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函学走出国门的反思

函学走出国门的反思

俞明三

接到《国际东西方研究学刊》的通知,《函学》论文(选自《和谐哲源新说——函学纲要简编》)已录用刊载,本期学刊“哲学专栏”中共有五篇论文,它是其中之一。

《国际东西方研究学刊》是“国际东西方研究学会“的会刊,由(香港)国际教科文出版社、北美科发出版影视集团出版。该学会有英文版《东西方思想杂志》、中文版《东西方研究学刊》、《世界华人周刊》三种刊物对全世界发行,分别用人民币、美元、欧元销售。

本期同时录用的哲学论文作者分别是美国德克萨斯州大学圣安东尼来分校的哲学教授陈勋武博士、中国复旦大学著名哲学教授俞吾金、中国南京市行政学院哲学教授孙景坛、中国中山大学哲学教授李兰芬博士。

《函学》这次正式地走出国门,看其阵势,是与国际知名教授的哲学论文一起走向世界的。这一壮举,确实是件有意义的事!

反思《函学》走出如东教育领域、走出如东县城、走出南通地区、走出江苏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一步步历程,使人感概万千!

《函学》产生于如东教育领域的行政工作中,一开始就体现了联系实际的特质。一介书生,尽管人唯言轻,但在行政同行中,在职老师中产生了良好的影响,在工作中发挥了积极的启示作用。如东前人大副主任潘金环主任评价说,函学的产生,这是“如东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

本人退休后,即被县创新研究会聘任为“哲学社会科学分会会长”,负责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研究工作。

《函学》的第一本专著出版后,在南通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奖中,一举夺魁,获得了唯一的众哲仰望的哲学类一等奖。获奖公告在“南通日报“上公布后,使南通人知道了《函学》的诞生。

南通市哲学学会的年会上,《函学》论文一语惊四座,“一切都是时间函数”,这个既新颖又现实的哲学思想,引起了会员们的积极关注。钱伦容教授赞扬说,这一思想拨开了中国思想界褒贬不一、朝三暮四的千古之迷雾。钱教授没有得到作者本人的同意,就迫不急待地将“函学简介”论文寄往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立即得到了德高望重的资深研究员哲学博导陈老的首肯,说这是“一个难得的创新体系”!并为《函学》的第二本专著写了序言,使该书顺利地得到出版,并立即被选送参加“原创类三个一百”的优秀图书评奖。从而使《函学》走出了南通,也走出了江苏,走向了全国。

在此期间,本人也被选为南通市哲学学会理事。被“东方智慧研究院”聘为“东方智慧研究院副院长”、“中华旬阳三太文化研究会”聘为“太极哲学城东南分院院长”。

今年五月又被“国际易经科学院陕西分院”聘为高级顾问,聘任会上,中国著名教育家、演说家、易理学家、前“国际易经科学院”院长李燕杰为赞许《函学》思想的答问,赠送了极为珍贵的字幅。

现在《函学》论文在国际刊物上发表,从而使《函学》思想走出国门,走向了世界!

《函学》的这一路走来,看似一马平川,其实是劈风宰浪从无数暗礁险滩中闯过来的!其中艰辛真是无可一一言说!

想当初,《函学》第一本专著问世时,我越江过港奔赴知名教授处求教时,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一盆从头顶浇到脚跟的冷水,他劈头就问:“什么《三点论》?什么《函学》?天上的北斗星为什么是七颗而不是三颗?函授学习有什么值得哲学研究?”,说完,不由分辨,简直是撵出,立即关上了门!真不知这位知名教授,当他现在看到《函学》专著获奖、函学论文与著名教授的论文一起走出了国门时,又作何感想?!

极个别知名教授是如此,极个别哲友也有竞相仿效的。

在众多哲友不理解的质疑中,绝大部分善意诚心,确实对函学的发展和完善起了举足轻重的砥励作用。

但极个别的网友,没有完整看过《函学》著作,竟然刁钻古怪地进行讽刺挖苦,不顾一切地一棍子全面打死!有的还进行大幅标语式的恶毒攻击,尽管版主删贴给以保护,真诚哲友挺身据理支持,但无理的攻击讥讽贴还是不时地会出现在网络论坛上!

通过中华网络哲学学会组织的《函学》月评,评了一个多月时间,正如有哲友总结说,这是对函学最严峻的考验!在无数质疑都得到真诚据理回答的基础上,有哲友总结月评时,将《函学》提升到“民哲界”甚至“中国哲学界”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些事实说明,一个新思想的产生和传播,不可能一蹴而就,艰难险阻本身就是新思想发展完善的沃土!

《函学》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事实,同时也促使《函学》本身的反思。函学思想的产生对哲学事业的发展到底有何意义呢?

这里只简单地指出一点,这就是:

函学庄严指出“哲学千古疑案中此岸彼岸的‘鸿沟’不存在,‘理念世界’是对‘现象世界’的局域和定格,‘两个世界’是连续的、统一的,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个人类哲学追求中的千年悬案,但在“函学局域定格”的现实光辉照射下,会迎刃而解!

单凭这一点,《函学》就要改写人类有史以来关于哲学根本问题的论题,从而牵一发而动全身,使侍奉神学、科学的“婢女哲学”,供奉个人纵欲、怎么说都行的“妓女哲学”尽力改弦更张,历炼成人类文明之源的“母亲哲学”,堂而皇之地登上雅俗同敬的思想宝座,重塑哲学“启示统摄”的尊严!从而跳出“哲学边缘化、无用化”的怪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