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理性的哲学定义

本帖最后由 张建民 于 2015-8-3 20:07 编辑

    理性的哲学定义: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依据认识思维产生的行为法则和意念知识进行各种活动的意志和能力,是哲学从人类的认识、思维和实践中发现出来的,主宰人类的认识思维和实践活动的主体事物。

    理性的哲学定义是哲学产生的关于理性事物的命题判断知识或真实的信念。哲学是以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为对象的认识思维活动。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是具有发现实体和产生知识这两种末体事物能力的本体事物。理性是哲学从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这个本体事物中和人类的实践活动这个客体事物中发现出来的主体事物。无处不在的主体事物是物体和事情、本质和现象、物质和运动的主宰者。物体和事情、本质和现象、物质和运动是主体事物的载体或表现形式。逻各斯、奴斯、智慧、真理、命运、灵魂、理性、人性、绝对、必然、规律、心灵、精神、意志是西方人表述主体事物经常使用的词语概念。天、命、纲、常、大、极、道、德、理、性、神、意、志、欲是中国人表述主体事物经常使用的词语概念。

人们在发现、界定和产生理性这个主体事物的认识活动中经常出现两种错误:一种是把理性和理性活动这两个事物误认为是同一个事物,另一种是把处在不同事物载体中的主体事物误认为是两种不同的事物。哲学在发现和克服这两个认识错误的基础上,从自然事物的发展变化和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中发现、界定和抽象出了主体事物,产生了丰富多彩的关于主体事物的命题判断知识。

    西方哲学中的理性概念源于古希腊语的逻各斯(λόγος)。据英国语义学家奥格登和理查兹考证,古希腊的赫拉克利特最早使用了逻各斯这个词。赫拉克利特认为:逻各斯是天地万物和人类共同具有的一种隐秘的智慧或理性,是统帅世间万物生灭变化的根据或规律,也是每个人进行生存活动的依据。根据哲学的用词习惯,逻各斯是自然事物和人类共同具有的主宰事物发展和人类活动的主体事物,智慧或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主宰人类各种活动的主体事物。古希腊的斯多葛学派认为:逻各斯包含内在的和外在的两个部分,内在的逻各斯是理性和本质,外在的逻各斯是传达理性和本质的言说。这种关于理性和言说都是逻各斯的观点抹杀了人类的理性能力和言说活动这两个事物的差别,包含着理性同言说(理性活动)是同一种事物的认识错误。斯多葛学派的代表人物芝诺认为:理性是神的属性和人的本性。古希腊的阿那科萨哥拉指出:物的‘种子’是存在物的‘始基’,人的感官只能认识具体的事物,唯有‘理性’是揭示‘始基’的可靠工具。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指出:人人都有潜在的德性,只有理性才能使个人潜在的德性实现出来,成为现实的德性或善。阿那科萨哥拉所说的‘理性’是指人类揭示‘始基’的活动所依据的认识法则或主体事物,苏格拉底所说的理性是指人脑产生德性、善这类意念知识的认识思维活动或本体事物。

    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说:求知是人类的本性;人是理性动物;人的德性源于理性功能的卓越展示。注释〈1〉求知是人类获取知识的理性认识活动,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依据法则进行认识思维和实践活动的能力或功能。理性功能的展示是人脑产生德性意念知识的理性思维活动。亚里士多德的话语不但混淆了人类的认识活动和人类的理性认识能力这两个不同的事物,而且也混淆了理性功能的展示或作为德性之源的思维活动和理性功能这两个不同的事物。亚里士多德说:“在理性的部分中,我们把一部分称为认知的,把另一部分称为推算的,推算和考虑是一回事。”。注释〈2〉亚里士多德在指出人是理性的动物,理性是一种功能的同时,用‘认知’和‘推算’这两个表述理性认识活动的动词表述理性功能的两个组成部分,混淆了理性功能和理性活动这两个不同的实体事物。

    同基督耶稣生活在同一时代的亚历山大城的裴洛认为,希腊文化和犹太基督教文化同根异枝,希腊文化中的‘逻各斯’和犹太基督教文化中的‘道’是同一个事物。约翰福音开头就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在希腊语圣经中就是逻各斯(logos)。希伯来圣经塔纳赫中说:上帝有无上的智慧,以言辞创造世界。裴洛说:逻各斯是上帝创造世界的工具,是人和上帝交通的中介;上帝的言说是世界万物的起源,正如旧约圣经所说,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裴洛对上帝的言说和上帝的智慧进行了区分,他把上帝的言说解读为具有创造世界能力的理性活动,把逻各斯、道或智慧解读或界定为上帝创造世界的理性能力。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很重视古希腊哲学中的‘逻各斯’概念,他将逻各斯主要解释为理性或绝对精神。后来的一些哲学史家也跟从了他的说法。

    西方近代的唯理论哲学认为:理性是知识的来源,只有理性才是可信赖的。西方近代的经验论哲学认为:经验是知识的来源,只有经验才是可以信赖的。我在认真研究了西方近代的认识论哲学后发现,唯理论者所说的作为知识的来源和标准的理性不是指人类的认识能力,而是指人类的理性推理认识活动。经验论者所说的作为知识来源和标准的经验也不是指人类的认识能力,而是指人类的经验归纳认识活动。唯理论和经验论都共同认为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是知识的来源和标准。唯理论和经验论的对立和争论是人们混淆了理性能力和理性活动这两个不同的事物,违规使用理性概念造成的混乱现象,唯理论和经验论在实质上不是对立的而是完全统一的。根据哲学的常识,一切知识都来源于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而不是来源于人类的认识能力或人类的理性。

    西方国家的十七和十八世纪被历史学家称作理性的时代或启蒙的时代。启蒙一词的原意是使蒙蔽开启或去除蒙蔽。启蒙作为反对教会权威和宗教正统、推崇人性尊严和科学精神的思想潮流和社会运动,它的旗帜上写着‘理性’两个大字。苏格兰的哲学家、启蒙运动的重要人物大卫·休谟在《人性论》中说:“人性是一切科学的首都或心脏,研究人性是哲学获得成功的唯一途径;任何重要问题的解决关键,无不包含在关于人性的科学中间,在我们没有熟悉这门科学之前,任何问题都不能得到确实地解决。”注释〈3〉休谟在《人类理解研究》中说:“对人心的各种活动进行分类和识别具有重大的意义和价值,好的哲学可以发现人心的活动是受什么秘密的机栝或原则所促动的。我们纵然只能贡献出一幅心理的地图来,只能把人心的个别部分和能力描绘出来而不能再前进一步,那至少也有几分使我们满意了。这种科学逾明了,而一切自命有学问懂哲学的人们如果不知道它,那他们就逾可鄙了。注释〈4〉休谟的《人类理解研究》是《人性论》第一卷‘论知性’的精编版本,它同约翰·洛克的《人类理解论》具有承继关系。洛克著作中的‘理解’一词是指具有对象和结果的人类认识活动。休谟在《人类理解研究》中用‘理解’一词完全取代了《人性论》中使用了七十八次的‘知性’一词,这时的休谟已经认为理解和知性这两个词都是指人心的活动,用‘理解’一词比用‘知性’一词能够更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休谟虽然把人性和人心的活动都作为哲学研究的对象,把描绘出人心的个别部分和能力作为自己的心愿,对人心的活动进行了分类,但是却没有把人心的能力同人心的活动这两个事物严格地区分开来,他所言说的人性和知性是人心的能力和人心的活动这两种事物的混合体。

    德国的哲学家康德认为: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依据认识的先天形式、先验范畴和道德律进行获取认识法则和欲求知识活动的认识能力。纯粹理性和实践理性是理性的两种具体存在形式。先天形式、先验范畴和先天理念是理性所包含的知识要素,知识要素同理性认识能力是两种具有关联的不同事物。意志是一种人类根据规律的概念而自己决定自己行动的能力。意志是一种实践理性,实践理性和意志是同一种事物。康德还认为:理性是具有对象、范围、法则、提供法则的能力和知识结果的人类认识活动。理性(理性活动)和意志是两种不同的事物,理性(理性活动)能够决定意志。康德在发现理性事物和获取理性事物知识的哲学活动中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没有把理性同理性活动这两个事物严格地区分开来,把理性活动误认为是理性。另一个是把理性认识能力和先天的知识要素误认为是两个不同的事物。

    西方近代哲学中的理性主义者和非理性主义者认为理性和意志是两个不同的事物,他们围绕着理性和意志的关系这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论。非理性主义者认为:意志是人的本质也是世界的本质,意志决定理性,理性是意志的工具。叔本华认为意志是第一性的或最原始的,理性认识只是后来附加的,作为意志现象的工具而隶属于意志的现象。理性主义者认为:理性是人的本质,理性决定意志。黑格尔指出:如果我们没有理性就不可能有意志。理性是意志的来源、本体或母亲。

    我经过认真研究后发现,西方哲学所说的理性和意志的对立实际上是理性活动同理性能力的对立,而不是理性能力同意志或意念知识的对立。不论是理性主义者所说的决定意志的理性,还是非理性主义者所说的被意志决定的理性都是指人的理性认识活动,而不是指人类的理性认识能力。理性主义者关于理性决定意识的话语,具有意志来源于人类的理性认识思维活动,理性认识思维活动是产生行为意志的母亲,行为意志或意念知识是理性思维活动产生的子女的含义。非理性主义者关于“意志是世界和人的共同本质,意志决定理性”的话语,具有规律、习惯、倾向、意志和法则具有主宰或统帅人类的认识、思维和实践或理性活动的含义。理性主义和非理性主义的对立是因为对立的双方没有把理性认识能力同理性认识活动这两个事物严格地区分开来,把人类的理性认识活动错误地称呼为是理性造成的。我们只要把理性同理性活动这两个不同的事物严格地区分开来,就可以彻底地消除唯理论和意志论对立的思想认识根源,就可以发现理性和意志是同一个主体事物,就可以知道理性能力或意志同理性活动是两个不同的事物,就可以把唯理论哲学和意志论哲学完美地统一起来。

    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先秦时期,中国人就从物体和事情、存在和运动、本质和现象中发现出了主体事物,产生了许多关于主体事物的概念知识和思想理论。天、命、纲、常、大、极、道、德、理、性、神、意是中国古代人表述主体事物经常使用的词语概念。生活在春秋战国时期的老子在《道德经》中发现、界定和产生了两个具有不同含义的‘道’,一个是存在于天地万物之外、具有发现和产生天地万物能力的本体之道,另一个是存在于天地万物之中、具有主宰天地万物的存在和变化能力的主体之道。老子在《道德经》中还发现、界定和产生了‘德’这个具有主宰事物发展和人类行为能力的主体事物。老子在《道德经·第五十五章》曰:“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的语句。这句话翻译成现代语:植物壮盛到了极点就必然衰老,逐渐衰老的植物被称为不合规律之物。不符合规律的植物就会在短时间内结束生命。老子这句话中言说的‘道’是存在于事物变化之中的,主宰事物变化的规律之道或主体之道。东郭子向庄子问道: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东郭子曰:期而后可。庄子曰:在蝼蚁。曰:何其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庄子所说‘道’不是存在于天地万物之外的,具有发现和创造万物能力的‘本体之道’,而是存在于天地万物之中的,决定物体的存在形式和发展变化的‘主体之道’。

    中国宋明时期的程朱理学对主体事物的研究达到了很高的知识水平。当时的哲学家们围绕着理、气、心三者何谓根本事物展开了激烈地争论。主气者认为气是万物的根本,万物统一于气(客体事物)。主理者认为理是万物的根本,万物统一于理(主体事物)。主心者认为心(认识)是万物的根本,万物统一于心(本体事物)。程颢和程颐构建了以‘理’为中心概念的理学(道学)知识体系,指出了理是万物和人类的本质、主宰或根据,理是事物的所以然。程颐说:“天下物皆可以理照,有物必有则,一物须有一理。”注释〈5〉 程颐在《答杨时书》和《遗书》中阐述了‘理一分殊’思想观点。他认为理、命、心和性是分别存在于不同事物载体中的主体事物。“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心意)、其实一也。”注释〈6〉 朱熹援引儒学的月映万川之喻、阐述了理一分殊的思想理论。物之理和人之理是同一个理,分殊的万物和个人都包含或分有同一个理。朱熹发现并指出了心(认识)与性(理)是两个事物,心与性二者不能分离,离心无性、离性无心的客观事实。

    明朝理学家罗钦顺指出,心与性是两个很难阐明的事物,心是人的知觉活动或神明作用,性是人的行为法则或生活定理。心与性两者具有密切的关联,性在心中。性是心的组成要素或一般规定。他说“盖心性至为难明,是以多误”;“心者人之神明,性者人之生理。”;“谓之两物又非两物,谓之一物又非一物。除却心即无性,除却性既无心;惟就一物中分判得两物出来,方可谓之知性。”注释:〈7〉他赞同二程和朱熹关于‘性即理’的思想观点,认为心具有道心和人心两种存在形式,“道心性也,人心情也,心一也,而两言之者,动静之分,体用之别也。”注释:〈8

    明末清初时期的哲学家方以智提出了事物一元论的哲学世界观,提出了心(认识)是具有发现和产生客体事物和主体事物能力的本体事物,客体和主体是来源于‘心’这个本体事物的末体事物的思想观点,构建了以相辅相成的气一元论和心一元论作为基本内容的哲学思想理论。方以智认为天地万物都是气的存在和表现形式,理在气中,理是气具有的法则或规律。他说:“圣人合虚实神形而表其气中之理。、、、、、、彼离气执理,与扫物尊心皆病也。理依心知,知与理来,因物则而后交格以是,岂能离气之质耶?”《物理小识·卷一》方以智在《物理小识》中说:“盈天地间皆物也,、、、、、、器固物也,心一物也。”《物理小识·自序》;“天地一物也,心一物也,惟心(认识)能通天地万物,知其原,即尽其性矣。”《物理小识·总论》方以智在他晚年写作的《东西均》中反复强调了“离物无心(认识),离心(认识)无物”的哲学命题。他说“世无非物,物因心(认识)生。”《东西均·尽心篇》方以智认为心(认识)是世界的究竟本源,心是最根本的事物。他说:“通言之,则偏满者性,即偏满者心,未有天地,先有此心。”;《译诸名》“心大于天地,一切因心生者,谓此所以然者也。谓之心者,公心也,人与万物俱在此公心中。”《象数篇》

    理性同理性认识活动是两种不同的事物,理性是名词表述和界定的物体,理性认识活动是动词表述和界定的事情。理性和意志这两个词语表述的对象是同一个事物。首先,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依据法则进行认识、思维和实践活动的能力,意志也是人类具有的依据法则进行认识、思维和实践活动的能力。一个人掌握的意念知识、认识原理和行为法则越多,他具有的认识、思维和实践的理性能力就越强。其次,意志或意念知识既是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产生的结果,也是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得以发生和进行的必要条件。人类的理性能力既是人类的认识思维活动产生的结果,也是人类的认识、思维和实践活动得以发生和进行的必要条件。第三,心灵的先天认识形式和先验范畴同心灵的纯粹理性能力是同一个事物。先天理念、心中的道德律、行为意志同实践理性能力是同一个事物。

    人类的理性作为主体事物有两种存在形式:认识理性和思维理性。什么是认识理性?认识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依据所获得的认识原理进行认识活动的意志和能力,是哲学从人类获取实体事物概念知识的认识活动中发现和抽取出来的,对人的认识活动具有主导作用和工具价值的主体事物。感性、知性、悟性、科学理性、认知理性、工具理性、理论理性、思辨理性、纯粹理性都从属于认识理性。什么是思维理性?思维理性是人类具有的依据所获得的价值原理和行为法则进行思维和实践活动的意志和能力,是哲学从人类发现价值实体和产生意念知识的思维活动中发现和抽取出来的,对人类的思维和实践活动具有主导作用和工具价值的主体事物。实践智慧、实践理性、价值理性、推算理性和选择理性都从属于思维理性。

    注释(参考文献):

1、《亚里士多德全集》(形而上学卷)苗立田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2、《亚里士多德选集》(伦理学卷·马格尼科伦理学)苗立田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3〔英〕休谟著 关文运译《人性论》第1页,商务印书馆,1983年版。

4〔英〕休谟著 关文运译《人类理解研究》第一章 第五页。

5、程颐 著《河南程氏遗书》卷十八清光绪18年(1892年)传经堂刻本

6、程颐 著《河南程氏遗书》卷十八清光绪18年(1892年)传经堂刻本

7罗钦顺 著《困知记》下卷 中华书局出版

8罗钦顺 著《困知记》上卷 中华书局出








新哲学的风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