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在国际东西方研究学会首届年会上的发言

在国际东西方研究学会首届年会上的发言

中国大陆
俞 明 三

2012年8月12日于“南通安惠国际会议中心”

各位中外专家学者,各位国际友人:

首先感谢你们送教上门,象清华大学国学院院长陈来教授、香港城市大学张隆溪教授、美国得克萨斯大学陈勋武教授、美国加州理工大学丁子江教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李晨阳教授、加拿大西门菲沙大学Wallsjan教授等几十名国际知名专家学者光临南通,是我们请都难以请来的贵客。我作为南通本地唯一的南通哲学会代表向你们表示由衷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

大家对东西方各个方面的研究,政治的、哲学的、社会的等等都很有深度,但又是众说纷纭。

我们创建的函家哲学思想,指出“一切都有合理之时”,“一切都是时间函数” 。对于东西方的关系与互动,方法也好,内容也好,也就是看时间函数的变化。人们常说“与时俱进”也就是这个意思。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路程=速度×时间,当速度一定时,路程就随时间而变化。因此路程就是时间的函数,速度×时间则是函数式。我们现在的开会就是按时间而进行各种程序变化的。世界的一切都在变化,都是对应于时间的,对应于年月日时分秒的。从时间概念的源起,我们可以知道,年、月、日这些时间单位就是指天体运行变化过程的周期。

与时俱进,可持续发展观,识时务者为俊杰等等都是强调事物变化与时间变化相对应的思想。

总之,一切都是时间的函数。东西方的互动,东方的整体思维,西方的分析思维;东方的权力至上思想,西方的的上帝至上的思想;东方人之初性本善思想,西方原罪的性本恶思想,等等,实际上都有合理之时。函家哲学指出,“百花齐放应时者鲜,百家争鸣适时者盛”。东西方之争就象唯物唯心之争一样,是无法说出其上下之分的。函家哲学认为,唯物的物论、唯心的心论,都有可适用之时,也都有不可适用之时。信仰唯物主义的毛泽东就说过,他有时是最大的唯心主义者。函学则是“时论者”,时论超越物论、心论,统一物论、心论。

我们研究东西方的关系与互动,专家教授们实际上也都看出时间函数的本质问题。这就是所说的“势”的问题。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谁抓住了时势,谁就是东西方互动时代的代表,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时就是时间,这务就是函数式。时间表示“变”,函数式表示各种变的结果。谁认识了时间,谁掌握了时间函数式,谁就能把握时代的脉搏,把握时代发展的大方向。

一切都会变,不能阻止其不变。但可以发挥人的主观因素改变条件,改变环境,改变时间函数式,使变化快一些或慢一些,或好一些或差一些,这就是变的方向和速度通过人的努力是可以改变的,所谓“力挽狂澜”因而就能成为现实。

同样,对于东西方的互动,我们只要审时度势正确,我们是可以通过人为努力促进其良性发展的。谁能适时、应时作出努力,谁就能成为这个潮流的推波助澜者,显现出英雄的本色!

函家哲学的思想是一个思想体系,它在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诸方面都有涉及,本身就是“东方太极阴阳思想”与“西方过程函数思想”的融和;是东方整体形象思维与西方分析抽象思维的融和;是分析“代数式思维”与图形“几何式思维”的融和;是解析几何式的有机统一型“函数式思维”。应该说“函学”的确是东西方思维的一个较好的结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博导陈中立老教授指出“这是一个难得的创新体系”,陕西省哲学会马建勋理事叹曰“函家哲学,横空出世,必将照亮整个世界!”,南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博士顾玉平院长指出它是“一个引发哲源新思考的佳作”。

函家哲学的问世,也是中国大陆民间哲学蓬勃发展的结果。

正象著名学者北师大严春友教授指出的那样:“在我国,除了大批的专业学者以外,还有数量不少的业余学者,仅我认识的就达数十人。他们的学术钻研精神,令人敬佩,因为他们大多数是在生活相当艰难的情况下进行研究的,而且还常常遭到周围人们的冷嘲热讽,但他们矢志不渝,以坚韧的毅力追求着自己的的学术梦想。因此,与专业的学者比起来,他们的这种精神更值得钦佩,他们从事学术研究纯粹是出自内心的爱好,而不是出于职业的需要”。“最成功的业余学者,当数刘大均、张颖清和何中华。这三位都没有上过大学,但最后都在大学里当了教授,进入了主流学术界。”(见严春友:“我所认识的业余学者”一文

函家哲学只是众多民间哲学思想中的一脉。目前函家哲学虽然还没有完全进入主流学术界,但也渐渐获得了主流哲学界的赞同。函学《三点论》曾获得过南通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函学纲要简编》得到了体制内学者的好评。

中国大陆民间哲学原先发生在个人书房,后来走向网络,现在又开始从网络虚拟走向了社会现实。

去年12月,我们率先在南通如东召开了“六省一市”民间哲学爱好者携带自己思想互相切磋的“函学研讨会”;

今年三月又在北京中国学术论坛与陈加映、赵汀阳二位著名哲学家进行了对话活动;

今年五月份又组织了一次来自23个省市自治区的民哲论文评比;

六月份又组建了“中国民间哲学学会筹委会”作为全国民间哲人活动的平台;

前两天,又有民间哲人组织“游学会所”活动。

现在“国际东西方研究会”的“首届年会”又放在中国大陆的南通进行,真是一种机缘朽合。它预示着中国大陆民间哲学遇到了千载难逢的萌发之机,此时不发,又更待何时?!

其中以东西方思想融和为特征的函家哲学,在民哲大潮中蓬勃兴起,昭示着东西方研究必将有一个惊人的大发展!

各位中外专家学者,让我们识时、懂时,驾驭时势而进吧!东西方思想融和的大发展,美好的明天就在前面!

发言不当之处,请指正,谢谢大家!

(此文是国际东西方研究会会长丁子江教授之约稿,由会上发言稿补充修改而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