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3月21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31|回复: 0

(五)西洋政治乱中国(四)西藏圣火为民民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15 15: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2008 年5 月10 日。回顾我过去写的文章,其中《 西洋政治乱中国(一)》 一文俨然被相关的政治网站及机构视为政治学生必读文章,成了教材,令我有些意外。其它方面,有的文章里的一些建议与想法也和改革蜕变中的中国不谋而合,这更让我觉得付出有价,如:思想解放、调整出口税、摒弃“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等。这篇文章要写的是:


圣火与北京奥运

从圣火的传递在许多西方国家及其盟国受到阻扰可看出,有的西方人士并不希望中国事事顺利,因此有关单局说西方国家早就策划好,想借这次奥运会让北京出丑,不无道理。圣火传递过后,中国有得有失,得的是团结了国内外人民和海外华人,及得知了“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潜在的杀伤力;失的是中国五六千年的古老文明,如今却不敌于只有两三百年的西方的“人权、自由与民主” 这类的新文明。古今中外,欲成为超级大国,除了要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之外,还要有超新的人文思想,才能统领世界,这是我从过去诸多超级大国的起落所得的结论。美国提出了“人权、自由与民主”的新人文之后,就逐渐统领世界,如今已成为超级大国。假如中国想成为超级大国并超越美国,她有什么新的文明武器可亮呢?

2008 年奥运期间,北京除了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国的人口之外,还有世界上更多国家的人民看着北京,所以到时候北京就是世界、世界就是北京,届时是危机也是机遇,更是自我蜕变及让外人认识中国的好机会。奥运期间,场外没有突发性游行示威是意外,场内没有拒领奖牌和示威,更是意外。这些举动最终会转化为情绪冲击着每一个中国人,所以每个中国人都必须懂得走出情绪(参阅两极哲理的文章《 走出情绪》 ),以平常心对待任何突发事件,让“善性前极带来善性后极”,这是两极哲理的基本义理。

任何国家都要受到国际管理。奥运期间各种突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所以我想,只要中国领导人及国民能以平常心迎待,让“善性前极带来善性后极”,把所有对中国不友善的国内外人士的行为举止视为国际管理(国际管理可视为“人民管理政府”的延伸)的一部分,如此思想解放,也能扭转劣势,做得好的话,还能产生“保罗现象”。(圣人保罗生前反耶稣基督,杀害了不少基督教徒,但受到耶稣的的感化,成了忠诚的基督教徒,立了不少功劳,最后还为基督教牺牲。)对这些国际管理人士或团体发出的不同声音,我建议中国政府不妨颁发另类奖状来婉转告知并谢谢他们的声音已被听到了,借此让他们知道其善意的建议会被接受和考虑。如此做法不仅可以消减对方的敌意,还能出奇制胜,长远来说,这或许能减少类似事件的发生。


“还西藏自由”( “Free Tibet” )

先说点理论,西藏分裂到底处在哪个阶段?以“事物自然变化的法则”来分析,子体西藏还在母体中国之内,但却以面的状态移动,尚未形成立体状态。然而,子体西藏本身又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母体,西藏流亡政府如今已有立体雏形,但还藏身于西藏母体之内;故:此刻其母体(西藏)消亡其子体(流亡政府)也会消亡,西藏母体是指达赖喇嘛。不过,子体流亡政府此刻已能从外界吸取“营养”,若继续停留在如此变化状态,西藏流亡政府可能变成独立个体。所以,假如目前能处理好达赖喇嘛,西藏分裂的可能性不高。而要如何处理好达赖喇嘛,靠的却是智慧和创意,也许还有两极哲理的“善性前极带来善性后极”义理了。

顺笔一提,西方人士之所以爱为西藏“打抱不平” , 主因我想是他们对达赖喇嘛和喇嘛教的好奇敬畏所至,所以要“击退”这些支持者,需用孔明般的智慧策略不可。要做到我说的,说难也不难,说易也不易,但只要思想能解放就行,创意就能帮助你。

“Free Tibet”是中国敌对份子爱喊的口号,但我却认为这口号有双重意思,其中有个是有利中国的意义。西藏除了有中国13 亿人民看着或管着,还另有世界60 亿人看着、说着、管着;然而,绝大部分的人都没到过西藏,更不知实际情况,但却跟随他人高谈阔论、指手画脚,要西藏跟着他们的主张。所以我说,西藏太不自由,大家要“还西藏自由” ( “Free Tibet” )。

  台湾的民进党很会喊出许多伟大的口号和理想,国民党起先不予跟随,结果屡战屡败,直到马英九团队跟着民进党喊类似的口号理想后,终于把以喊口号理想起家的民进党给打得一败涂地,重获政权。这个实例在说明“两极”不仅能互相转换,也说明很多事情是没有所谓对错的答案的。西藏应该由有关各方去处理,而不是全世界的人,我们要归还西藏的自由。

西藏的确受到太多人在管,中国应该和大家一起喊“还西藏自由”( “Free Tibet” ) ,我肯定错不了。


“为民民主”vs “普选民主”

为什么中国非走具有自己特色的民主不可呢?让我重复我写的文章《 续:文明之战与中国之未来文明》 里头的答案:

“中国为什么须要自己特色的政体呢?接下来的比喻,也许就是答案。美国是民主政体实践得最成功的先驱国家,假如把民主政体比喻为基督教或佛教,那么,美国可谓是基督教的耶稣或佛教的释伽牟尼了。事实告诉我们,2000 年来,无论世人怎样用功地学耶稣的“道”或释伽牟尼的“法” ,或学得再好,也无法超越耶稣或释伽牟尼。最糟的是,有许许多多的人,道法学不成,却学成怪胎,成了邪教;这种事情,东西方都经常发生。换言之,假如中国学走普选民主政体成功的话,也难超越美国(及许多西方国家);但失败而变成怪胎的话,可能会像一些国家一样,人民为了自己的种族、信仰、区域、利益等,而忙着互相攻击打杀,国家也会变得四分五裂。也许你不喜欢这个比喻,但我要说的是,中国学走普选民主政体再好也不会是最好,而且危险性极大,可能会像前苏联及从前的一些东欧共产国家一样,他们学走普选民主政体的结果,是造成国家分裂,或大部分的人民生活不比以前好。”

民主主义最初始于约250 前的美国,当时的交通工具只有马车,媒体只有手印的报纸,交通和信息都极为落伍,故此,随之提倡的几年一次的普选,也很适合当时的政治生态,那时代我谓之“普选民主”时代。“普选民主”流行至今两百多年,随着网络时代和手机时代的突然到来,它会是转型的时候了,这也符合两极哲理及其“事物自然变化的法则”。个人认为,“普选民主”的转型后会是“为民民主”。“为民民主”除了具有“政府管理人民、人民管理政府”的特色之外,另一大特点是:“人民将通过网络世界管理政府” ,这是“普选民主”所做不到的。在这种管理方式之下,“普选民主”的几年才重选政要似乎太慢了点,假如有哪个政要政绩劣极(如台湾的陈水扁),政府或人民就只能等上几年后才能换新人,届时或许已经太迟了。“为民民主”要求做到劣绩政要马上下台,如此能避免让人民需等上几年而受苦受罪,故此,普选已非非要不可。中国假如能做到所述的,就真正做到“走具有自己特色的政体”。中国行吗?

假如中国想要成为超级大国,也要有一个超前的政体,这个政体或许就是“为民民主”政体。假如您是中国国民,愿意出份力协助中国成为超级大国吗?


(注:“为民民主政体”也简称“为民政体”)


12/5/200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3-21 21:40 , Processed in 0.03085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