫‘局’,意即它是行政结构的一部分。但末代港督彭定康在1992年进行的政制改革中,却提出在1995年立法会选举中新增9个功能组别,即“新九组方案”,并更改功能组别选举方法、法团选票改为个人选票;最后功能组别符合选民资格增加至270万人,实际登记人数115万人(见2003年美国人权报告第三节、香港政策研究所报告PDF第43页)。彭定康的这次改革被北京政府批判为钻《基本法》漏洞,时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的鲁平在1993年3月公开骂他是“千古罪人”。其目的,由今日回首观之,就是英国人在临走之前,要制造一个英文里说的‘期望高涨、无法满足的革命’,用心何等险恶?】

到了2012年,香港立法会议席由总数60席增至70席,其中功能组别和分区直选议席各为35席,所以叫香港议员半普选,之后2013年3月27日,香港“占中”发起,至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之后2016年,香港立法会惊爆宣誓闹剧,部分新当选议员企图涂改就职宣誓的誓词。另外还有人趁机冒出支持香港‘独立’的主张。(请注意:香港占中是发生在香港议员半普选之后,而不是在这之前。在这之前吃肉砸锅的香港议员也有,但在立法会还没有办法形成非常大的政治气候,在这之后就完全不同了,特别是占中失败之后,境外的反华势力,看到有机可乘,就加大投入,他们通过内外勾结,以反修例为名,有组织、有目的的打砸抢烧,将给香港造成多大经济损失?这怎么统计怎么计算?我很无奈。)还有

在港英时代维持香港治安很关键的重要法规,被英国人在临行前贸然取消了。一个是‘公安条例’,另一个是‘社团条例’。在‘公安条例’没有取消的时候,如果有人要上街示威游行,非得先向香港警察申请并取得许可之执照不可。如警察不批准,游行就是非法,警察立刻可以抓人。在‘公安条例’取消以后的香港,示威游行只需要在上街游行的同时向警察通知一声就够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动不动就有示威游行发生的原因。另外,以前的‘社团条例’,港督对任何香港社团,只要他怀疑有里通外国的情形,立刻可以宣布这个社团为非法组织,并吊销它的执照,其中包括接受国外的捐款。今天回头来看,英国人将这两个法律取消之后,后果实在严重,其用心之凶狠恶劣,实无以复加!

25年前,我曾经写过这样一篇文章,

【博客中国】普评制论人类社会各统治阶级护身符的历史作用和历史比较(全文)
作者:普评制 时间:2009-06-02 09:45
http://mayc53.blogchina.com/726618.html

文章指出:假如普选制是“真正的负责制”(马恩选集2卷414页),那就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反革命(即,在实际当选的85名公社委员当中就有21名反动区长和资产阶级分子)和阻碍革命前进的名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银行代表贝雷)被选入公社委员会了。仅此一点就足以说明,普选制对无产阶级来讲,是”虚伪的负责制”(同上)。它根本就没有办法和真正负责任的间接选举制相比.这就是普选制的第一大弊端:选人不准,用人不当。【看看香港立法会的现实情况,就知道我讲的这些道理正确不正确?深刻不深刻了。】


   再说,普选产生的领导和领导机关必然还得委任自己的官吏。有官才有官僚机构,有官僚机构才会产生官僚主义.特别是公社所委任的军事代表和银行代表,他们官僚主义严重,不称职,渎职、甚至袒护反革命,可是由于他们是公社所委任的官,所以,其被领导者就无权也无法及时罢免他们。以至给革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可以说,是导致最后失败的)重大损失。很明显,公社的第二大弊端就是:领导体制官僚化。

   另外,一个由64人组成的议会式的领导、决策、执行机构公社委员会(大大超过了现代管理科学关于领导机构成员最多不能超过21人的规定),能不成为一个争吵不休的剧场吗?能不公开闹分裂吗?这就是公社的第三大弊端:领导机构不科学,议而不决,决而不行。

   正是由普选制所产生的上述三大弊端,才致使巴黎无产阶级在有了政权、有了水兵、骑兵、工兵、好枪、好炮、兵工厂和坚固的城池又控制了法兰西银行,特别是在有了一个180多万人口的大都市以后,也就是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全都比凡尔赛强的情况下,以令人无法想象的速度,迅速走向彻底失败的。【马克思认为公社“浪费了宝贵时间”去搞普选,而不是迅速去消灭凡尔赛之敌,这是一件令人非常遗憾的事情。法兰西国家银行就位于巴黎市,存放着数以(3)十亿计的法郎,而公社却对此原封不动也未派人保护。他们向银行请求借钱,马克思认为他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全部没收银行的资产。公社为防备谴责而选择不去没收银行的资产。结果银行资产被搬到了凡尔赛武装了凡尔赛的敌军,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说是致命错误,也一点都不为过。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的这些领导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老百姓,他们是是通过真正负责任的间接选举制,也就是无产阶级的组织保障——护身符,选上来的。正如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一文中所描述和所称赞的那样:“巴黎根据一项非常简单的计划,在现行军事组织上增加了一套政治的联合组织。这个政治联合是全体国民自卫军通过每一个连的代表彼此连接起来的联盟;连代表们选举营代表、营代表们再选出总代表、团长,由他们来代表一个区,和其他十九个区的代表进行合作。由国民自卫军大多数战斗营选出的这二十位代表组成中央委员会,正是它在3月18日掀起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革命,并且在巴黎目前的光荣斗争中至今还坚持着它的岗位。从来还没有过在选拔上进行得这样认真仔细的选举,也从来没有这样充分地代表着选举他们的群众的代表。”(马恩选集2卷408页)所以,

   1871年3月18日的巴黎,一个没有马列主义的革命领袖在现场亲自指挥的,一个没有马列主义的伟大政党作领导革命事业核心力量的,一个没有防备偷袭并举行武装起义思想准备的,一个在偷袭事件发生时,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的成员们都还在家中睡觉的,(俗话说得好,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一个在装备、训练、指挥上都明显不如政府军的民众组织——国民自卫军又被政府军偷袭成功,按常理,这可是五必败无疑了。

   孙子早有断语:“以虞待不虞者胜”。古今中外的战例也无不证实: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以弱胜强的法宝。何况,这一次又是以强击弱。然而,巴黎无产阶级就是在这种“五必败”的情况下自发地“掀起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革命”并夺取了国家政权。可这对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的成员来讲,胜利来的简直太突然了,也太容易了。他们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所以,才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政权是“从那些不配掌权的人手里掉落下来”的(《国民自卫军关于普选问题的公告》巴黎公社公告集第21页)。他们不是专家学者,也不是领导干部,更不是社会名人,他们没有野心,他们随时愿意把权力交给像布朗基(只可惜他被关在一个秘密监狱),甚至类似黎元洪、反动区长(当选之后逃跑了)这样一些人。因此在整个19世纪以后,尤其是1848年革命以后,欧洲【资产阶级】的精英阶层成功地把工人阶级的注意力转移到争取普选权上,包括社会主义政党以及像恩格斯这样的人也不例外的情况下,他们选择普选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他们希望被别人认可,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要夺取国家政权,他们只是一群本本分分的老百姓,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政治,更不知道政治斗争有多么残酷和血腥,离开了隐形的无产阶级护身符,等待他们的就只有被残酷镇压了。

恩格斯在1871年4月11日当时就说:“在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领导的时候,事情进行得很好,而在选举(指1871年3月26日所举行的公社选举。3月28日中央委员会就把全权交给了公社)以后却是只讲不做了”(马恩全集17卷672页)。什么叫只讲不做了?即巴黎公社就是一个争吵不休的剧场,只议不决。因此,到5月28日,巴黎公社就彻底失败了。】

陈冯富珍称,香港目前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代。自己在香港出生、成长、工作,然而离港十几年再回来时,“真是不认识香港”。(陈冯富珍2003年8月因为要到世卫组织工作而离港,2017年7月1日卸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回港,正式离港将近14年。)

原全国政协常委九龙仓首席顾问 吴光正 我都七十几岁了,我有感触是不是?对我来说好大感触,在香港我七十几年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所以我出来发声。所以第一,暴力很恐怖,很惊人的,但如果你不出声,沉默的话,你会引发更多暴力。来源:直播港澳台 2019-08-18】】【普选产生沉默的大多数,当初在德国是这样,现在在香港仍然是这样。

《我没有说话》是德国著名神学家兼信义宗牧师马丁·尼莫拉的一首诗(忏悔文)尽管他写的是自己,但这首诗令世人警醒,描述忽视与自己无关的团体所造成的结果。该诗后来常被引用,作为对不关心政治的人之呼吁。
这首诗被镌刻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石碑上。

“起初他们迫害共产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马克思的信徒。”  

“后来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日耳曼人。”

“再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牧师。”  

“最后他们迫害到我头上,我环顾四周,却再也没有人能为我说话。”

香港警方谢振中指出,起初暴徒堵路纵火,社会无出声,然后破坏中资商店,社会无出声,之后殴打持不同意见市民,社会仍然无出声,“最后当他们袭击你的时候,就不会再有人为你发声”。

普选产生暴力,当初在德国有冲锋队,现在在香港有黑衣暴徒。
普选产生希特勒、普选产生陈水扁,那是在德国,那是在台湾,在香港不会,在香港只会产生反对派议员,可足够香港诞生出占中、诞生出反修例了。】

由此看来,香港就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反面教材!!!当初,我对巴黎公社的分析和批判,现在用在香港身上,也完全符合实际情况。

   由此可见,真正负责任的间接选举制比普选制更科学、更合理、更能用人为贤、更有凝聚力,所以,才更能把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创造性充分调动起来;才能在“五必败”的情况下,自发地“掀起了本世纪最伟大的革命”,并夺取了国家政权(参见《马克思关于巴黎公社报刊消息摘录》商务印书馆1975年12月 第一版362-446页 北大国际政治系陈叔平编 内部发行)。同时,这也就是社会主义为什么一定能够战胜资本主义的根本原因。否则,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永远没有办法赶上并超过先进的西方各国,永远没有办法“引导人类走向国家的消亡”——实现共产主义(列宁全集23卷70页)。

   俗话说得好: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通过对人类社会各统治阶级的护身符进行历史比较,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得出这样一个重要的结论:即因能授禄的委任制优于世卿世禄的世袭制;普选制优于世袭制与委任制的结合;真正负责任的间接(即层层)选举制优于普选制与委任制的结合。这篇文章,如果能使非研究人员也能对世袭制、委任制、普选制与真正负责任的间接(即层层)选举制,孰优孰劣?有个基本认识,那我就十分满足了。最后,恳请大家多提意见,以便今后更好地改正、完善此文。谢谢!

下面请看

黄智贤:香港学生冲上乱局前线 大学需要反思!
深圳卫视 发布时间:11-14 18:34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

暴徒将校车推向火堆

直新闻:香港校园暴力事件不断,近日更有升级之势。昨天港多所大学成冲突主战场。在暴徒制造一系列混乱后,校方却呼吁警察放人。你怎么看?

时事评论员 黄智贤:我觉得很可耻。昨天是孙中山先生的诞辰纪念日,他对中国的历史有非常重要的影响,而他的受教育的启蒙正是香港。如果他有知看到今天香港的状况,不知道会怎么想。整个中国的近代史,其实跟香港的命运是牢牢紧契的,而97回归之后,香港现在在去殖民化上面,其实做得非常差。

所以香港人,我们看了中英联合公报,我们看了香港基本法,我必须很公平地讲,北京跟香港特区政府,完完全全都是依照上面而行。我上礼拜周末去了澳门,去了香港,就是想实地地再次在紧要的关头,去实际体验一国两制在澳门,跟在香港有什么不同。当我坐车子走过港珠澳大桥那几十分钟,我真的很感动,两边都是未来的大海,然后紧密地把整个湾区联合起来,而香港此时此刻,却在那种茫然之中,完全混乱之中,自己把自己带入了地狱。

想想看,当所谓的示威,和平的示威,走到了像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他说的,香港的事情其实是要颠覆政府,其实根本不是和平示威。当可以把人点了油,顶把火,光天化日之下,活生生的把一个人放火烧。当可以三四个人,要去袭击一个警察,然后要去夺枪,逼着警察开枪,要知道,完整的视频是什么样。是突然之间,那些人突然之间,就让香港几条街道,就被封闭了,然后就占领了,然后一群黑衣人就这样窜出来,然后就需要抓住警察。然后那几个零零星星的警察落单了,那些警察不是镇暴警察,他只是维持交通的交通警察而已。然后就被抓住、被袭击,然后要被夺枪,逼着他开枪,然后一条龙的作业,把警察开枪当成说没有前因没有后果,然后操作成警察的暴力,然后后面又有很多宗教团体,然后有知识界,有所谓公知界,不论青红皂白,然后要求警察克制,警察要怎么克制?如果香港无法无天,文明要怎么持续?如果香港这些人,有些人用人渣形容,有些人用愤青形容,有些人用恐怖分子形容,无论如何,这一群不管是一千个人、一万个人还是两万个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不管你什么年龄,你做这样的行为,如果放在伦敦、放在纽约、放在华盛顿、放在旧金山,当地的警察会怎么处理?

很简单,我们用文明社会所有一致的标准,香港今天这样的状况,可不可以继续,可不可以一群人蒙着面、戴着手套,然后呼啸而过,他所经之处寸草不生,我看到很多店家远远地听到这些黑衣人过来,马上大家用跑的、用逃窜的把铁门拉下来,这是什么?然后那些黑衣人走过,还用棍棒去敲铁门,然后去把铁门打坏,然后把货物拿出来,然后洗劫,看到人就打,意见不同,就烧杀掳掠。这是什么?当然香港的这些大学的里面的校长跟行政人员,都是非不分,一个大学所要训练的学生,是将来的知识分子,是社会的骨干,你不是做一个只有学术知识的狗,而是要做一个顶天立地有是非的真正的人。我就想请问,香港的这些大学跟公知们,请问放火烧人可不可以?请问用暴力可不可以?不管你抬出来是什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不可以?更何况你所谓的冠冕堂皇的理由,通通都是假的。【说的太好了!】

所谓的所有的诉求,没有一点经得起考验,经得起检验。我实实在在把所有的事实,不管是逃犯条例,不管是基本法,不管是中英联合声明,每一点、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拿出来检验,是谁经不起检验?是这些反对派经不起检验,是这些上街示威的人经不起检验,因为你只想要你要的成为香港的规定,成为香港的法律,你想要的任何人不准反抗,可是你有没有经过民主的程序,有没有经过国际法的一个程序?中英联合声明里面规定了什么?你有没有去看?如果所有的港府跟北京现在所作所为,都没有违反中英联合声明,都没有违反香港基本法,你凭什么要推翻,用暴力推翻法律跟联合声明?凭什么?只因为你不喜欢吗?所谓的文明社会可以说你不喜欢你就暴力攻击别人吗?任何社会、任何国家、任何地区,任何人可以接受你这样子的一个条例吗?这你说了算吗?可以这样吗?你是皇权吗?还是法西斯还是纳粹呢?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反文明,而且更可怕的是,任何人蒙了面以后,戴了手套,穿了黑衣,他就隐身为一个不会被究责的(人),他觉得我不用负责任,他就大胆地释放了每一个人,内心有了兽性,然后出来肆意的伤害别人,这是远远地超越打低了人类的文明的最底线,完全不可以接受,所以香港的大学的对学生的软弱、包庇、纵容,对警察的不公平,要被严厉地谴责,我觉得非常的可耻,我只要求一个标准,就一个标准就好了。请用文明说服我,不要用双重标准贬低我的智商。【批评的很到位!】

一辆大巴被焚烧

直新闻:在过去数月的乱局中,香港多所高校的学生会站到了“政治风眼”,在不少在港就读学生眼中,昔日的象牙塔,如今很难保得几张平静的书桌。为何高校学生会成了乱局中的急先锋?香港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时事评论员 黄智贤:我把香港的事情,你放在历史的纵深来看,香港在回归之后,因为一种特殊的状况,所以是第一,中英联合声明里面讲了50年不变,所以延续了非常多的英国殖民地下的一种体制,不管是行政,或者是政治,或者是资本主义,而且在香港的资本主义是一个非常赤裸裸的贫富差距很大的一个资本主义,或者是英国殖民地体制下的教育。所以其实在任何的殖民地,当它脱离了帝国主义的掌控,其实他就应该立刻当下马上把帝国主义的势力立刻排除了。可是因为中英联合声明,也因为当时回归的条件,也因为我们国家当时没有办法说立刻怎么样,所以在那样的状况下,在教育上面显然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在香港成长的人,他所受的教育,并没有告诉他,他是中国人。然后97回归之后,他依然是(被)教育成,他是跟着英美走的。然后教育的课本里面充斥了对大陆的非常负面的一种教育,把大陆形容成不文明的,把大陆形容成为一个不配管理香港的人。当年轻的孩子,他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接受这样的教育,这样的洗脑,他的同侪chai2都是这样子,他的老师也是以英美为背景的,所以他是仰视着英美的标准,它是鄙视着中国的标准,他也不想了解中国,所以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哀,就是说身为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而且回归以来,其实香港被中央政府其实是真的是捧在手心里面,不断地对香港付出。

在过去殖民时代,香港赚的钱必须要回馈给英国。然后从第一任港督到最后一任港督,都是外国人,政治权利从来没有给香港人拥有,香港人甚至没有批评英国本土的自由,可是回归之后,逐步地也依照基本法给香港人更多的权利,给香港人更多的自治。可是香港人反而觉不够,所以就牵涉到一种社会心理学。你如何去在殖民地让它回归的时候,让殖民地的人知道,我现在我是回了家,我做中国人,我是主人,那是一个非常艰困,本来就是很艰困的一个过程。【1919年1月28日,中国代表团曾向巴黎和会提出两项提案:取消帝国主义在华特权;取消日本强迫中国承认的《二十一条》,收回山东权益;但提案全被否决。巴黎和会最终引起中国的民众抗议,爆发了五四运动。

顾维钧单靠一己之力,他在外交上所做的种种努力,也仅仅是代表中国对列强说了一个“不”。这是弱国仅有的一点权利;而弱国无外交,才是中国所要面对的现实。顾维钧在回忆录中描述了当时的心情:“一切都是那样暗淡,那天色,那树影,那沉寂的街道,我想这天必将被视为悲惨的日子,留存于中国的历史上。”

我记得那时,中国实行的就是普选制。各个党派内斗严重,东亚病夫,一盘散沙就是那个时代的标志。四分五裂的中国还想不让列强干涉中国内政那可能吗?俗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什么缝?裂缝啊!没有裂缝,苍蝇怎么下蛆?没有普选就没有两派恶斗!没有两派恶斗何来裂缝?没有裂缝哪来外国干涉?

【新加坡前卫政治《普评制》】 普评制寄语台港百姓
普评制发表于 2010-5-4 14:52:44 查看: 3057|
http://www.lee-philosophy.org/fo ... 50&fromuid=1763
这篇文章2005.5.22草,最早发表在我个人付费的《百姓论坛合建网》, 2006.12.7改 12.12二改之后,最先发表在

【人民网两岸论坛】 寄语香港百姓  (  mayc53  2006-12-13 17:43:02 )  12019字  ( 0/64/0 )  
2008.12.21三改,这是因为通过央视海峡两岸、天津今晚报、以及网上的相关报道,使我对台湾实行普选的具体情况,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所以才被改为现在这个题目。2009.4.30四改,内容就现在这个样子了。文章指出:

    在香港搞不搞普选,最没发言权的就属英国。英国统治香港150多年,哪一年开始搞普选不行?!为什么非得等到中国把香港主权收回来才突然醒悟,要让香港搞普选?!!居心何在?!!!

   原来在普选条件下,只要有足够的钱,就可以干涉政治,甚至是别国的政治。陈水扁就深谙此法,他不但买通美国的议员、咨询公司,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还花钱贿买象巴拿马这样一些小国的领导来支持他搞台独,……

    只要你们国家实行普选制,美国想干涉你们国家的政治就一定能干涉成。离我们最近的就是乌克兰,远一点的就是智利,其前总统阿连德虽然是民选总统,有那么多的民众支持,还不是死于非命……

    普选是个双刃剑,美国总统也怕它。里根在大选期间公开反华,上任之后又亲华……没有哪位总统敢得罪犹太人,如此这般……“全是大选惹的祸”。

    人们的善良愿望,总是想通过大选获得民主、和平、统一和稳定的发展。然而结果却总与人们的善良愿望背道而驰。

…………

   1989年2月26日邓小平又特别指出:“中国正处在特别需要集中注意力发展经济的进程中。如果追求形式上的民主,结果是既实现不了民主,经济也得不到发展,只会出现国家动乱、人心涣散的局面。对这一点我们有深切的体验,因为我们有‘文化大革命’的经历,亲眼看到了它的恶果。中国人多,如果今天这个示威,明天那个示威,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会有示威游行,那么就根本谈不上搞经济建设了。我们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但匆匆忙忙地搞不行,搞西方那一套更不行。如果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中那样‘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内战’不一定都是用枪炮,动拳头、木棒也打得很凶。民主是我们的目标,但国家必须保持稳定。”(《邓选》人民出版社 1993年10月第一版第三卷第284-285页)假如,

    今天的香港硬要实行普选制,那就犯了齐白石晚年对其关门弟子许麟庐所说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大忌。虽然不会像台湾那样产生大的麻烦,但是小的麻烦也还是会不断产生的。结果怎么样?

2010年6月下旬,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了关于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的修订议案。修改内容包括:立法会议席总数由60席增至70席,其中功能组别和分区直选议席各为35席。(仅仅普选一半议席,香港就乱成什么样了?如果落实双普选那还了得?!!!)

“占中”于2013年3月27日发起,至2014年9月28日正式启动。(为什么普选之前没有占中事件发生?为什么叶利钦通过普选当上俄罗斯总统之前苏联没有解体?)

据观察者网早前报道,2016年10月,香港特区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宣誓过程中,刘小丽用了13分钟时间龟速宣誓;姚松炎增加以及修改誓词内容;罗冠聪以反问音调读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梁国雄则高举黄伞,宣誓后又撕毁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2014年“831决议”的道具。

行管会2017年11月29日正式向4人发信,追讨他们作为立法会议员的薪水及运营开支,每人270万至310万港元(约合216万至248万元人民币)不等。(这些人是在用国家的钱反国家,全是普选惹的祸。)

李光耀曾说,最羡慕香港背靠内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但香港这些年的发展却不如新加坡。最大的原因在于,新加坡政府可以主导经济政策,上下一心谋求发展。香港政改不过,国家当然还是坚定实行“一国两制”政策不会变,但香港如果内部继续虚耗,竞争力持续减弱,未来能否搭上国家发展的“高铁”,令人忧心。(和台湾一样普选之前是四小龙第一,普选之后是倒数第一。普选之前苏联的GDP是1.9左右,普选之后是-2。)

王绍光教授说:苏格拉底对民主的批评更广为人知:“用豆子拈nian1阄jiu1的办法来选举国家的领导人是非常愚蠢的,没有人愿意用豆子拈阄的办法来雇用一个舵手、或建筑师、或奏笛子的人、或任何其他行业的人,而在这些事上如果做错了的话,其危害是要比在管理国务方面发生错误轻得多的”。(你比如,票选一个希特勒危害全世界,票选一个陈水扁危害全台湾。)

经常听到有人用赞许的口吻说,西方有民主的传统。这套说辞是从西方传入的,基本是胡扯。……

   王绍光还用谷歌图书数据库制作的一张图表显示,在整个19世纪以后,尤其是1848年革命以后,欧洲【资产阶级】的精英阶层成功地把工人阶级的注意力转移到争取普选权上,包括社会主义政党以及像恩格斯这样的人,也不例外。可以说,争取普选在19世纪与20世纪上半叶是工人阶级运动、社会主义运动、第二国际、第三国际很重要的一个奋斗目标。看到这,我们就明白了,巴黎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和戈尔巴乔夫为什么要搞普选?为什么要把一切权力交给巴黎公社,或者交给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结果,

1871年3月28日,巴黎公社宣告成立的那一天,万众欢呼。就连前来探听风声的梯也尔的暗探,都垂头丧气地回到凡尔赛,向他们的主子报告说:“整个巴黎是一条心。”(参见《马克思关于巴黎公社报刊消息摘录》365~374页)当时,革命力量空前强大,有谁会想到再过两个月的时间,到5月28日巴黎公社就会彻底失败呢? 同样的原因

1989年6月份,苏共把全部权力交给差额普选产生的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时候,有谁会想到?1991年底,一个经过70多年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已经成为第二个超级大国,并且在政治、经济、民族三大危机严重到无可复加的程度时,还有76、4%的选民、80%以上的高级军官真心拥护的苏联竟会解体?!……特别是南斯拉夫,在有了好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前车之覆的教训以后,还要搞大选。结果,不到一年半就正式一分为五,最后一分为七。教训何等惨痛啊!!! 可事到如今,

如果你要问“什么是好的民主”这个问题的话,其实有很多人会不加思索地给你一个答案:好的民主就是自由的、不受控制的、公开的、透明的、多党的、竞争性的选举。

由此可见,列宁所说的,旧社会灭亡的时候,它的死尸是不能装进棺材、埋入坟墓的。它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们。列宁(1918年6月4日)请问

普选制作为资产阶级的护身符,还要毒害我们多少年?】

我觉得很难过的是,看到2019年这一次的香港的状况,这冲上前面的,有大学生、有高中生,甚至有初中生,这让人非常的心痛,当他们根本不知道说,他们所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但是他显然背后是有人指挥的。大群孩子本来是应该踢足球的,本来是在课堂里面上课的,本来是应该跟着爸爸妈妈,跟着小朋友在一起玩的,可他们却跑到街上去,然后跟着警察对峙,然后去打人、去行凶,如果没有人去肆意地去洗脑,去灌输他们错误的事情,怎么做得出来?他们所做的事情,他们是不能承担的。十几岁的孩子怎么能够承担自己做的事情,甚至很多大学生他怎么知道他现在做的事情?

等到有一天他清醒了,再回过头去看看他自己做的事情,就像很多2014年参加过太阳花、台湾反服贸、反中运动的那些高中生跟大学生,现在都后悔了,然后也把台湾的前途玩掉了。可是后悔来得及吗?没有用了,后面在煽动他们的人,洗脑他们的人,现在纷纷拿到政治上的好处。而香港这个事情,比当时2014年的太阳花,从太阳花吸收到养分,然后又比太阳花显性更多。他们显然目的是不管你港府怎么回应,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要强力地逼迫,我所要的东西,你港府必须要接受,如果接受了,香港也就不成为中国的领土了。香港就成为外国的势力,可以直接手伸进来来影响中国了,然后来打击中国了,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如果接受了,就建立了这个模式。我用暴力,我就可以予取以求;我用血腥,我就可以逼迫政府听我的话,这可怎么得了?这不就是恐怖分子了吗?所以我觉得香港要挺住,就是要对文明有信心,对法治有信心,然后对反对暴力有信心,要坚持反对向暴力屈服,只有这样子,我们才能够携手往前走,才能够保住最后香港的前途,不然我真的很害怕香港回不去了。

直新闻:受罢工罢课影响,社会接近失控。林郑月娥指出,如果政府贸然宣布停工停课,就会跌入圈套。怎么看这个圈套?香港乱局还将何去何从?

时事评论员 黄智贤:这个是浮在表面上的,是用逃犯条例作借口,他骨子里就是反中,而且不但反中,而且是仇中,我不但是反对你,而且我是仇视你,所以才会看到陆生我就打。看到游客,只要以为你是大陆来的游客,我就打,背后深层的心理是对中国的仇恨跟鄙视。

这个仇恨怎么来?我反复地思考,怎么寻找你实实在在,因为中央政府对香港实在太好了,你在香港赚了钱也不用缴税,香港有难,中央政府立刻来,就是把香港捧在手心里面,香港用的水跟电都是深圳供应的,蔬菜、水果所有的一切都是内地供应的。那仇恨怎么来?仇恨是被外国势力注进去的。借着外国的势力、外国的政治势力、外国的新闻的势力、外国的公知,借着教科书、借着整个体制,甚至借着宗教团体一遍一遍地洗脑,告诉你说,只有西方势力才是对的,只有西方媒体的说法才是对的。凡是中国都是不好都是错的,香港人当然会觉得,我就是要这样子,我如果不这样子的话,我就保不了香港。

恐慌跟仇恨是可以被制造出来的。一次大战二次大战的时候的纳粹就告诉我们了,实实在在就有一个很清楚的教科书,更何况这么多年来,颜色革命已经一再告诉我们,有这么多的模式,这么多的模板?都在前面,你怎么样去制造,国与国之间的仇恨,你怎么样去制造一个国家内部人民之间的仇恨,然后起来颠覆掉整个社会,是可以容易操作的。然后国际的媒体是一条龙的服务,操作之后,甚至还有包括国际金融的获利,你颠覆掉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远在千里之外的金融家,在华尔街,在伦敦的证券交易场,期货交易上面,他获得巨大的利益,所以整个的操作是环环相扣的操作。

港府如果一再的退让,之前我已经说过了,当香港基本法23条抗议,港府退让;爱国教育抗议,港府退让;占中事件参与者暴乱,然后获得轻判,然后这一次逃犯条例抗议,港府明明是对的,香港人走遍全世界,如果犯法都要被引渡,为什么到大陆犯法、到澳门犯法,到台湾犯法不用引渡,所以你应该把漏洞补起来,所以逃犯条例是对的,哪个条文拿出来,我一而再再而三讲,我们来讲哪个条文有问题?没有问题。可是即使这样,香港政府也忍让,也退了,退了以后,暴乱也没有停,制造更多的动乱,更血腥的动乱,这表示什么?不可以再让了。

香港政府如果再让,那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告诉暴徒,我这样有理,因为你让无可让了,如果让无法无天的人得手,那么下一次他们出手就会更血腥,因为证明有效。你就让这种暴力血腥跟禽兽不如的,不把人家当人的,不尊重整个社会的,然后背后各种各样的势力,我要予取予求,你不听话我就打,我就砸,我就烧。只有让这样子的一个模式停住,无所得,香港社会才能够停下来,平静下来,然后愈合伤口。可是这样子不会好,因为这只是表面伤口愈合,真正的病根子是在下面,是什么?是香港人的国族认同问题,除非香港人能够真正明白、接受自己是中国人,他整个看世界的角度就会不同,他就会珍惜。我们中国走过这么多年的国难,走到今天如此不容易,然后香港历经100多年的殖民统治,现在回归自己的国家,我们做我们自己的主人,何等不容易?然后我们来好好地改变香港很多民生的问题,大家才可以坐下来谈,但如果国族问题不解决的话,我觉得病灶还是再过几年,仍然是反复地发作,而且越来越严重。

11月9日我在网上发表了
【美国中文网】点评香港暴徒的酬劳曝光最高2000万抚恤金!
已有 9 次阅读2019-11-16 12:31 |个人分类:普评制点评
home/space/do/blog/uid/6897/id/387482.html

文章指出:实际上,持续五个月的 “反修例”暴乱,参与暴力活动领薪酬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充足的资金保障,是暴乱活动能够持续如此长时间的重要原因!(香港民建联副主席陈勇认为,如果能够切断暴徒们的资金链,就等于车辆没有了汽油,那么暴乱活动就会很快停止。他呼吁,香港特区政府以及社会各界要像打击恐怖主义和毒贩一样,依靠国家的力量从根本上去截断黑金的源头和支持点。)

勇武暴徒已失控 反对派竟开始忙着“止暴”?!【历史竟惊人的相似,冲锋队为希特勒夺取大位曾立下汗马功劳,可在长刀之夜冲锋队却遭到希特勒的无情清洗。】

“修例风波”以来,反对派一直煽动蛊惑年轻人上街参加暴力示威,将这些青年变为政治炮灰。之前,我们时常可以看到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林卓廷、杨岳桥等人与暴徒一起上街,并多次以所谓的“议员身份”阻挠警察执法,为暴徒提供庇护。

然而,如果你留意,会发现近期这样的画面很难看到了……至于原因,有理哥在之前的多篇文章中都提到过,区议会选举日益临近,反对派为了防止暴力过度发生民意逆转的情况,已多次与勇武派沟通,希望其降低暴力程度,以避免特区政府以暴乱持续为由(看到没有?反对派最害怕的就是)取消或推迟区议会选举。
【打蛇打七寸,釜底要抽薪,这才是上上策。】

不过,反对派远远低估了“学运”的威力。目前,这些以年轻学生为主的勇武暴徒已完全处于癫狂失控的状态,具有明显的青年“新纳粹”倾向。反对派的议员已不敢再与他们站在一起,否则市民将认定“反对派完全等同于暴徒”。

特别是昨天,勇武暴徒发起“黎明行动”,通过瘫痪交通实现所谓的“强制罢工”,在全港几十个地点发起“快闪”堵路行动,用隔离栏、垃圾桶、锥形桶和各种杂物堵塞多条主要道路,从高处向路上投掷杂物、汽油弹,在港铁和隧道纵火,并无差别疯狂攻击无辜市民。有网友评论“昨日的香港,犹如人间地狱!”所以为了尽快止暴制乱

普评制建议特区政府取消或推迟区议会选举,然后秋后算账,将一直煽动蛊惑年轻人上街参加暴力示威的反对派清理出立法会。经历了这次百年不遇的修例风波,香港也该吸取经验教训,回归政府主导机制了吧!

来源: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12-8 14:28 , Processed in 0.03119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