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让历史和人民来评价李式治国

2015年03月30日




吴强
国会于3月26日召开特别会议向辞世的建国总理致敬,发言的12名议员及官委议员都肯定李光耀先生对新加坡的巨大贡献,也形容他是一位勤政爱民,拥有环球远见,有能力将艰难政策落实的杰出政治领袖。
我特别注意到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对李光耀的看法。有趣的是,1994年底国会正在辩论部长薪金白皮书时,李资政在演说中称赞刘程强,说他是一个好议员,把他的选区(后港区)照顾得很好。李资政还说在反对党议员中只有当刘程强讲话时他才会比较注意听。当时这个公开赞扬令不少人感到意外。记忆中,《联合早报》还特别打电话访问刘先生,他以“难以想象”来形容李资政对他赞赏。
星期四在国会特别会议上,刘程强赞扬李光耀是一位生于动荡年代的“非凡领袖”,不过他同时认为:“人民行动党的一党专政并非促使新加坡经济迅速发展的要素,许多新加坡人在建设国家的过程中为此付出代价。这也造成了建国总理李光耀在一些民众的心里成为具有争论性的人物。”
其实,大家都知道李先生从不讨好选民,也从不会为了选票和其他因素而在一些他坚持是对的政策上妥协。李先生治国的“硬道理”不但奠定了他在国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也赢得了举世的推崇。
从《李光耀80名言》书中的一些语录,我们可以看出李光耀坚持自己的信念理想,不怕外界批评。他为新加坡,一生都奉献上了,哪还会在乎人们的论断?1999年1月在回应《纽约时报》批评的时候,他说:“你说我是独裁者,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但那并不表示我就如你所说的,我在自由选举中能轻取对手,我还需要当独裁者吗?”(《李光耀80名言》25页)
至于刘程强谈到李先生所推行的政策“……应该还有人性和感性的考量,才能避免在实施政策时使一些人民受到伤害和积怨……”这一段话,相信一般民众和我一样有不同看法,觉得对李先生似乎有欠公允。
也许排在刘程强后面发言的沈颖议员,能提供一些不一样的视角。
沈颖指出:“双语政策,可能是李先生推行的无数政策中最前卫、最果断、也是最具争议性的。我们在国会内外为这个政策争辩过多次,相信以后也会继续辩下去。”
她接着说:“李先生决定以英语作为工作语言。可是,为了保存我们文化的根,李先生也坚持各族必须学习自己的母语。至于华族,李先生也提倡多讲华语,少说方言。对于一个语言使用复杂多元的年轻国家来说,这些要求是高难度的……要让一个人在平日语言使用上作出调整……简直难乎其难,从身份认同的观点来说更是锥心之痛……对于一个语言使用复杂多元却又渴望和平团结的年轻国家来说,这些要求也是必要的。”
这个具争议的政策的结果是:“双语政策为我们扩大了共同空间,打下了各族和睦沟通的基础”,新一代新加坡人“能在东西方语言、文化之间游刃有余。完全是拜双语政策所赐。”
新加坡之所以卓越,不是因为我们有讨好民众的政策,而在于李先生的择善固执。他不迎合潮流,不刻意取悦民众,目光坚定地朝着他认为对新加坡最有益的方向迈进。
从这几天国际间对李光耀先生执政治国的评论,还有超出估计、不畏烈日、排队数小时前往国会大厦,只为了见李先生最后一面、向他致敬的广大民众的反应来看,历史似乎已经对举世无双的李式治国做出了定论。


http://www.lee-philosophy.org/viewthread.php?tid=18652&extra=page%3D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