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这完全是传统哲学中似是而非的说法。它对死的定义私下进行改变,再来述说大众认同的生死关系,这是偷换概念制造悖论的惯用伎俩。戳穿他的西洋镜的方法,就是揪出他偷换概念的黑手:他在论述中将死时刻的现象根据与死的因素即死的原因偷换。将不同时空的事放在一起说,这就是他混淆思维的本质。
所谓一般的理解,是大家公认的概念,如果将大家公认的概念偷换,这不是使人智慧的哲学,而是哗众取宠、不想解决现实思维问题的哲学。
如:熟悉您的人,知道天茂就是您,很简单明了。而将天茂解释为天然茂盛,就不再是您了,而是一种现象了。再用这种现象来解释您,自然完全是另一番可笑的理论了。
这样看来,俞兄是不是反对“阳中有阴,阳中有阴”的说法呢?
13# 俞明三
谢谢先生回复。
就先生所说的绝对运动的背景,我认为如果这里的背景指的是个体或局部,那么先生的论述是合理的。而当背景指的是世界整体,那么先生的论述就不合理。
我们在论述相对运动或静止的时候,需存在相互的参照才可行,而作为世界整体,没有可参照的对象。
回江天明先生:
我们同好之间的讨论,最好还是指出青涩是什么?与智的差距是什么?这才具有学术讨论的真正意义。
俞明三 发表于 2010-1-13 21:55
那个瓜才是个青涩,不用理他,他几天前标点还不会用呢。
民以食为天
这完全是传统哲学中似是而非的说法。它对死的定义私下进行改变,再来述说大众认同的生死关系,这是偷换概念制造悖论的惯用伎俩。戳穿他的西洋镜的方法,就是揪出他偷换概念的黑手:他在论述中将死时刻的现象根据与死 ...
俞明三 发表于 2010-1-15 07:53
这个“时空域”就是确定讨论前提、背景、范围,针对问题就事论事。那么看来用仅仅“时空”坐标来框定,还欠推敲。
不同的国情、人种、教育、发达程度等等,都归到“时”和“空”两个方向上未免穿凿,不利于高效率地解决问题。
望先生明鉴。
民以食为天
那好办,根据楼主的“时空域”概念,做物理研究的时候,以绝对静为零,在动的坐标上标记一切运动。
做养生、有关生物科技等研究的时候,不妨按这个“动静八分法”。个人觉得挺有趣味,甚至可以用来对应荷尔蒙分泌曲线。
人称“闪爷”
回天茂老弟:
函学不笼统地反对任何说法,但要指出某一说法有它相应发光的时空。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指出了在同一层次中对立因素的相互关系之一。在性质分析这个层次上也有“阴阳分列”的并列关系的存在。所以在不同时空中二者都分别是很有用的,如果不问青红皂白,错乱混用,必然要出笑话。如守株待兔在某确巧的时空中是存在的,但普遍使用,就变成了笑话寓言。在森林中刻木求物是对的,在江何中对行航的船进行刻船求刀也就成了笑话寓言。
回十三楼风路先生:
函学是人类认识所及范围内的实践哲学。其对象是人类实践、认识范围内的世界。所谓世界整体,也是人类认识、实践所达范围内的整体。如果认识的对象超越了人类认识的所及之外,那么即使所谓认识,也只能是“无知妄说”,即不知道的瞎说。
29# 俞明三
先生的治学态度非常严谨。
先生的函学是人类认识所及范围内,人对世界的认知是不断延伸的,函学也应该是在不断延伸。
回天茂老弟:
函学不笼统地反对任何说法,但要指出某一说法有它相应发光的时空。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指出了在同一层次中对立因素的相互关系之一。在性质分析这个层次上也有“阴阳分列”的并列关系的存在。所以 ...
俞明三 发表于 2010-1-16 10:36
俞兄这一段说得很好!我完全同意。

但是,对于“生和死”这一对矛盾来说,您下面这一段说法的偏差可就很大了:
这完全是传统哲学中似是而非的说法。它对死的定义私下进行改变,再来述说大众认同的生死关系,这是偷换概念制造悖论的惯用伎俩。戳穿他的西洋镜的方法,就是揪出他偷换概念的黑手:他在论述中将死时刻的现象根据与死的因素即死的原因偷换。将不同时空的事放在一起说,这就是他混淆思维的本质。
为了避免您这两段话之间的矛盾,请俞兄试将“生和死”放在不同层次中,对上面这一段话展开一番论证,如何?
本帖最后由 俞明三 于 2010-1-17 07:54 编辑

回风路30楼:
是这样,函学的哲学观就是无限哲学观。
回天茂31楼:
对概念的对象不更改,才能说清。应老弟之质询,我细致地说些看法,请继续质疑。
回天茂31楼:
对概念的对象不更改,才能说清。应老弟之质询,我细致地说些看法,请继续质疑。
俞明三 发表于 2010-1-17 07:53
我是这样认为的:
您在21楼基本上否定了“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观点,但您在28楼又肯定了“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观点在同一层次中是对的。
如果要保证上述两楼没有矛盾的话,21楼的内容指的就应该是在不同层次中“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观点。请俞兄论证之。
天茂老弟,21楼说的悖论,说的偷换概念,大千世界中也有它的一席之地的。这就是在他已偷换到的概念时空中述说中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不过这个时空域太小,以至于人们很难正确使用。例如说谎者悖论,有时就可以免打,有时甚至免死(虽是笑话,也难以辩驳。)但如果生活中用这样的思维说话,往往是狡辩,往往无法进行语言交流,使人们的思维搞乱。这是令人痛恨的,所以谁能识破其中的玄机,揪住变戏法的黑手,应该是大快人心的。
所以指出诡辩搞乱思维的要害,指出其也有能适用的时空,这二者是不矛盾的。
函学认为即使谬论,也有它存在的时空的,这就是存在总是合理的根源吧。
函学对一切,只是以时空域的有无论真假,以时空域的大小论高下,只有在一定的价值观为参照标时才有所谓的对错。真假、高下是函学追求的普世价值,对错在函学中是无可述说的,同一个事物在不同的价值观下所谓对错的评价也是不同的。
天茂老弟,21楼说的悖论,说的偷换概念,大千世界中也有它的一席之地的。这就是在他已偷换到的概念时空中述说中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不过这个时空域太小,以至于人们很难正确使用。例如说谎者悖论,有时就可以免打, ...
俞明三 发表于 2010-1-17 13:04
偷换概念造成的矛盾,称为逻辑矛盾,不能称为悖论。
在逻辑推理无误的前提下出现的矛盾,才能叫悖论。

我们还各自谈谈对具体的“生中有死,死中有生”的理解吧!

我认为,一个人的一生,每时每刻都始终贯穿着生和死的因素。不同的是,
当生命力比较旺盛的时候,或者体格健壮者,生的因素显然要大于死的因素;
当生命力较为衰败的时候,比如生病、受伤、年老之时,生的因素就会小于死的因素;
当一个人生命垂危之时,死的因素就大大多于生的因素了;
当一个人呼吸停止、心跳停止、脑细胞也停止活动之时,生的因素就会趋于0,死的因素占据绝对成分,那么,我们才能说这个人完全死亡了。

请俞兄也提出自己对的“生中有死,死中有生”的理解。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这是通用式,它可以指天地、上下、左右、大小、好坏等等“动、动”式的差异关系的概念。但对于“定动”“定定”式差异关系的正负概念是没有其成立的时空域的。如对停止与通过来说停止中不能有通过。对北京与南京来说,北京中也不能有南京。
同样,生与死,根据它们表示的实际内容,生是活着的意思,而活就有健康、亚健康、病、大病、小病等多种过渡态式的生法,因而是一个动点。死则是人的一切生命活力全部消失时刻的状态名称,是一个定点。因而生与死这对正负概念是“定、动”式。是不能有“死中有生,生中有死”的。
而天茂老弟您上面的分析,是以死的因素,生的因素来分析的,这种分析是对的,与函学中平衡点正反和的分析法是一致的。但这不是对死这个定点与生这个动点的分析。因而是偷换了概念,说的不是一回事了。
实质上您们的“生中有死,死中有生”是“生的因素中有死的因素,死的因素中有生的因素”这样就由“定动”式变为“动动”式了。
关于悖论的概念,您说的是传统哲学中的逻辑概念。它没有把概念外延的扩大作为偷换概念来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