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个难得的创新体系

一个难得的创新体系

                                                陈中立


    时代呼唤哲学创新。《和谐哲源新说》一书是一个难得的哲学创新例证。
该“新说”创新的难得,在于它不是一般枝枝叶叶的创新,乃是对统摄天地万物的整个哲学体系打开了“深宫内院”之门,是一个稀有之作,读来使人耳目一新。
   “新说”指出:
    一切都是“存在”,存在是“过程”,过程就是“时间”。过程呈现螺旋节式“正态变化”,正态变化与“时间函数”相对应,函数的“极值”、“拐点”即为“界”,存在界显即“事物发生”,即显“有”,存在界消,“事物消亡”,即显“无”。“空间”是“时间”的“局域”和“定格”,“空间也只是时间的函数”,“一切都是时间的函数”。“事物不过是对时间的局域”。
    人类的一切高端思维都在“过程妙境”聚首。一切哲学思想都有它发光的时空,“百花齐放,应时者鲜;百家争鸣,适时者盛”。“时空参变”是审时度势的关口,是“与时俱进”的可操作性条件。
    人类文明可分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三大类。精神文明又可分科学实证、哲学思辩、神学信仰三大类。哲学可分为“基础哲学”、“应用哲学”两大类。基础哲学又可分成“空观、点观、线观、面观、体观、实观”几类“元哲学”。应用哲学以基础哲学原理为指导分别对应于各领域、各形式、各行业、各层次、各学科的哲学研究。“空观哲学”进一步抽象即成“神学”,“实观哲学”进一步具体化就成“科学”。
这些深入哲学源头的追踪分析,既别开生面又有深刻的先哲理论作底蕴。创新是以继承为基础的创新,著名先哲的思想底气,有根有据,延伸有度,瞻望前景使人充满进取之心。
    “新说”认为:
    “太极”光辉虽然远古,“三点论”中的“太极眼”、“函变论”中的“s”螺旋线、“中态论”中的圆球面却是在其基础上的全新思辩;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是过程的集合”的过程论,虽然早已深入人心,但“本体过程论”却是在此前提下进行的全新解读;赫拉克利特的“流变活火论”虽已流传几千载,但“局域事物观”却在其流变中寻找了崭新“稳定”的“界”;毕达哥拉斯的“数字终极”,其说奇异,但在其启发下,以“函数”论“事物变化”,却让不可思议的终极回到了现实;怀特海的“过程实在”虽开亘古新局,但“过程即时间”的“时间函数”理论使其有了飞升的新空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虽然前沿,但以“时”论“空”的“时间函数思想”又在其上有了新的飞升。
     “新说”不仅内容上创新喜人,表达形式上还照录了网络世界中网友们的热烈讨论和激辩。不仅深深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同时也有助于新说思想的理解和传播。
      一个个创新之举向世人提出了一个个哲源追踪的新题。新题对于各方面都有着不可忽略的意义。
      政治上挖掘了“中国崛起的特色思想”之根是出自人类杰出思想的“总汇之源”,这是树正气、增强民族自信心之举。
      理论上用“函数语境”阐述哲理,逻辑严谨,体系宏大,自成一家。不仅是对中国古代太极理论、马恩的“世界是过程的集合”的理论、赫拉克利特的流变理论、古希腊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数终极思想、近代科学哲学家马赫的“函数关系论”、怀特海的“过程实在理论”等等的继承和发展,也是与现代科学各学科交叉现象的现实对应。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现代化、世界化的又一重要途径。
      生活意义上,“新说”是以“时间函数”为原则的包容之学,它警示人们必须注意“时空对应”,克服教条与诡辩的纠缠,切实贯彻“科学发展观”,反对任何的短期行为。
      哲学意义上“新说”则更是对传统哲学中许多认识和混乱,包容性地进行了尖锐的揭示,并提出一系列可操作性方案,对各种哲学思想的“最高统一”进行了勇敢的探索,为“关注时代现实”,“还我哲界辉煌”作了积极的思考。从而有利于哲学的不断前进,跳出边缘化怪圈,重塑雅俗同敬的尊严!
      有两位网友对该书的评说,我有同感。
      一位叫盆景苍松的网友说:“我似乎觉得俞明三的‘函学三点论’已经具有中国特色的黑格尔哲学的味道。”
我也感到该书的中国传统哲学的味道较浓,但作者形而上思考能力很强,又追求自身体系的完整,所以又带有较浓的思辩性。
      另一位叫天茂的网友说:“俞先生的自创新概念太多,别人很难一下子接受和消化似的。”
      随着哲学的创新和自身的发展,创造和增加新概念,仍是题中应有之义。我们不能把创造概念的事让广告商去做。但是自创新概念多了,一方面增加自己对内容阐述的难度,同时的确也增加读者接受和消化的难度。
                                                                                                                                                                 陈中立

                                                                                                                                                        2011
68日于北京


     注: 陈中立
    曾任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常务理事、副会长,中国认识论研究会执行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主任。长期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特别是认识论和真理论的研究工作;曾参与《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的具体组织和编篡,任该卷编委会办公室主任、综合编写组主编。现为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学习一下,虽然还没有开专题帖

学习一下 现金棋牌,虽然还没有开专题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