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两极哲理”与“三点论”之异同》

2009年9月在西安临潼参加“东方哲学创新论坛”的会议上,有幸认识几位研究“三点论”的学者并和他们请教后,觉得“三点论”似乎能补两极哲理不足和涉及不深之处,回国后除了把带回的相关书籍图文重看之外,还上网搜读,受益不菲。经过一番消化,这里让我把所认识的“三点论”和两极哲理作简要比较,如下:

定义的比较
两极哲理这门哲学是先由一个基本的定义开展出来的,这基本定义是:当一事件(或事物)发生(或存在)时,它/他已制造了最少另一事件(或事物),这被制造的事件(或事物)也许已经发生(或存在),也许还未发生(存在),但一定会发生(存在)。

可以看出,两极哲理的定义是简单明确的。我觉得“三点论”则是把事物的一切变化都先归纳其中,寻找规律,因而感觉定义宽广而粗犷,无显明定义之中,也因此能含纳万物。


论述引证的比较
两极哲理的论述完全建立在生活的实践上而得出的理论道理,因此极少(或不)引用前人和名人的话语来论述引证,尚有美中不足之处,但因为是实践后得出的结论,失真率也并不高。“三点论”则善用前人和名人的话语来引证并继续论述,易为读者接受,但也可能出现偏差,因为除了时空的不同可能造成解读的误差之外,作者能否完全理解前人的意境更是一个问题;如:“四十不惑”、“上帝在我的身体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等等,如今并非只有一两个答案和解释;因此,假如用来过度引证和论述,可能无法走对方向。


创造方法的比较
两极哲理的写作方式是,从生活实践过程中得出规律,再求其形成理论,所以所涉及的范围略嫌有所局限。“三点论”恰是相反,其创作方法是通过思考,追求得出合乎逻辑的理论,再而合理求证,因此涉及范围广而没有局限,题材丰富不拘。可以这么说,两极哲理是“由下而上写”的哲学,“三点论”则主要是“由上而下写”的哲学。


词汇定义的比较
两极哲理没有太多的新词汇,而且,都会把重要的词汇清楚解释,让读者了解,如此能降低错误解读,如:“阴阳”的特质是:一、阴与阳一起同时存在。二、阴与阳一起同时消亡。三、阴与阳并非永远处在平衡状态,它们会互相消长。四、阴与阳会互相转换。五、阴与阳通常存在于自然的事物当中。六、阴与阳是互相对立的。七、阴与阳是因果关系;是阴造出阳,或有阳才有阴。八、阴与阳是以一种“静态”同存,阴至阳之间的“平衡”是“动态”。换句话说,两极哲理只在合乎以上“阴阳”特质范畴之内谈论事物的两极或阴与阳的变化。“三点论”的新旧词汇特别多,所以能深入浅出的自由发挥与论述,但却不常把词汇另外解释清楚或加以定义;换句话说,除非和作者一样或更高的学识,不然不易完全明白作者原意;例子如:所提及的“论”、“法”、“系”、“态”等,不下百种,不易全都理解。又如:“两面性”、“干净的水,肮脏的水,不是很肮脏的水”、“长、宽、高”、“黑、白、灰”等等,这些都不是两极对立,但从作者字面的理解,却有被当成“两极对立”或“阴阳对立”之嫌。


学术知识的比较
两极哲理完全没有用到数学、数字和公式来论述她的理论和道理,不易服众。“三点论”则用了不少数学、数字和公式来论述和说明她的理论和道理,易于服众。


内容实质的比较
由于“三点论”有不同于“阴阳”或“两极”的定义,“三点论”的“一、二、三”诸点,有的可能存在“两极”或“阴阳”关系,有的却完全不存在如此关系,如:“黑、白、灰”,“音乐、舞蹈、戏剧”,“发生、发展、鼎盛”,“鼎盛、衰退、灭亡”等等,都是例子,它们都不是两极关系。换言之,“三点论”与“两极论”(包括“阴阳”之内的二元论)有着明显的区别,不能相提并论。

两极哲理是在论说事物“阴阳”的变化,或说是从“前极”到“后极”之间的道理规则,上述“第三点”的几个例子在两极哲理里可称为“衍生后极”,但两极哲理在这方面着笔不多,“三点论”却有深入的分析,这是两极哲理可以借鉴之处。顺谈“衍生后极”它亦可说是辩证法所述的“否定之否定事物”,但在两极哲理里则是属于另一组新的“两极”而加以处理,所以其变化还是受到“两极”的基本“约束”。

假如把“衍生后极”一并考虑,两极哲理和“三点论”都是在谈论事物的连锁反应及其中的规则。“三点论”的“时空参变”也就是两极哲理所提及的“天窗”。“天窗”是什么?

凡事的发生及成败,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其中天时出现时,它的时间可长可短,这可长可短的时间就是“天窗”,也可以称为“时机”、“运气”、“机遇”。在这个“天窗”时刻去做你想要的事,都很容易成功。比如:在天体学上,假如要火箭飞离地球绕月,就只能在每月的某日的某三十分钟内发射,错过了火箭就难以完成任务;又如:要火箭飞离地球绕金星,也只能在每两年的某日某时发射,错过了火箭也难能完成任务。这“每月的某日的某三十分钟”和“每两年的某日某时”就分别是火箭绕月或绕金星的“天窗”了。以上天体学的“天窗”是能被计算出来的,但事物在变化的过程中何时才出现“天窗”,在两极哲理里只能预知,还不能准确算出来。关于这点,“三点论”似乎也有同样的遗憾。

再说回“三点论”里的“一、二、三”诸点,蛮人认为作者还可以进一步给它们做出更明确、范围更小的定义,如此,就不易出现归纳欠周、主观色彩过浓之嫌。


结语
两极哲理和“三点论”都是哲学,但有重叠和差别,能相辅相成。再看以下“道”的分类:

一、宇宙之始为道,即“太初有道”,太初就是无极,是宇宙的“原细胞”,由“阴阳”组成。二、真理为道,与宇宙同时存在,并适用于宇宙任何地方、任何有形、任何无形的事物的律法,谓之真理。如:无常律法、两极哲理皆是,见定义。真理亦是道理。三、道理:一种只适合某个族群,或某个事物,或某个时段,或只适合某个族群和时段的律法。如:“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规律”等等,都是道理。此类道理不一定适合任何时空与地方,故难免会“时对时错”。老子的“无为而为”也是道理,但主要是内修的道理。“天人合一”也是内修的道理,但它与“无为而为”是属于更高层次的道理。道理并不是真理。道理也有高低层次的不同。由上述可得,两极哲理是哲学,也是道理,还能归属真理类的哲学。“三点论”也自成一体,然而,个人觉得其各论述还处于道理,假如再经过学者不断梳理求证,去芜存菁,其真理必然光芒四射。

蛮人土语,直观直说,原谅说错。

瑞贤/10/10/2009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