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开幕式致词

在函学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俞明三
(2011年12月20日)
各位哲学家,各位领导:
我们这次的研讨会消息已见诸网上,在座的基本上都是有哲学创新专著问世的哲学家,有些是网上哲人中的皎皎者。他们分别来自海南、湖北、陕西、山西、河南、江苏、上海等六省一市。可以说,此时这里正是全国许多创新哲友们关注的时刻,我只说三件事。
第一感谢太极城哲学创新研究院、如东创新研究会的领导及宗教分所的居士们给我们搭建了这个创新哲学家相聚研讨的平台。
第二,回答哲友们的两个疑问。第三,我们开这个会要达到的目的。
首先这个平台在全国来可以说是第一个合法的有普及趋势的学术研讨活动。研讨宗旨就是两个解放,即通过创新,寻求万象共通之灵,将哲学从课本与课堂上解放出来,将宗教哲学从迷信与庙堂中解放出来,为党中央文化强国大政方针的具体实施推波助助澜!
她的组织者是陕西太极城哲学创新研究院。我们这里建的是第一个分院,得到如东创新研究会的大力指导和帮助,这也是如东地区第一次召开有这么多创新哲学家参加的哲学研讨会。
妙音佛堂以袁开智先生为首的居士哲学爱好者们也是不遗余力地从组织上、经济上给予支持,使会研讨会终于在今天胜利开幕。
由于临近年底的客观原因,使一些准备参会研讨的哲学家未能如愿前来,但在网络上无不表达了他们对这次会议的关心,并希望能及时在网上报导这次会议信息。
因此这个研讨会是哲心所向的会议,众哲之心,理应对关心、支持这次研讨会的志同道合者,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二,对于这次会议,有的哲友说,既是函学学术研讨会,不是冠名函学的哲学如何能在此研讨?
这是部分哲友没有看全函学内容产生的疑惑,函学从一切都是时间函数的命题出发,用时空参变,识用各家各派,函学思想就是一切都有合理之时的思想。函学之函,是有函乃大,函学天地是风光无限的。也就是说函学用“时间函数”使各种哲学都有序地安居乐业。
不错,各种哲学都有自己的专用话语,往往是自说自话,不是同一门类的哲学往往难以交流。但函学认为,各种哲学都有自己的发光时空,如佛家修心,道家修身,儒家修世,函家则是修时。但各种哲学研究的对象却是大统一的世界,这就象瞎子摸象,尽管摸的部位不同,但都是象身上的东西。摸脚的说象如柱子,是不对的,但如果用函学的时空参变,说象的脚如柱子,这就对了;摸耳朵的说象如芭蕉扇,不对,但用时空参变,说象的耳朵象芭蕉扇,就对了。等等,等等。把一个个的看法综合起来,象的完整形象也就正确地显现出来了。我们这次的函学学术研讨会,利用的就是这个原理,尽管各种创新哲学,所言各异,但大对象都是大统一的世界。只要时空参变,弄清楚各自的时空域,就互相统一起来了。这当中,有的哲学时空域大,有的时空域相对小一些,也有可能是不受时空限制,是超越时空的,也就是适用一切时空,但不能没有时空域。函学认为没有时空域的就是假的,也就是没有的东西。
我们这次研讨就是要探索各自哲学的适用时空域,尽可能使自己哲学的时空域大些,再有就是自己哲学本身表达是否顺畅,也就是内部合不合逻辑。否则逻辑混乱,就是思维混乱,也算不上哲学创新的。
所以这次以函学学术研讨,是一种基础性的抛砖引玉,一方面可引出玉来供各位专家互相雕琢,共成有用之器,另一方面也是对各种哲学按时空域排序的大汇演。这种排序不是分高低,而是寻找共通的意义。我们发下讨论的《研讨公约》也是这一精神的具体体现,同时也是保证这次研讨会成功的护法宝剑!
有的哲友还说,这是个哲学学术研讨会,为什么放在佛堂内召开?这方面,我们宗教分所的袁开智先生最有发言权,他说佛教不是迷信,他从企业老板皈依佛教事业,就是看到佛教是一种重要的人生哲学的原因。佛法广大无边,就是哲学的力量。推而广之,所有宗教都有哲学。所谓宗教哲学是我们哲学界举足轻重的领域。西方哲学史上所谓中世纪的神父哲学、经院哲学独自盛行近千年,其时空域广大的本身说明了其存在的必要性。
现在我们所见到的情况是,科学有天下的民众,宗教有广大的信众,二者都一波一波长兴不衰。而我们神圣的哲学,却反而只有几个可怜的辩士、辩友,被边缘化到几乎要被取消的地步。这一奇而不怪的现象,使每个深深酷爱智慧的哲人怎不痛心,怎不惊醒?!
道家崇尚道法自然,一切主观人为的事情,人在事情在,人去事消沉!西方哲学史上中世纪神父哲学、经院哲学盛行的历史事实提醒我们哲人,没有群众的自愿自发的参加,任何高尚的事业也将一事无成。现在在物欲横流的大潮流下,宗教迷信甚嚣尘上,道德风尚不堪回首。党中央及时强调文化强国,是无比英明之决策,我们从事精神生产的哲人应该自觉响应。宗教界如袁开智先生之类的哲人,肯定大有人在。我们哲人要理直气壮地站立起来,要通过宗教界追求精神智慧的人士去争取天下民众的智慧之心。这才是摆脱哲学当前被边缘化的困境,使哲学重新登上本来的神圣宝座的唯一举措!
这样做,不是要回到中世纪的宗教哲学中去。中世纪人们将哲学当做神学的婢女,我们现在应该把哲学从迷信和庙堂中解放出来!我们要还历史的本来面貌,无论是神学还是科学都是人类对大自然思辩之后产生的,思辩即哲学,如果说大自然是父亲的话,那么,哲学自然应该是科学与神学的母亲!母亲孺弱,纵惯子女就会伦为女佣、婢女,母亲强悍能干,就永远是母亲!神学、科学只多也就是分家自立,成为哲学的左邻右舍。现在应该是将哲学奉回母亲宝座的时候了!
所以,我们这次研讨会放在佛堂内进行,既是一种机缘巧合,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宗教迷信广泛漫延的事实,说明广大民众精神需要的迫切!许多财大气粗的老板,尽管对工人斤斤计较,然而信佛结缘却不屑一撙千金。这说明精神的渴求已无以复加!他们只是肤浅地知道佛理、道贯的高深和伟大,素不知佛理、道贯的高深之处即哲学。所以是我们揭开迷信面纱,让哲学堂堂皇皇正襟炜坐的时候了!当文化强国告捷之日,也就是宗教哲学从迷信和庙堂中解放之时!有远见的创新哲人们,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第三,我们这个只有几天的研讨会,立马就想取得惊天动地的效果,这是不切实际的幼稚想法。但我们总得有个可操作的具体目标。
首先,这次参会的哲学家们,在“一切都有合理之时”的函学思想下,应该通过演讲能让参会者们互相有个大体的了解。了解讲了哪些新观点,了解这些新观点的应用时空域有多大。同时,互相切磋体系内逻辑,使我们的创新哲学更趋完善。
其次,对函学也有个大致的了解,其得失之处,或许对参会者自己的哲学改进有所启发。同时对即将出版的《哲源新说》也是一个宣传和提高。
再次,最为重要的是,大家争取建立可操作性的联系,也就是商建分院事宜。平时大家,各自为战研究,太极城哲学创新研究院,如果一声令下,遍布全国的创新哲人汇聚太极城,那将是何等强大的人气场!这对中国这块地盘上的哲学创新将是一股巨大的推动力量!     
总之,这次会议是个非同寻常之会,有太极城总院的关心和指导,有地方上创新研究会的直接指导和支持,相信,我们的前景一定非常美好,一定能在文化强国的大浪潮中,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为各地区的文化强县、文化强市、文化强省工作作出应有的贡献!
谢谢大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