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曾把讲空话的干部轰下台,如今他再次得到重用(组图)

  这两天,省级干部毛万春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据《陕西新闻联播》报道,陕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毛万春调任陕西省委副书记,这距离他2013年5月从河南调往陕西任职3年有余。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上一次关注毛万春,是在2014年10月,当月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决定递补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马建堂、王作安和毛万春为中央委员会委员,补缺被开除党籍的李东生、蒋洁敏、杨金山三人。1961年出生的毛万春,比另外两位新递补的中央委员小3岁。

  2012年11月,时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的毛万春以第三的票数入选中央候补委员名单,是河南省唯一以市委书记身份入选中央候补委员的官员。

  


  毛万春走向中央委员席

  曾是被表彰的百名优秀县委书记之一

  毛万春的仕途从老家河南汤阴县起步。


  16岁时,毛万春在河南汤阴县宜沟公社黄下扣大队插队,恢复高考后,考入河南大学政教系政教专业,1982年毕业后在汤阴县五陵乡政府任职。

  在汤阴县任职6年之后,1988年8月,任汤阴县宜沟镇党委书记的毛万春调往安阳市委,历任团市委副书记、书记,并于1991年再次下沉基层,在安阳市属的林县(后撤县改设林州市)任县(市)长、县(市)委书记,4年后进入安阳市委常委班子。

  1998年开始,毛万春先后官至周口市委副书记、许昌市委书记,2010年7月,毛万春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升任副省级。

  也就是在洛阳市委书记任上,2012年11月,毛万春入选中央候补委员名单,根据得票数,排名第三,是河南唯一以市委书记身份入选的官员。

  一年半后,2013年5月17日,《陕西日报》报道,毛万春调任陕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又过了一年半,2014年10月,递补为中央委员会委员。

   


  毛万春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有媒体如此总结毛万春的履历:27岁副处级,34岁副厅级,49岁副部级,51岁入选中央候补委员,53岁递补中央委员。

  值得一提的是,1995年,中组部表彰了100名全国优秀县(市、区)委书记,被表彰的人是从2800多人中遴选出来的,在当时都是佼佼者。表彰大会上,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出席并向部分人员颁发荣誉证书。

  当年34岁的毛万春是获奖者中的一员,时任河南省安阳市下辖的县级市林州市委书记。去年4月,有媒体曾统计过,截至2015年1月,这100位获表彰的官员中,已有2人晋升到正省级,14人晋升到副省级,此外至少42人晋升到正厅级。其中包括现在曝光率比较高的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以及同为正省级干部的海南省政协主席于迅。

  在河南轰“讲空话”的干部下台

  不少人熟悉毛万春是因为他曾轰“讲空话”的干部下台一事。

  据河南《大河报》等媒体报道,2009年12月27日,许昌举行经济工作会议,一位区委副书记上台发言时,因为发言内容空洞,被时任许昌市委书记毛万春打断:“你的发言都是空话,你不要念了,你下去吧。”

  当时的报道称“(该区委副书记)抬头看了看毛万春,拿起发言稿,尴尬走下主席台。”毛万春接着说:“你的思想深处,不知道问题在哪儿,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在哪儿,根本不觉得有责任,是在应付!”

  毛万春还把这位干部的发言稿刊登在次日的《许昌日报》上,“让全市党员干部受教育。”

  


  争着发言,左为毛万春

  在这件事之前,《人民日报》于2005年3月7日刊发了一张名为《争着发言》的照片,图说为——3月6日上午,河南代表团分组审议现场,信阳市委书记刘怀廉代表第一个发言后,会场上几乎同时出现两个声音:“我说两句!”原来是郑州三全食品公司董事长陈泽民和时任许昌市市长毛万春一起站了起来,陈泽民高举右手说:“我先说吧。”毛万春无奈地说:“好,好,那你先说,下面可得轮到我了。”

  毛万春“实在”的性格体现在很多事情上。2011年最后一次民营经济新闻发布会上,有4家单位因为项目推进缓慢被通报批评,当时,坐在台下的毛万春突然起身说:“我插一句话,这几家单位的负责人来了没有?”随后,他一个一个地询问问题整改的期限,由于其中一家单位的“一把手”没有到场,毛万春说:“必须说个时间,咱们680万洛阳老百姓可等不了。”

  他在洛阳任职期间,洛阳坊间一直有毛万春热衷暗访的传闻。据河南《东方今报》报道,毛万春到洛阳后,经常一个人走街串巷去调研,去各县考察时,不去安排好的企业,而是走到哪里看哪里。“安全生产方面的暗访,可以先斩后奏、边斩边奏、只斩不奏”,这是毛万春当时给洛阳市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市长的授权。

  政知圈注意到,毛万春不仅对他人要求高,还常常主动要求自己“被监督”。据《许昌日报》报道,2006年,时任许昌市委书记毛万春参加市人大禹州代表组的分组讨论,听完发言后,他站起来说:“今天,我站着发言,大家都想听我是怎么说的,都想听我说了以后咋办,我站着说,还要让大家监督着以后咋办。”就这样,他作了97分钟的站立发言。

  此外,毛万春在洛阳任职期间,经常登录洛阳信息港等当地BBS等社区网站和论坛,经常和网民互动,因为发言内容都是百姓关注的内容而且都实实在在,他收获了不少“粉丝”,还被大家叫作“毛哥”。

  2013年5月,毛万春离开洛阳赴陕西任职,他在离职讲话中说:“记得我刚来洛阳的第一天讲过一句话:‘大家不仅要看我怎么说,还要看我怎么干,更要看我干成了什么’,我始终用这句话来鞭策自己,从来不敢懈怠。”

   


  毛万春离开洛阳时与当地干部告别

  在陕西大力整治“为官不为”

  毛万春到达陕西后一直担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在这一岗位上他也引起不少关注。

  2013年5月,毛万春到达陕西任职。履新6天后,据《陕西日报》报道,他赴延安就基层党建等工作进行调研,毛万春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靠实际工作成效不断提高群众对基层组织的认可度和满意度。”

   


  毛万春调研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毛万春在陕西省委组织部长任上大力治理了干部“不作为”现象,只2014年就至少推动了三项举措。

  2014年上半年,针对各地干部普遍存在的干部“走读”现象,陕西省委办公厅印发《关于市县党政领导干部在工作地安家的意见》,要求现有市县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中,凡没在工作地安家的,都要逐步就地安家;今后,新提拔任职的市、县党政领导干部,必须在工作地安家,其配偶要随调随迁。

  有人公开表示反对,认为“走读”治理不应“一刀切”。对此,毛万春回应说:“党政领导干部负有管理服务一方、守土有责的使命。都应具有心随职在、家随岗走的奉献情怀和吃苦精神,在一地工作都要安心、安神、安业,扎根当地,融入群众。”

  另一项改革举措《省直机关公务员年度考核末位查究办法》,也与其有关。该办法规定,当地官员如果工作时上网聊天、玩游戏,那么年度考核时就可能被末位查究,扣发奖金、影响晋升,甚至辞退。这也引发了一定反弹,面对压力,2014年8月,毛万春在陕西全省半年考核部署暨现场观摩会上强调,末位查究将“认真贯彻执行”且“以正处实职为重点对象”。

  2014年8月,陕西出台《关于对新提拔领导干部实行个人重大事项和家庭财产申报备案的意见》,要求对新提拔领导干部实行个人重大事项和家庭财产申报备案,让陕西成了全国首个要求新提拔官员进行财产申报的省级地区。

  毛万春常说的一句话是:“人管人累死人,制度管人管灵魂。”

  他在制度方面的贡献也不止这些,在他调任陕西省委副书记前一个多月,也就是今年(2016年)9月前后,陕西省委出台了《陕西省党政干部鼓励激励办法(试行)》《陕西省党政干部容错纠错办法(试行)》《陕西省推进省管党政领导干部能上能下办法(试行)》等“三项机制”。

  9月6日,《学习时报》记者就“三项机制”专访了时任陕西省组织部部长的毛万春。在接受采访时,毛万春说:“在全面从严治党进入新阶段、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新形势下,少数干部思想困惑增多,做工作干事情动力不足、积极性不高,出现了廉而不为、廉而不勤等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不能仅靠思想政治教育,更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和机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