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度论】之从宇宙岛起源“走”向人类的智业文明

从宇宙岛起源“走”向人类的智业文明

——对黄明理《现代科学的大历史观》等论著的评说

赵永昌

我们的宇宙(宇宙岛)是怎样起源的?(宇宙和宇宙岛的区别,请参阅本文后面的注解)它在原始大爆炸(Big-bang)以前是怎样的?我们的宇宙岛的演化规律是什么?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又是什么?这两类规律间的关系如何?人类在超越工业文明之后将走向何种文明?人类智能的发展会把我们的未来引向何方?等等。这些事关宇宙奥秘和人类命运的问题历来为人们所关心。黄明理教授的专著《现代科学的大历史观——唯物史观的现代形态》(以下简称《大历史观》。南京出版社1993年出版)为探索和理解这些问题提供了思想理论上的“望远镜”和“显微镜”,也为今后的思想路线提供了哲理支持。

>>

>>该书依据对现代科学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把我们的宇宙岛演变的三个阶段——无机界、生物界、人类(社会)界,贯通成系统的大历史过程。换句话说,它把我们人类的起源和发展,内在地追溯到生命起源,进而又追溯到宇宙岛的起源,从而极大地拓展了唯物史观的视野,并令人信服地揭示了大历史的基本规律及其与社会基本规律的内在联系;循此继进,该书又把大历史观应用于人类社会的起源和发展,揭示了物质性能的大历史演进——“无机物性能→生物本能→人类智能”,揭示了人类源于动物又超越动物的根本所在就是从动物本能中升华出了人类智能,从而揭示了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为“智业文明观”的提出,为人类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后,大踏步迈向可持续发展的新文明——智业文明,提供了哲理导向。

>>

>>读完这部厚重而又鲜活的时代之作,对科学和文明的责任感,驱使我把该书的主要学术成果介绍给世人。我相信,人类文明的健康发展十分需要这部书,21世纪的人类将会对这部书有更深刻的理解和更广泛的运用。下面就从笔者个人的体会出发,作几点评说。

>>

>>一、《大历史观》的轮廓

>>

>>《大历史观》以现代科学和实践为根据,既继承了唯物史观,又拓展、拓深了唯物史观。它分三篇:第一篇以翔实的资料和层层深入的论证,理论地再现了近、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怎样引起了生产力、生产关系、思想观念等等的变革,为唯物史观的创立,及其突破自身理论框架的现代发展,准备了物质条件、阶级条件和精神条件。

>>

>>第二篇现代科学的大历史观——唯物史观的现代拓展形态。其实就是以现代科学的系统整合为依据,把唯物史观的适用范围从人类史领域拓展到自然史领域,从而揭示了大历史(自然史和人类史的贯通和统一)的基本规律及其和社会史基本规律的“一般与个别的关系”,揭示了自然史和人类史在基本规律方面的贯通和统一。在此基础上,又探索了“现代科学所‘看’到的物质运动的大循环”,从而把人类的思维触角延伸到了我们宇宙岛的史前和史后。“大历史观”之“大”,其要义在于对“物理(无生物)进化史→生物进化史→社会发展史”这一历史长河作出了全局性的系统描绘;“大历史观”之“观”,其要义在于发现了贯通大历史长河的基本规律和基本走向。这基本规律和基本走向的运用和展开,正是该书第三篇的内容。

>>

>>第三篇大历史观在人类史的具体化——唯物史观的现代拓深形态——智能动力观。该篇描绘了大历史演进出人类史的概况,揭示出物质系统的“性能→本能→智能”的大历史进程,揭示出人类社会形态的发展其实就是人类的“本能与智能主、从地位的社会演进”,从而发现了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鲜明地指出:“智能是人的根本特性”(《大历史观》P267,以下凡引该书,只注页码),智能的发展“推动了整个社会的发展”(P362),“智能动力观是唯物史观的现代拓深形态”(P359P363)。为便于读者思考、判断,这里摘引两段以供辨识。

>>

>>“动物没有而人类特有的文明是从哪里来的?答曰:是人凭着动物没有而人类特有的能力创造出来的。人类特有的能力是什么?答曰:不是体力(动物都有体力,有的比人的体力还大得多),而是智能!人,凭着智能才战胜和超越一切其他动物而成为万物之灵,凭着智能才创造了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凭着智能才创造了唯人才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人类社会的生发史,就是人来源于动物而又超越于动物的历史,就是体力的社会作用逐渐变小、智能的社会作用逐渐变大的历史,智能才是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真正动力”。(第353354页)“对于哲学上的新论,最令人信服的检验应是实践。现代化的生产实践已表明,生产力的发展要通过两个根本的条件来实现:第一是智能不断提高的人……;第二是效能不断提高的物(机器、设备、材料等)。而高效能的物只有靠高智能的人,才可能发明创造出来,也只有靠高智能的人,才会把物的高效能充分发挥出来。这就是说,现代化生产以铁一般的事实说明了人的智能是生产力发展的动力,证明了智能动力观的客观性、科学性。”(第361页)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智能动力观”决不是漠视道德,而是坦诚地、科学地揭示智能和道德的真实关系:智能在导致人的需要的满足和提升的过程中,逐步升华出动物没有而人类特有的道德。道德的产生和发展绝对离不开智能,“道德是人类智能创造的精神产品”(第3

>>44页),是用善恶观念把握的协调利己与利群关系的生态伦理智能(参见第338344页)。

>>

>>还需强调的是:“智能动力观”也决不排斥“阶级和阶级斗争推动历史发展”的理论。作者所说的智能,不仅表现于自然科学,而且也表现于社会科学。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积累的丰富理论和经验乃是人类智能的重要组成部分。革命阶级有没有高智能的理论武装,在历史上的推动作用显然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

>>通观第一、二、三篇,全局地了解《大历史观》的轮廓,便于读者关注和体会该书在理论框架上的创新: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高度”(列宁语);智能动力观(唯物史观的拓深形态)则把生产力的高度归结于人类智能的发展水平;大历史观(唯物史观的拓展形态)又把智能的发生发展归结于宇宙中物质性能的自组织进化(无机物性能→生物本能→人类智能)。

>>

>>《大历史观》是一部应时而生的哲理专著,它所体现的科研成果和理论创新,事关唯物史观的坚持和发展,事关人类文明的现在和未来,值得引起世人更大的关注、更深入的讨论、更广泛的应用。

>>

>>二、极大地拓展了唯物史观的视界

>>

>>马克思说:“任何一个民族,如果停止劳动,不用说一年,就是几个星期,也要灭亡”。(选、四、3681972年版)这句话直截了当地告诉人们:“劳动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乃是马克思唯物史观的真谛。

>>

>>恩格斯关于“劳动创造人”的发现,是上述观点的拓展——劳动不仅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而且是人类社会产生的根源,人就是通过“劳动”创造的:在从猿的“动物式的本能的劳动”到人使用创造的工具进行真正劳动的发展过程中,即在劳动发展史中,猿的“手”逐步变成人的手,猿的脑逐步变成人的脑……一句话,猿体结构逐步变成人体结构,猿群逐步变成人类社会。

>>

>>这大体就是恩格斯对唯物史观的第一次拓展。

>>

>>在第一次拓展之前,唯物史观的适用范围只是人类社会领域,它所回答的是“人类社会是怎样发展的”,但却未回答“人类社会是怎样起源的”,因而在人类起源问题上,“上帝造人”、“君权神授”等唯心史观仍有地盘。经过恩格斯的这次拓展,唯物史观的适用范围扩大了——由人类史领域扩大到“从猿到人的过渡史领域”。循此继进,《大历史观》第二次拓展了唯物史观,把它的适用范围由“从猿到人的过渡史领域”扩大到自然史领域。

>>

>>唯物史观经过这两次拓展,把人类史、过渡史、自然史三者内在地联系了起来,贯通“自然史→过渡史→人类史”三个史段的“大历史观”也就萌生了。

>>

>>那么,第二次拓展的基本方法和基本内容是什么呢?

>>

>>马克思曾郑重地告诉他的读者:“如果真想跟着我走”(即理解和运用他的发现),“就要下决心,从个别上升到一般。”(选、二、81)作者对唯物史观进行第二次拓展所运用的方法,正是马克思说的“从个别上升到一般”的方法。“正像马克思当时把资本主义社会看成社会历史上最发达和最复杂的社会阶段那样,我们也可以把人类社会客观地看成是大历史上最发达和最复杂的阶段。”(P162)马克思把社会发展史区分为:原始社会史→奴隶社会史→封建社会史→资本主义社会史……后人也可以把大历史客观地区分为:无生物进化史→生物进化史→由猿到人的过渡史→社会发展史。可见,正如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中的一个个别阶段那样,人类史也是大历史中一个个别阶段。

>>

>>“既然可以通过个别而透视一般,既然可以通过有限而把握无限,那么就应该可以通过社会发展基本规律而透视大历史进化的基本规律。没有不是水果的桃和杏,没有不是人的张三或李四。同理,也没有不是大历史进化基本规律的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更具体些说,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是大历史进化的基本规律的特殊表现,正如社会发展史是大历史的特殊阶段那样,它们之间的关系,正是个别和一般的关系。

>>

>>“总之,认识了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个别),就可以透视大历史的基本规律(一般)。这实质上就是唯物史观的第二次拓展。”(P162)那么,如何由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而透视到大历史的基本规律呢?如何具体理解二者的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呢?

>>

>>作者首先具体剖析了生产力。

>>

>>“生产力的三要素还只是可能的生产力,只有三要素的真正结合才是现实的生产力。而三者的结合,正是劳动者通过有目的能力发挥,运用劳动工具改造劳动对象使其发生预定变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劳动者使他身上的自然力——臂和腿、头和手运动起来’,从而推动工具的运动,进而使劳动对象发生预定的运动(即改造劳动对象)。所以,现实的生产力是人、工具、劳动对象三者的综合运动。而人、工具、劳动对象三者归根结底都是物质(客观实在物),所以,生产力归根结底仍然是一种物质运动。只不过,它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由人发动并按照人的目的进行的。即是说,生产力是一种特殊的物质运动。

>>

>>“生产力作为一种人为的、特殊的物质运动,又是自然界的物质运动经过长期演进,并通过劳动发展史而升华过来的:物质总是运动的,由无机物的运动演进出有机物的运动、生物体的运动,直至演进出类人猿运用天然‘工具’的觅食活动。在劳动发展史中,猿演进为人(劳动者),猿的天然‘工具’演进为人的真正工具,猿的觅食对象演进为人的劳动对象,于是人、工具、劳动对象,三者结合的现实的生产力就出现了。

>>

>>“总之,生产力是自然的物质运动经过劳动发展史而升华过来的,它是人为的、特殊的物质运动,它和物质运动的关系正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P163)作者用类似的方法剖析了生产关系,并得出如下结论:“生产关系是自然的物质结构经过劳动发展史升华过来的,是一种特殊的物质结构,它和物质结构的关系正是个别和一般的关系。”(P164)作者还剖析了上层建筑,并用四页的篇幅追溯了上层建筑的自然起源,经过层层剖析和环环相扣的论证,得出了如下结论:“上层建筑是物质性能发展的高级形态,是社会的物质生产的性能,是物质性能的社会表现,它与物质性能的关系,正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P169)既然“生产力与物质运动”、“生产关系与物质结构”、“上层建筑与物质性能”两两都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那么,“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规律”与“物质运动和物质结构的矛盾运动规律”就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了;“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规律”与“物质结构和物质性能的矛盾运动规律”也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了。前两者正是唯物史观揭示的社会发展的两条基本规律,而后两者则是由唯物史观的第二次拓展透视到的大历史进化的两条基本规律。

>>

>>从剖析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而“透视”到大历史进化的基本规律,正是从剖析个别进而透视到一般的具体体现。

>>

>>作者还进一步指出,透视并不等同于直接揭示。于是他又在《大历史观》第九章中根据科学事实和逻辑论证,具体揭示了大历史的“物质运动和物质结构的矛盾运动规律”、“物质结构和物质性能的矛盾运动规律”。并指出:“上述两条规律,都可以从唯物史观的拓展中透视出来,也都可以从科学实践材料中概括出来,殊途而同归,更说明这两条规律的客观性。”(P194)“但是,要揭示大历史进程中物质进化的全局性机理,仅有上述两条规律还是不够的。这是因为,第一条规律(即物质运动和物质结构的矛盾运动规律)是就一个物质系统揭示进化机理的。在这条规律中,没讲到系统与环境的相互作用。第二条规律(即物质结构和物质性能的矛盾运动规律)讲的是物质系统作为整体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即揭示的只是物质系统进化机理的空间展开。在这条规律中并没讲到物质进化机理的时间展开。所以,仅有第一、二条规律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揭示物质进化机理在时间中展开的规律,即大历史进程的第三条规律。”(P194)紧接着作者以四页多的篇幅论述了这第三条规律——突现机制与自稳机制的矛盾运动规律。

>>

>>上述引语还可以说明,大历史观的三条基本规律之间是相互联系的,它们构成了一个有内在联系的规律系统。

>>

>>史实表明,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史大约五千年,现代分子生物学通过DNA等对猿与人进化关系的研究表明:人类史大约开始于四、五百万年前,从猿到人的过渡史大约有九百多万年(参见《大历史观》第214页);而从我们的宇宙岛起源算起的自然史约有150——200亿年。马克思创立的唯物史观,其适用范围是人类社会史段。恩格斯对唯物史观的第一次拓展,把唯物史观适用的历史时段扩大了九百多万年(从人类史扩大到过渡史);而大历史观对唯物史观的第二次拓展又把唯物史观适用的历史时段扩大了一百多亿年(从过渡史扩大到自然史)。

>>

>>无论从规律层次还是从时空规模,大历史观都极大地拓展了唯物史观的视界。

>>

>>至于我们的宇宙岛在起源之前的演化情形,虽然这不是《大历史观》所要论述的主要课题,但作者还是在第十二章《现代科学所“看”到的物质运动大循环》中,从哲学与科学的结合上,作出了令人叹服的研究。该章通过对七个大问题(如现代宇宙学的“奇点”困难及克服的出路问题、“热的集中——‘大循环’成立的关键”问题、“热的集中与扩散的辨证过程”问题……)的综观全局的探索,深入浅出地揭示了“热和物质的扩散与集中的大循环”,论述了宇宙岛的来龙去脉,也就哲学地回答了我们的宇宙岛在起源(原始爆炸)之前“怎样演化”的问题。可以说,这一章是科学信仰的浓缩、是鬼神信仰的克星(没给鬼神留半点地盘)!对宇宙学问题、科学信仰问题有兴趣的读者,不妨一读原著,也许您会有意想不到的大收获。

>>

>>三、厚重而鲜活的“物质一元论”

>>

>>《大历史观》坚持并发展了物质一元论,它以大历史的三条基本规律(“物质运动和物质结构的矛盾运动规律”、“物质结构和物质性能的矛盾运动规律”、“突现机制和自稳机制的矛盾运动规律”)涵括了自然和社会的演化和发展;它以物质性能演化的历史大走向(无机物性能→生物本能→人类智能)涵括了物质性能在无生物理化世界的演化→生命世界的进化→人文世界的发展;它揭示了人类史源于自然史又高于自然史的根本所在就是从动物(猿)本能中升华出了人类智能;它揭示了,人类智能的生发及其与人类本能的相互作用浓缩着人类特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

>>那么,精神是什么?它在“物质一元论”中处于什么地位?人类为什么会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

>>在《大历史观》看来,精神是和思想、观念、意识等同类意义的概念,精神是物质进化到一定阶段的“升华物”。人(人体、人脑)是实实在在的物质体,这个物质体之所以会产生精神,从生理结构上看是因为人脑比猿脑更高级(人脑有了发达的大脑皮层),从性质功能上看是因为人在“劳动发展史”中生发出了超越猿类本能的智能,而智能的现实发挥就是创造和使用工具的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活动。这里的工具,包括物质工具(如石器、铁器、机器……)和精神工具(如语言、文字……)。马、恩说:“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观念、思维、人们的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的物质关系的直接产物。”精神是“与物质前提相联系的物质生活过程的必然升华物。”(马恩选集、一、3031)《大历史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并发展了这些观点:人类智能的生发并不拒斥或泯灭本能,而是和本能共处于相互作用之中。人类从猿那里世代遗传下来的本能,使人也有类似于猿的吃、喝、拉、撒、性;但人类从“劳动发展史”中生发的智能,又使人不满足于像猿那样吃喝拉撒性,于是运用智能创造工具、进行生产(便有了生产力、生产关系),创建人伦道德、实施男婚女嫁……,于是便从猿类的觅食、求偶等自然活动中升华出了人类社会的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升华出了人类特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可见,物质是本原,精神是后生的。精神是物质进化到人类出现时才有的。于是,《大历史观》以自己的三大规律和一大走向,全局地、科学地把握了物质一元论和世界多样性的关系,以其真确的理论创新,发展了唯物主义的一元论。

>>

>>不仅如此,《大历史观》更是鲜活的。其鲜活性主要在于它对科技发展和实践发展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以及它对智能的自然起源和社会发展的科学揭示。

>>

>>①、对科技发展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该书第一篇探讨的是“近代科技的发展,怎样促进了唯物史观的创立,现代科技的发展,又怎样促进了唯物史观的现代发展。”(P13)没有对近、现代科技发展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这种探讨是不可能的。

>>

>>该书第二篇所揭示的“现代科学的大历史观”,其最根本、最主要的依据,就是现代科学的一体化,亦即对现代科学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第134页的《大历史系统表》则是这种关注和把握的典型。正如第135页所说:“细看这张《大历史系统表》,便不难明白,它是整合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成就的结果。而‘整合’一旦以一张有着内在逻辑的表格出现,那就标志人类已发展到可以综观统筹地把握这些科学成就的程度。这种程度的整合一经成为现实,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一体化也就成为现实了。”

>>

>>该书第三篇的主旨是揭示人类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假若没有对科学技术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就不可能揭示物质系统的“性能→本能→智能”的大历史演进,也就不可能具备发现“智能动力观”的眼光和胆识。只有“性能→本能→智能”的大历史演进,才能从源头处揭示:智能并不仅仅是人的头脑中的精神,而是人的源于本能、涵括本能,又高于本能的生存和发展的能力。人和动物都有源于本能的“需要”,但是,人的高于本能的智能,使人不愿像动物那样满足源于本能的“需要”,于是创造物质工具(如石器、铁器、机器等)和精神工具(如语言、文字等)进行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使人的本能需要逐步得到文明的满足和提升。

>>

>>正是对有关智能的科技成就的全局关注,以及对智能的自然起源和社会发展的科学考察(详见后文③),才使《大历史观》有胆有识地揭示了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

>>

>>②、对实践发展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导言》第一页中说:“同马克思创立唯物史观的19世纪中叶相比,20世纪末叶的社会实践发生了根本变化”。紧接着以八页的篇幅论述了这个根本变化的三个主要方面:

>>

>>第一是实践格局的根本变化。在作者看来,人类的实践格局可以大体写成“生产→技术→科学→技术→生产”。也就是说,人类实践中蕴含着“生产→技术→科学”和“科学→技术→生产”两种趋向。这里所谓的“实践格局的根本变化”就是指:马克思创立唯物史观的时代,其实践格局表现为以“生产→技术→科学”为主导;而现代的实践格局则表现为以“科学→技术→生产”为主导。实践格局的这种根本变化,正为唯物史观突破自身框架的现代发展准备了物质技术基础(参见《导言》P18和本书第六章)。该书第363页鲜明地指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是‘生产→技术→科学’的实践格局所能结晶出的最高哲学成就”,而“科学→技术→生产”的实践格局则“必然结晶出智能动力观”。……第二个根本变化,是科学技术从解放人的体力到解放人的智力的变化,这一变化又通过产业结构等的变化,引起了工人阶级内部结构的根本变化——工人阶级结构的知识化、智能化。这一根本变化终将引起工人阶级自身思想观念(当然包括历史观)的发展变化,从而为唯物史观的现代发展准备了阶级条件(参见《导言》第4

>>9页和本书第六章第二节)。

>>

>>第三是世界政治格局的根本变化。“这一变化……已把包括唯物史观在内的马克思主义的坚持与发展问题,空前尖锐地提到工人阶级面前了,提到马克思主义者面前了。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来说,唯物史观怎样坚持又怎样发展?实际上已不能回避了。”(P9)《导言》是全书的向导,该书对“实践发展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是从《导言》起始而贯穿全书的,为了节省篇幅,本文在此只引述第331页的一段话作个例证,取一斑以观全豹:“……全球性的竞争已聚焦于智能竞争,高智能的人才,已成为当今世界战略争夺的重点。唯物史观必须理论地再现这种社会现实,必须重视智能在社会发展中的动力意义。”

>>

>>不论从实践看还是从理论看,作者十年前写出的这段话,都是对人类实践的全局关注、动态把握的典型,都是动态性、预见性的证明。对“实践发展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正是该书能够突破传统框架,拓展、拓深唯物史观,坚持和发展其新鲜活力的重大原因之一。

>>

>>③、对智能的自然起源和社会发展的科学揭示《大历史观》的鲜活的物质一元论,不仅在于它对科技发展和实践发展的全局关注和动态把握,更在于它对智能的自然起源和社会发展的科学揭示(参见P260388)。

>>

>>“人类社会作为一个进化着的动态系统,在大历史进化中处于超越生物层次的进化层次,其超越之点正在于智能的发生和发展。在自然史中,无机物与环境的适应靠的是性能,生物与环境的适应靠的是本能;在人类史中,人类不只是单纯地适应环境,而且还能动地改造环境,人类对环境的适应和改造靠的主要是智能。但智能并非从天而降,而是从生物本能进化来的。从无机物的性能到生物本能,再从生物本能到人类智能,这是一个合乎规律的统一的进化史过程。

>>

>>“生物本能可大体分为两类:一是个体生命本能——饮食、自卫;二是种族生命本能——生育后代,即性本能。这两种本能当然是密切联系的、融合统一的,在每一个正常的个体之中,都有其具体体现。生物的个体生命本能(饮食、自卫)经过从猿到人的转化过程,而进化为人的制造工具和使用工具的智能,并演化发展为衣、食、住、行方面的一系列物质文明;生物的种族生命本能(性本能),经过从猿到人的转化过程而进化为人的婚姻生育等方面的智能,并演化发展为婚姻家庭、人伦道德等等方面的一系列精神文明。”(P260)智能是人类的特点,不过在人类产生之前的动物界(如猿),智能已有萌生,只是这种处于萌生状态的智能相当微弱,尚未构成有关动物的本质特点。

>>

>>无机物性能是以物理和化学反应为基本特征的天然性适应能力,生物本能基本上是以等量继承为基本特征的遗传性适应能力(如鱼类的本能在若干千万年间基本上只是代代重复,没发生多大变化),人类智能则是以创新(创造)和积累为基本特征的递增性适应和发展能力。正因为有了创新(创造)和积累,才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胜过一代地向前发展,形成生机勃发、新鲜活泼的历史画卷。人之所以能成为“万物之灵”,就在于宇宙万物之中,人类的智能优于无机物性能和生物本能,最具创新性、鲜活性:

>>

>>“对现代化生产劳动而言,在产品出产之前,它的‘预先企图’的形态早已设计好了,蓝图就是‘观念’地存在着的产品。蓝图→生产劳动→现实产品,这就是现代产品所要经历的真实过程。通过这个过程,科技智能的精神之花,真实地结出了琳琅满目的现实之果……现代生产力实质上就是把现代科技智能物化为现实的能力!”(P317)“生产力、生产关系、人伦道德乃至全部上层建筑都是人类智能的创造,没有智能就没有这一切!请看,动物就因为没有智能,其体力无论是小是大都不可能进行劳动创造,也就不可能有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生物依靠其本能,可以聚居成群,可以形成一定的秩序……但绝不可能形成超越自然秩序的社会秩序。人类不仅有本能,而且有智能,所以不仅能适应环境,而且能有目的地改造环境,因而能从自然秩序中相对独立出来,能创造出超越自然秩序的社会秩序。”(P279)“人类智能的发展……是社会秩序(形态)发展的根源。”(P280),人类智能的不断发展,导致技术和科学的萌生、发展,导致工具的不断进化(石器→铜器→铁器→蒸汽机→电动机→电脑网络……),导致生产(生产力、生产关系)的不断发展,也导致人类需要的不断提升,导致上层建筑和整个文明的不断发展……可以说,这正是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的真谛。

>>

>>“人是社会的主体,没有人便没有社会。社会的发展归根结底是人的发展(人的素质的提高),社会发展的动力归根结底来自人的能力。人的能力大体有二、一是从动物(猿)那里遗传下来的体力,二是在‘从猿到人转化’过程中与劳动同步生发起来的智能(智力)。人类社会发生、发展的历史,就是人来源于动物……超越于动物的历史,就是体力的社会作用渐渐变小、智能的社会作用渐渐变大的历史……就是智能发展推动社会发展的历史。”(P327328)研读该书,不难发现,对智能的自然起源和社会发展的考查和揭示,顺理成章地、自然而然地揭示出了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不仅使唯物史观更加拓深一步,而且使整个唯物主义哲学更体现了创新性、鲜活性!因而也就表现出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强大生命力!综观全书,《大历史观》所唯之“物”,不只是无机物之“物”,也不只是生物之“物”,更是人类之“物”,即被人类智能不断创新着、发展着的“物”。《大历史观》的唯物论是充满生机的鲜活的唯物论。

>>

>>四、前瞻“哲学适应经济的划时代发展”——发现智能动力观与初创智能哲学

>>

>>《大历史观》对“智能的自然起源和社会发展”的科学揭示,不仅顺理成章地发现了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而且初创了新兴的哲学学科——智能哲学。

>>

>>哲学是上层建筑的峰颠,它的发展是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农业经济(亦称自然经济)时代占主导地位的哲学是自然哲学。随着工业经济的发生发展,自然哲学在哲学上的主导地位逐渐被社会哲学所取代。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以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三者之间的矛盾运动,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和基本走向,是科学形态的社会哲学。随着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的划时代发展,唯物史观(社会哲学之一)遇到了困难和挑战,而一种反映生产、生活智能化的、适应知识经济时代的新兴学科——智能哲学萌生了,智能动力观的发现便是智能哲学萌生的一种标志,智能动力观便是初级阶段的智能哲学。

>>

>>《大历史观》作者黄明理教授,曾以下面的方框图表示智能哲学与知识经济的适应关系,表示智能哲学在哲学史上的地位及其与经济史、文明史的关系:

>>

>>自然哲学 社会哲学 智能哲学农业经济(农业文明) 工业经济(工业文明)

>>知识经济(智业文明)(此图载《自然辩证法研究》19989期、P62)这个方框图涵括了经济史、哲学史、文明史的发展历程,也标识出理解智能哲学所需要的视野广度和思想深度。

>>

>>家用电器的日益智能化,现代住宅的日益智能化,交往、管理的日益智能化……正在催醒越来越多的哲人,超越具体学科(如心理学、脑科学、人工智能等)的视界来关注和审视智能,从宇宙观的高度研究智能在自然演化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大历史观》作者正是这样做的,他在该书第三篇揭示:

>>

>>“从无生命物质的性能,到动物的本能,再到人类智能的发展,是一个系统的大历史过程。”(P283)性能→本能→智能,三者既相区别又相联系,三者之中每个后者都是从相邻前者中生发出来的,后者的生发并没消灭前者,而是和前者共处于相互作用之中。无生命物的“性能”,是动物“本能”生发的前提,动物本能又是人类智能生发的前提。而从猿的本能中生发出人类智能的过程,也就是从猿到人的转化过程。原始人的智能与其生物本能相比,还处于微弱的、从属的地位;而本能则处于强大的、主要的地位,原始人是“本能的人”(列宁语)。随着人的智能的发展,本能的社会作用逐步减弱,智能的社会作用则逐步增强,当智能的社会作用超过本能的社会作用时,智能为主也就取代了本能为主,“本能的人”也就转化成“智能的人”。“从‘本能的人’向‘智能的人’的转化过程,可以区分为若干阶段,这若干阶段就表现为若干不同的社会形态。”(P283)“人类社会就是在本能与智能的对立统一、矛盾运动中由蒙昧、野蛮而向文明发展的。”(P280)《大历史观》作者,以100多页的篇幅从智能的自然起源和历史发展的高度,揭示了社会发展的“智能动力观”,并继而发表了《论智能哲学》、《知识经济与智能哲学》、《哲学勃兴的三大征兆》等论文,逐步创建着“智能哲学”。

>>

>>在《大历史观》作者看来:物质系统的“性能→本能→智能”的大历史演进,是一脉相承的三个发展阶段,探索这三个阶段的客观区别和内在联系、揭示智能动力观、创建智能哲学,是继承、拓深、坚持、发展唯物史观的必须,也是进一步认识、利用、保护自然,彻底克服生态危机、超越工业文明、创建可持续发展的新文明(智业文明)的必须!

>>

>>正是“性能→本能→智能”的大历史演进,从源头处揭示了智能并不仅仅是“人的头脑中的精神”,而是人的源于本能、涵括本能又高于本能的生存和发展的能力。

>>

>>“性能→本能→智能”的大历史演进,还从哲学(宇宙观)的高度表明智能并不仅仅属于人类,同时还属于宇宙。智能是宇宙的物质性能进化到高级阶段的特性,智能是宇宙的反观自照、自知、自省的自觉力量,是宇宙的物质、能量、信息经过若干亿年的进化和升华,而在人身上所达成的主体化的运动形式。作者的进一步探索又揭示,智能具有超越一切其他运动形式的三大特点:①超越时空的综观统筹能力;②超前事变的科学预见能力;③驾驭物质、能量和信息的实践创造能力。(详见黄明理的《论智能哲学》,载《自然辩证法研究》19975期)(2)到了这一层,从哲学(宇宙观)的高度、以哲学的方式研究智能在自然演化和社会进步中的地位和作用的新兴学科——智能哲学,也就初步成形了。

>>

>>科学形态的社会哲学(唯物史观)的拓深,在使自身现代化的同时,也超越了自身原有的理论框架,生发出了与知识经济相适应的新兴哲学——智能动力观(初级阶段的智能哲学)。换句说,智能动力观既是唯物史观(社会哲学)的现代拓深形态,同时又是智能哲学的初级形态,智能动力观是从社会哲学过渡到智能哲学的理论桥梁。

>>

>>智能哲学的萌生和发展,将促使人类从宇宙观、历史观的高度,更清醒而有效地开发和运用智能资源和自然资源,协调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关系,早日战胜生态危机等多种危机,全局地超越工业文明,步入可持续发展的新文明——智业文明。遥看前方,智业文明的曙光已露端倪。

>>

>>五、充实并发展了唯物史观对未来的预见——智业文明的曙光

>>

>>唯物史观开宗明义:“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具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所以第一个需要确定的具体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受肉体组织制约的他们与自然的关系……任何历史记载都应当从这些自然基础以及它们在历史进程中由于人们的活动而发生的变更出发。”(选、一、P24)《大历史观》作者继承并发展了马恩的上述思想,切切实实地成就了几项有重大意义的开拓:

>>

>>①抓住“人的肉体组织”(包括脑组织)对“猿的肉体组织”的超越,突出了人类智能对猿类本能的超越,并以“大历史观”为理论基础,揭示了物质系统的“性能→本能→智能”的大历史演进(参见第1314章)。

>>

>>②猿类与自然的同一(统一),是因受自身(肉体组织)的结构与性能(本能)的制约;而人类智能的发生发展,使得人与自然的关系超越了人(肉体组织)的生理(自然本能)局限,从而突现出了“人(主体)→工具(介体)→自然(客体)”的三体结构,从而揭示了人源于动物又高于动物的根本所在,就是从动物本能中升华出了创造和使用工具的人类智能,进一步探讨了智能在自然演化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发现了智能动力观,初创了智能哲学。

>>

>>③结合工业文明所带来的生态破坏等多种危机,以智能动力观、智能哲学等为理论基础,提出超越工业文明的新文明应称为智业文明。论述了智业文明的经济基础、精神主导和支柱产业等。

>>

>>这几项重大开拓充实并发展了唯物史观自身,也充实并发展了唯物史观对未来的预见,使读者看到了智业文明的曙光。为了理解《大历史观》对未来预见的延伸,让我们首先回顾一下以往唯物史观对未来的预见。

>>

>>按照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未来社会将战胜资本主义而进入共产主义。在马克思看来,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低级阶段,是“经过长久的陈痛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里产生出来的形态”。“在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法权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选、三、12)马克思主义先贤们对共产主义的预言,许多同志都耳熟能详,这里不再多加复述。

>>

>>按照《大历史观》作者的研究,未来社会将超越“商品主导型社会”而进入“智能主导型社会”,或者说,将超越工业文明社会而进入智业文明社会。

>>

>>作者根据人类本能与人类智能的矛盾运动,以及本能与智能主、从地位演进的不同阶段,把社会的发展大体分为三种不同的形态(阶段):血缘主导型社会→商品主导型社会→智能主导型社会。

>>

>>与三种社会形态演进大体对应的是人类文明的演进:农业文明社会→工业文明社会→智业文明社会。

>>

>>就人类全局而言,现在大体上还处在商品主导型(资本主义或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从文明演进来看,是处在工业文明社会。“随着人类智能的发挥和发展,人类将不断在新的广度和深度上利用自然力,生产出越来越来丰富的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使人类本能的需要不再成为一种威胁,而成为一种推进社会文明的欲求性动力。那时,人类就将超越人的生物本能所带来的血缘局限性和商品局限性,而进入智能主导型社会。在智能主导型社会中,人既自信又自省,既善于认识、改造又善于调控,因而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他人(社会)的关系、人与自身(创造的成果)的关系,都处于清醒的智能主导之下。那时,人们不再崇拜宗教、不再崇拜商品,而是崇拜真理,谁有真理就服从谁……我认为,这就是马克思所预见、所理想的社会。从‘财产归属’视角看就叫‘共产主义社会’,从‘本能与智能关系’视角看就叫‘智能主导型社会’,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全人类都自觉地改造自己和改造世界’的社会”。(P289)作者在《大历史观》的第387388页,又这样预见未来社会:在自动化生产中,直接生产过程是通过各种自动机器的相互作用进行的,直接的物质、能量变换是通过机器——自然力而推动的。人在直接生产过程的“旁边”,通过控制机的信息过程,更加科学而高效地调控着生产过程,在更高的水平上使生产过程按照人的目的和意志进行。自动化生产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缩短了必要劳动时间,扩大了剩余劳动。因而随着自动化的发展,不仅产品会越发丰富,而且人们业余的自由发展时间也会逐步增加。剩余劳动和自由时间的增加,反过来又有利于人们学习和研究科技、文化、艺术……有利于人的智能的提高和全面发展。人的智能的提高和全面发展,更加促进了科技、文化和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又会再度缩减必要劳动时间、增加自由时间……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这个良性循环所指的大方向,正是劳动大军的知识化、智能化,正是劳动大军中知识分子比例的增加。另一方面,科技和生产的发展,也为教育的发展创造了条件。随着教育的普及、终身教育的发展,人们的知识和智能水平必然提高。当高等教育也普及时……工人阶级的全体,乃至人类的全体,都会成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即成为现在意义的知识分子。随着剩余劳动产品的丰富和自由时间的增加,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和终身教育的发展……人类各个成员,在改造自然、改造社会的同时,也将战胜自身的缺点,成为具有高度智能、高尚道德、全面发展的人。同时,生产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将使生产过程的体力支付只剩下按按电钮之类不成为负担而成为康乐的操作,将使非创造性的脑力支付也越来越多地被“智能机器人”所代替……那时,现在意义上的体力劳动也就消失了,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的界限也就不存在了,阶级的差别也就随之消失了,那就是人类劳动的彻底解放。

>>

>>这就是作者从劳动解放的视角所描述的“智能主导型社会”。

>>

>>作者对智业文明社会的描述又进一步发展了他的上述预见。在他参与编写的《当代中国文化走向》(河海大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一书第389398页,他系统地论述了智业文明,其要义如下:

>>

>>文明是人类特有的,是人类凭着动物没有、人类特有的智能而在从业活动中创造的。当社会发展到绝大多数经济行为都依赖于知识,所有的生产要素都不断需要新知识去更新和武装时,知识创新能力(即智能)就会越发重要起来。那时,开发和培育智能、应用和发展智能,就会成为取得竞争优势的关键。于是,智能的开发、培育、应用、发展等将成为能够获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能够推进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并能进行产业化运作、市场化管理的新兴产业。换句话说,以人的智能为根据的一些传统部门(如教育、科研、文化)等将不再是往日的“消费行业”,而会成为可以创造财富的新兴产业。到了那时,以智能为业而谋得生存和发展的人就逐步增多起来,智业文明也就逐步孕育、萌生了。

>>

>>智业文明是以智能的开发、培育、应用、发展为主业的文明,它是起源于工业文明又超越于工业文明的一种新的文明形态。也就是说,智业文明观认为,农业文明→工业文明→智业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大走向。

>>

>>正如工业文明并不是不要农业那样,智业文明也绝非不要农业和工业。智业文明将继承人类文明发展的一切积极成果,将克服工业文明所造成的环境污染、生态危机、精神(信仰)危机等诸多危机。从经济基础看,它是以知识经济为基础的文明,从精神主导看,它是以智能哲学为主导的文明。智业文明当然离不开高度发展的物质文明,但在智业文明中,精神文明有着明确的主导地位,而在精神文明中,科学信仰(鬼神信仰的克星)又处于灵魂地位。

>>

>>智业文明是由知识经济孕育的,其孕育过程离不开以智能为资源和根据的若干产业(如教育产业、科技产业、文化产业、设计产业、咨询产业、策划产业等等)的发生发展。当社会发展到以智能为业的知识群体成为社会的多数、智能产业对国民生产的贡献超过工农业产值时,该社会也就进入了智业社会,它所创造的文明也就进入了智业文明的门槛。

>>

>>从人类社会的视角看,人脑是人体的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智能是人脑的(从而也是人的)性质和功能,人凭着智能才创造出超越自然秩序的社会文明;从物质视角看,人脑是宇宙的运动物质经过若干亿年的进化而形成的精华;从信息视角看,人脑是小宇宙,它浓缩着宇宙若干亿年的自然进化信息和几百万年的人文进化信息,它是宇宙的全息式的浓缩。人脑智能的创意像宇宙一样无限丰富,一旦充分发挥出来,经过想象、联想、思维、记忆(存贮)、重组、创造等一系列理论和实践活动,就可物化为行行业业的产品,智能的创造力是无限丰富的,是可持续发展的,以智能为资源的智业真正是可持续发展的行业。所以智业蕴含着无限发展的生机,它最终将全局地、彻底地克服工业文明所带来的生态破坏等诸多危机,创建一种超越工业文明的、可持续发展的新文明──智业文明。

>>

>>智业文明的曙光已露端倪,我们应当欢迎它,并用我们脚踏实地的努力去迎接它的光临。

>>

>>共产主义社会、智能主导型社会、智业文明社会,三者在实质上有许多一致之处,它们是相通的。它们所不同的是:

>>

>>前者是从“财产归属”的视角看社会发展的,中者是从“本能与智能的关系”的视角看社会发展的,后者是从“农业、工业、智业谁占主导”的视角看社会发展的,中者和后者并不否定前者,而是补充了新视角、充实并拓深了前者,坚持和发展了前者,让人们从知识、智能的发展以及智业文明的曙光中,看清未来社会的丰富前景,以便生活、工作得更有远见、更自觉、更协调、更富成效。

>>

>>总之,一部《大历史观》,贯通了如此宏大、悠久而又相当完整的历史时段(自然史→过渡史→社会史),涵括了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和精神内容,其学术份量是何等博大深邃,何等厚重!作者《大历史观》等学术著作向我们所展现的学术思想,不仅引人入胜,而且更令人深思、求索。我们知道,凡是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留下足迹的学术成果,一方面必然要在某些领域超越历史上已经达到的境界;另一方面,也必然为进一步的求索、拓展提供新的台阶。黄明理《现代科学的大历史观》就是这样一部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留下足迹的时代之作。

>>

>>注解,宇宙和宇宙岛:

>>

>>我们至今通过科学手段所了解的宇宙,基本上只是我们从哲学意义上所能理解到的宇宙的一小部分,因而称之为宇宙岛。它始于宇宙岛零时的大爆炸,然后膨胀演变至今,并还在持续膨胀。至于包含我们的宇宙岛在内的无限宇宙,至今我们知之甚少,黄明理《现代科学的大历史观》一书第十二章中对此所作的窥探,可以作为我们的参考

>>

>>赵永昌,2002828(作者为美国夏威夷大学传播学硕士、政治学硕士,上海大学兼职教授、江苏省社科院哲学与文化所特约研究员,归国学者。)






著者按:

本文写完后,又一次遇到这个难题:文章太长,无出版物能刊登。无奈中,去投“人民书评”,被接受了,而且正好发表在2002年的教师节(现在还可以在网上点击到)。本文主要是哲学家朋友,原江苏省社科院哲学与文化所主任,黄明哩研究员的创新成果。他拓展、拓深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历史唯物主义。这篇书评,好比他的专著的一块“压缩饼干”,也说明了我们的世界观。似乎一眼把宇宙发展史看穿了,痛快!
从人类社会的视角看,人脑是人体的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智能是人脑的(从而也是人的)性质和功能,人凭着智能才创造出超越自然秩序的社会文明;从物质视角看,人脑是宇宙的运动物质经过若干亿年的进化而形成的精华;从信息视角看,人脑是小宇宙,它浓缩着宇宙若干亿年的自然进化信息和几百万年的人文进化信息,它是宇宙的全息式的浓缩。人脑智能的创意像宇宙一样无限丰富,一旦充分发挥出来,经过想象、联想、思维、记忆(存贮)、重组、创造等一系列理论和实践活动,就可物化为行行业业的产品,智能的创造力是无限丰富的,是可持续发展的,以智能为资源的智业真正是可持续发展的行业。所以智业蕴含着无限发展的生机,它最终将全局地、彻底地克服工业文明所带来的生态破坏等诸多危机,创建一种超越工业文明的、可持续发展的新文明──智业文明。
新瓶装旧酒?
没有光彩,不如结束。
第二遍读完此文。

江苏社科院胡福民先生在小平时代曾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雄文推涌了一次思想大解放浪潮。
现江苏社科院的黄明理先生提出“智业文明”哲学思想,让我思及了人类从野蛮到文明的漫漫历程:在野蛮状态,人类多凭体能以求生存;进入文明阶段后,技能就突显了。细一想,人类进入农业文明社会后,智能已显得分外重要;可以说农业文明社会是智业文明的初露端倪吧?工业文明的出现,理当是智业文明的发展阶段吧?此阶段中,势能更显其能量之重要。
今天人类进入智业文明时代,整合能尤富美感更显奇妙也。当然,体技智势整诸能如不整合,而显四分五裂,就是不智、弱智、无智的表征。如无健体、长技,有智又有何用?有智而乏势,不能将各种积极而有利的因素整合一体,智也难显效能。由是思之,相依最美。
等读三遍后,看有无新思索。
诗哲同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