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哲学新体系的最显著标志

哲学新体系的最显著标志
自西安骊山第三届哲学创新论坛会后,新加坡、中国等地哲学研究者很快形成要创建一个大哲学体系研究组织的共识。
大家认识到,当今世界人类文明已发展到门类体系空前齐全,学科联系空前密切的地步。寻求各门类、各学科的最大统一性的终极思辩自然会在有远见的哲人们的思绪中突显出来。就哲学的本来意义而言,其研究对象也就是对世界终极进行追溯的爱智慧之举。所谓终极就是万事万物的最大统一性。然而由于一度统率哲学界的黑格尔绝对精神体系的某些牵强性,致使后来目光短浅的哲人们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进而全盘否定体系性哲学,以至于出现了哲学上的所谓语言学转向,甚至于出现了后现代主义所谓怎么说都行的多元化思想。从而顺理成章地形成了哲学无用、哲学死了的“去哲学”思潮。想当初泰勒斯、老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时代,囊括了人类一切文明源头的哲学是何等的兴旺!随着各种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包括神学)从哲学中一一分化出来,具体出来,哲学剩下的就应该是统摄各种文明的精髓,即最大的统一性。哲人们如果忘记了对这种终极统一性的追求,就自然而然会走到舍本求末的邪道上去,进而边缘化,滑入否定哲学、去哲学的怪圈。在科学空前发达,学科门类空前齐全的今天,如何拨邪反正,就是我们这一代哲人神圣的天职!为此,我们强烈呼吁:有责任心、目光远大的哲学家们行动起来为建设正本清源的大哲学体系而同心协力的奋斗!
20043月,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哲学大会上,学术界达成了构建中国哲学新体系的共识。那么,哲学新体系的最显著标志是什么呢?

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和灵魂。哲学是关于世界观、方法论的学问。哲学是用来指导人类认识世界(认识论)、改造世界(实践论)的精神武器和思想理论体系。因此,哲学新体系的最显著标志应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要在世界观上具有前无古人的开创性、独创性新视野。世界观具体内容主要是宇宙观、时空观。哲学新体系的宇宙观、时空观相对于哲学旧体系的宇宙观、时空观,要有质的区别、质的提升、质的飞跃。要敢于冲破旧宇宙观、旧时空观的思维禁锢,重新确立自然时空观,重新界定现代意义上的宇宙定义。时空观、宇宙观是哲学体系的基础、眼睛、首脑和心脏。
把马克思主义作为行动的指南,就必须从客观存在的实际情况出发,而不能从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出发。(《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组织编写,主编卫兴华、赵家祥,撰稿人王元明、李士坤、杨达伟、赵家祥、顾学荣,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3月第1版第42页)正如列宁所说:现在必须弄清一个不容置辩的真理,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考虑生动的实际生活,必须考虑现实的确切事实,而不应该抱着昨天的理论不放,因为这种理论和任何理论一样,至多只能指出基本的、一般的东西,只能大体上概括实际生活中的复杂情况。(同上,同页。转引自《列宁全集》,中文以2版,第3卷,26-27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邓小平同志指出:马克思去世以后一百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在变化的条件下,如何认识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没有搞清楚。绝不能要求马克思为解决他去世之后上百年、几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列宁同样也不能承担为他去世以后五十年、一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的任务。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邓小平文选》1版,第3卷,291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

其次,要吸纳时代精神,并能够概括人类发现创造的一切知识体系、所有文化文明成果和全部智慧灵感,包括真理和谬论、经验和教训。要有贯通古今的恢宏气度,融会中西的宽阔胸怀,放眼星汉的广袤视域,挑战未来的胆略勇气,从粒子、星体到天宇一览无余,从无机界、有机界、生物界、到人类社会和思维尽收眼底,从过去、现在到未来所向披靡,并要高度归纳概括、高度提炼升华出当前人类涉及的所有时空域的最一般规律。最大时空域的最一般规律是新哲学体系的灵魂。不具有这一灵魂的哲学只能是行尸走肉,没有根本的生命力。

第三,要为人类认识解释一切问题、分析处理一切问题提供总方法论。认识解释问题只是哲学所要达到的初级层面(认识论),分析应用指导才是哲学所追求的更高境界(实践论)。哲学的使命就是为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认识论、方法论。方法论是哲学体系的归宿。哲学新体系若只能认识解释问题,而不能为分析处理问题提供原理指导,就只能是概念的堆砌游戏、范畴的艺术创作,拿来自慰取乐,自欺欺人可以,但走不出书斋,推不向大众,引不向实践。如果哲学新体系,不能为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走向世界、走向未来提供强有力的思想根基、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不能为地球人类应对各种文明冲突、社会危机、环境危机、经济金融危机提供科学的指导原理、高超的智慧支持,那么哲学新体系根本就没有诞生的必要。

当今世界,从经济、政治、文化、思想格局分析,恰似到了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但绝对不是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因此,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中,纯粹的中国哲学新体系是不可能诞生的。如果2004年全国哲学大会达成的构建中国哲学新体系的共识,瞄准的是纯粹的中国哲学新体系,那么这样的共识恐怕已经落后于世界发展、社会进步、时代精神。哲学新体系如果没有宇宙视域,没有国际胸怀,没有全球眼光,不能引领中华民族走向复兴、走向世界、放眼星汉、挑战未来,那么,就是短视的不健全的没有宏观战略思维的哲学新体系。这样的哲学新体系对中国没有多大价值和意义。中国人所追求的哲学新体系应当是既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引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走向世界,又能通达世界,引领人类创建和谐地球村放眼星汉、面向未来的地球人类哲学新体系。

构建中国人原创、独创的能够走向世界的哲学思想新体系的根本路径,不是从书斋到书斋,更不是从旧哲学、旧时空观的一般原理出发,而是从自然中来到自然中去,从宇宙中来到宇宙中去,从时代中来到时代中去,从社会中来到社会中去,从民众中来到民众中去,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中庸》章句)意思是说真理起源于普通民众(男人、女人、夫妇)所经历的日常生活,将平日所见高度归纳抽象成为一般规律之后,考察宇宙万物却与天地之道相通。

哲学新体系要想走向世界、走向未来,最终成为全世界公认的地球人类哲学新体系,最根本的前提条件是要敢于迎接地球全人类的挑战,就是要有勇气和智慧、胆略和胸怀,接受地球全人类反对性、批评性意见,甚至挑剔性、批判性激烈言辞,决不能谋求话语霸权,决不能将自己认定的哲学真理强加于任何人。当然思维的对话与碰撞、观点的交流与激荡,应当以尊重人格为首要原则,不分职业、业余,不分种族、民族,不分党派、信仰,坚持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原则,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基础标准,思辩是打磨真理的根本手段,自洽是显现真理的基本要求。真理适用时空域的大小,要让实践做出最终的裁决。

俞明三
中国大陆民间哲学家,倒数天下第一家——“函家”的创建者,函家指出:“一切是以时间为自变量的函数”,“以函为界,以函为生灭”。函家是以时空域识用各家之家。函家经典《三点论》是新体系哲学专著,突显了“马魂、中体、西用”的特色,也是中国大陆唯一获得官方哲学学术机构、官方人民政府一等奖嘉奖的新体系哲学。在社会上做过广泛讲座宣传和吸取意见,同时引起了网络上哲友的广泛关注,在东方哲学创新论坛会上受到中外哲学研究者的一致好评。





函家指出:“一切是以时间为自变量的函数”,“以函为界,以函为生灭”。函家是以时空域识用各家之家。


俞先生襟怀博大,见解深刻,读来令人拜服。诚高论也!

两极哲理关注的正是在特定函界内的善恶、良莠两极,以达成较全面认知基础上的高明决策,强调实践中“善性前极必然导致善性后极”的时代或然率。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愿能共研此理!此比桃园三结义起的社会作用更大,涉及的时空域更为宽广!
第一家?两极哲理?三点论?四方和气八面春风?
赞同本文关于“哲学新体系的显著标志”的思想观点。
新哲学的风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