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自序三:两极哲理下“地狱”

自序三:两极哲理下“地狱”

两极哲理是我在41 岁的那年写的,经过了约10 年不懈地推广与完善之后,当时已有自己独立生存的空间。然而,我总觉得两极哲理尚欠缺些什么的,在变化瞬息的网络时代,她似乎还不能超越时空。我有如此的感觉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两极哲理是我过去成长年代的所有感知的累积,再加上她是我在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的“干净”的生活环境里“出世” ,因此可能还存着过时性、片面性和局限性。有了这种自知,就在四、五年前,我怀着鉴定和完善两极哲理之心,再次往不同的方向去寻求自己心中的真理。


这些年来,我去了不少的城市都会及穷乡僻壤体验,也和不少的“不道德”的人打交道,更去那些一般人都认为正人君子不该去的地方。这种转变,让我有着生活在“地狱”之感,也就有了“有的人身体被污染,精神也被污染;有的人身体不被污染,精神却被污染;有的人身体被污染,精神却不被污染;有的人身体和精神都受污染,但精神却不会被污染。”的感叹。


这些体验,除了能让我对两极哲理做出修正之外,也让我强烈感受到我们是生活在两种道德环境里,就像社会里有“黑道’,和“白道”势力并存一样,社会里也有“黑道德”和“白道德”并存;“白道德”是指社会上所有的人都认为对的并被所有的人接受的道德,“黑道德”就是一般人所谓的“不道德”。然而,在那些“黑道德”环境下生活,“不道德”的行为往往是这群人认为对的行为。在“黑道德”环境下生活的一群,他们往往都有良好的动机(如:为了父母亲人着想等)去干不道德的事,可惜动机虽好,方向却似乎错误。不过,这群人一般都是善良的,不偷、不抢、不杀人放火。他们也和平常人一样,有自己的性格与个性,不过,他们几乎都带有颠覆“白道德”的心态。从这些人身上,我也觉得许多古今文学和文章对这些人的描写和评论,或许会有扭曲离实之嫌,因为这些写作人都是在“白道德”的环境生活,因此评写“黑道德”的一群时,难免会出现“一面之词”或离实。


哲学是不能凭空想象的,而且,还要有“活动”平台。两极哲理的“活动”平台除了是我的生活之外,就是中国的政治,读者不难发现书里关于《 和谐工程》 、《 为民政体》 等的许多文章是利用中国的政治作为平台而写,我相信如此做法会让两极哲理更贴近生活,具有生命力。


这次为了出版《 两极哲理》 ,我把过去15 年来的所有文章都重新翻读整理。看完之后,我先是觉得“惊讶”, 后是觉得“不可思议” ,接着是觉得自己有着“超人般的伟大”,因为我觉得《 两极哲理》 越读越像一本《 心经》 ,而我觉得自己“伟大”之处是,我竟然能把属于灵性的宗教和属于理性的哲学牵接成一体。假如把宗教比喻为“火” , 哲学比喻成“水”,那么,《 两极哲理》 就是这“水”和“火”“结婚”后所生的“孩子”,我就是它们所生的“孩子”的活实体。


我是否真的“伟大” ,我想就只能让一千年后的人给我打分…………

16/07/2008

http://www.lee-philosophy.org/viewthread.php?tid=24&extra=page%3D1





好贴阿楼主,代表大家谢谢您












www.yakelectron.co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