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17年修正版]人类行为准则——《 和谐工程》 诠释

24届哲学大会提交论文



题目:人类行为准则——和谐工程》诠释
所属分组会议:儒家哲学



人类行为准则——和谐工程》诠释


作者:王瑞贤


(《两极哲理》创写人,LEE管理顾问公司总裁)



摘要:《和谐工程》是王瑞贤先生于1999年发明的人类行为准则的代称,理论根基是来自他创写的《两极哲理》哲学,《两极哲理》也是新加坡开埠百年来惟一的人文哲学,哲学的中心思想主要承启自儒家思想。《和谐工程》的创新之处是把人类的行为给与数量化、标准化和共值化,因此更能客观地评审和衡量人类行为的善恶、益害、好坏或正当性。在目前这个变化迅速的多边世界里,人类现存的各种行为规范不是具有局限,就是深奥难懂而不易推广,或无法与时并进。为了填补这些不足,人类必须要有创新又简单的共同准则来规范自己的行为,《和谐工程》
可以说是来得合时,它将会是人类续民主和人权之后的另一个文明的武器,更是避免地球被人类的错误行为自毁的防卫利剑。



关键词:对话 协商 谈判 共识 数量化 标准化 共值化




国与国、组织与组织、人与人之间经常有着如此的矛盾,就是某一方的善意(如:协助、建议、捐献等等好的出发点)却往往不能被对方所接受,或接受了之后,却会让对方造成伤害。情况就像去爱一个人一样,假如被爱的人是有夫之妇或有妇之夫,她/他通常会拒绝你的爱,假如接受了你的爱,就会造成她/他及家庭受到伤害。许多情况,人类好意的行为更像是给饥饿的婴儿饼干吃而不是给饥饿的婴儿奶水喝一样,只会伤害对方,虽然出发点是好的。




要解决这类的矛盾,人类就必须要有共同的处事行为准则,才能和平共处。这准则就是:“做对人及人类有益的事,不做对人及人类有害的事。” “做对人及人类有益的事,不做对人及人类有害的事。” 里的“做” 原作“制造”  ,但在这准则里有两个完全相反的定义,就是:“从事某种工作或活动” 及“不从事某种工作或活动” 。比如:给饥饿的婴儿奶水喝就是“做对人及人类有益的事” ,不给饥饿的婴儿饼干吃也是“做对人及人类有益的事” 。不去爱有夫之妇或有妇之夫也是做有益的事。




准则内的“不做” 只有一个定义,就是:“不从事某种工作或活动”  ,如:不给饥饿的婴儿饼干吃或不去爱有夫之妇或有妇之夫等,都是“不做对人及人类有害的事”。“做”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定义,而“不做”则只有一个定义,这是此一和谐准则的奥妙与可行之处。



准则里的“对” 是介词。“人及人类” 包括个人、团体、组织、社会、国家、世界等一切与人的生命财富有关的东西。




准则里的“有益的事” 指的是“人与人类” 范畴内的生命财富的不被威胁、不被伤害、不被破害、不被减少,或有所增加。“有害的事” 则是“有益的事” 的反义词。“有益的事” 或“有害的事” 的标准是什么?两者是建立在同一群体的共识、法律与公理之内。

共识包括:种族或宗教的文化、传统思想、共同的道德价值观,社会的风俗民情,组织的规章与传统,国家的政策……等等。


法律包括:国家的民事法律、国家的刑事法律、区域法律、国际法律、条款与公约等。



当共识无法平息纠纷时或当不同的族群、单位、团体、组织或国家不能用同一共识及法律来平息纠纷时,就可用公理来衡量对错。公理的对错则是根据生命财富的被威胁、被伤害、被破害、被减少,或被增加的程度或数据而定。一般是被威胁、被伤害、被破害、被减少的生命财富越大,就越错、越不符合公理;上述反之亦反。换言之,符合公理就是“有益的事”  ,不符合公理就是“有害的事” 。当纠纷越闹越久越大时,公理就会自然地出现,它是人类一种自然的认同。公理出现之后,往往又会通过对话、协商或谈判而形成共识、法律与合约。另外,生命与财富两者之间,生命会比财富来得重要。也就是说,保护生命会比保护财富来得重要有意义,假如你非要在两者之间做选择的话。




有益的事” 或“有害的事” 不单只是规范正在发生着的事,也包括将会发生的事在内。


要人类遵守“做对人及人类有益的事,不做对人及人类有害的事。” 是一项巨大的人类行为工程,为了方便开发,就把这工程称为《和谐工程》。《和谐工程》里的准则前句“做对人及人类有益的事” 是在指引施者应该怎样做事才正当,后句“不做对人及人类有害的事” 则是在进一步地指引施者要考虑他所做的所谓益事,是否会对受者有害,假如有的话,就不符合《和谐工程》,必须停止或修正他(施者)所做的所谓有益的事。


换言之,人类的行为如今可以利用本论文所述的标准化数量化共值化这三个方法来为自己的行为做出适合的抉择之外,还能以更客观的方法来评审或衡量他者的行为的正当性。说明如下:

标准化:《和谐工程》利用现今的法律、公约、合约,及共同的思想、信仰等作为判断善恶与对错的标准,来衡量行为。


数量化
:《和谐工程》把人的所作所为跟生命财富等挂钩,并以数目字来表达,再从中判断行为的正当性、善恶与对错,客观而有说服力。


共值化:《和谐工程》利用普存于现代人类对事物的共识与价值,来判断行为之适当性,当前的共值有:生命比财物来得重要、安全比生产重要、环保比制造或生产重要、保护妇女比保护男人重要、照顾小孩比照顾大人重要……等等。譬如说:灾难时先救财物后才救人的行为是不正当的,因为生命比财物来得重要;厂房工地或环境不安全就开工或让公众自由出入是错误的,因为安全比生产重要;制造污染的行业要被淘汰,因为环保比制造或生产重要……等等。


人类极大部分的纠纷都能通过《和谐工程》来判断谁是谁非或迎刃而解的,可惜占大部分的人类却还不认识这个与人相处的和谐准则,才会纠纷不息。在目前这个变化迅速的网络时代,人类现存的行为规范如道德与法律等等,也都在迅速地过时或变得不足够。为了弥补空缺与追上这个世界的变化,人类必须要有创新又简单的共同准则来规范行为,《和谐工程》可以说是来得合时,它也许会是人类续“民主与人权”之后的另一个文明武器。




亲爱的读者,《和谐工程》现在还像是个刚刚诞生的婴孩,有很多不足而需要您照顾的地方。您的宝贵意见或批评,不仅能让《
和谐工程》这个初生的婴孩健康地成长,也许还能避免人类的自相残杀,避免地球被人类自毁,及避免世界末日的到来!

请把意见或批评电邮至vhengsh@singnet.com.sg 给我。谨此把《和谐工程》献给新加坡,作为她独立34 周年的生日礼物。(1999年7月初稿,2017年8月修添)






作者简介:

王瑞贤, 男,1952年生于新加坡,儒商,1993年开始创写《两极哲理》哲学,2009年东方哲学论坛特等奖得主。现为新加坡两极哲理研究会理事、新加坡南洋学会理事、LEE管理顾问公司总裁。著有哲学《两极哲理》、音乐理论《手风琴编曲法》等。

联络:
vhengsh@singnet.com.sg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