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6月25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82|回复: 0

西洋政治乱中国(十):含有一种未知,却又带有一种美好未来的“发展中的中国特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2 20: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2011712日,开篇先说点玄的话题。话说从我们发明的“物体衰亡方程式”和“衰亡年谱”推算出中共能治理中国240年之久,但在2022年会有一大劫数(见文章“物体衰亡方程式和衰亡年谱” http://www.lee-philosophy.org/viewthread.php?tid=3756&extra=page%3D1
);然而,今年初在北非和中东国家发生了连串“茉莉花革命”搞垮了多个国家的政权之后,让我们也一度怀疑有近似情形的中共政府,是否会如我们猜测的能执政240年?2022年又会有什么劫数呢?


从两极哲理的角度来说,任何事情的发生机率是5050,但“事物自然变化法则”(http://www.lee-philosophy.org/viewthread.php?tid=74&extra=page%3D1
)却告诉我们,任何变化都与表里“正负能量”的变化有关,当里面的“负能量”超过表面的“正能量”时,事物就开始发生变化,由里面变成表面。以埃及为例,穆巴拉政府过去所做所为所累积的表面“正能量”(这里是指他被人民支持的力量)还是低于人民长期不满所累积的“负能量”,结果就演变成目前的政治局势。我们分析中国政治生态所得的结果是,虽然中国社会目前存在许多如:贪腐、暴政(如城管)、户籍不平等、就业压力、通胀危机、天灾频繁、人祸不断、民生落后和人口老化等等问题,但这些问题所产生的“负能量”在被中共政府为百姓服务所产生的“正能量”消化之后,仍有剩余;套句老说,目前的中国共产党还无法被取代,这也许就是她会有240年的寿命的原因。那么,2022年的大劫数从何而来呢?这就成了我们过去几个月来研究的方向。


虽然猜测中的中共会有240年的寿命,但往往除了命、运之外,还有时、数的表征决定结果,假如猜测中的2022年大劫数搞不定,也许中共在这年就会“夭折”。抱着寻找2022年会发生什么“大事”的心态,我们好奇地“观天象、理人文”,到处寻找蛛丝马迹,包括FaceBook 和微博。

微博特别火红,热闹的时候每秒能出现多个帖子,主要是来自中国国内的网民,在我们关注的近2000人群中包括记者、主播、艺人、作家、媒体从业员、律师、公安、人大委员等等,都是高知识分子。许多被我们关注的人的粉丝人数都能过万,几十万粉丝的人也很多,百万粉丝以上的也不少,见过最多粉丝纪录是400多万人,也就是说,他发一帖就会有400多万人看到,这真是个有影响力又可观的数目字。

微博有其存在的贡献和必要。它除了能揭发社会弊端之外,还有很多健康和很有价值的及时信息,有的帖子也很有趣味和知识性,读来不乏裨益,也有的似乎在痛诉陈年冤情,看了令人沉重。微博也存在不少负面的问题,最常出现的怪现象是:不理性的转发、不理性的支持弱势、不尊重司法的判决、不断挑战道德底线、不信任政府、内容喜欢挑起民愤、贴上疑似造谣或不实的内容,等等。许多博主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喜欢贴上或转发与政府对着干或不利政府的负面内容,希望借此标榜自我道德高度,或增加知名度。当怪现象的帖子多了就会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但却很少人出来加以指正或澄清,因此助长了在微博引起仇富、仇官、仇共和仇政府的网络情绪。也因为帖子的不理性或有问题,结果经常被管理员给删了,又引起网民的不满,认为没有言论自由。微博散发出当前中国正在交织着的各种社会次序和道德的紊乱,这种紊乱是来自庞大人民之间的素质差异,一不留心,网民就会上一小部分顶尖聪明的人的当或被他们利用;但话又说回来,再过一些日子的适应,适者生存之后,中国人的智能和免疫力将会大大提高,也许就会百毒不侵了,接受这种紊乱为常态。从两极哲理的角度来说,两极是静态,事物从前极演变到后极的过程是动态,而中国目前出现的各种紊乱,就是这种动态。所以本文取名“发展中的中国特色”,含有一种未知,却又带有一种美好的未来。

FaceBook里,对中国国内政治课题有兴趣的网民特别多,但主要是来自海外的中国人、台湾人和香港人,“越墙”而来的大陆网民及来自其他国家的华人不多。但是,在FaceBook上成立的“政党”却特别多,但多数以反中国政府为主调,不少的还强调要以暴力革命来推翻现政,这也反映了不少“野蛮”中国人只考虑如何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顾及普通百姓的生命财产的可怕和自私思想。总而言之,没良知的死硬敌对分子希望借FaceBook以蕴性手法来煽动网民仇官、仇政府的目的,再而希望制造中国社会不安并引发人民起来造反滋事,借以达到“由下而上”的革命来推翻政府。有点良知的反政府分子认为“由下而上”或“由上而下”来改革政府既不可能也成本高,“由中而现”就成了最佳选择,不仅风险低又成功的机率高。所谓“从中而现”就是号召那些对中国贪腐与社会不满而想要改革的热血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潜伏,等1020年后老的党员退下之后,就是他们改革中国社会的时代。值得一提的是,有如此想法的都是高知识分子。话又说回来,在网上活动的中国人并不多,但他们的各种想法也会很容易的散播传染到国内,这只是迟早的问题。

这些迹象,似乎在提醒我们1020年后,中国的政治若有重大事变,来自共产党的突变的可能性极高,而我们所猜测的2022年大劫数,会不会也是出自共产党内部呢?就让我们耐心以待吧!话又说回来,我们更希望这个大劫数所造成的伤害会降至最低点,要做到这一善极,要诀是“善性前极会带来善性后极”。


随想
台湾总统大选:2012年台湾总统大选,如果蔡英文赢了,对台湾来说,是一件坏事,但对大陆来说,并非完全是件坏事,因为中国人民的共同敌人现在越来越少,有了蔡英文出来炒热台独,可以转移中国人民的注意力。

治理城管:城管有它存在的功能与价值,但名誉和形象却很差。摆摊是那些穷苦但善良公民的求生之路,也许也是未来的企业家的摇篮,所以欲弃而不能。解决非法摊贩与城管之间的矛盾,或许可以考虑“有条件开放”,譬如:摊位大小只限定能被一个人提携的箱子或篮子、摊贩须年过40岁或体残的公民、被裁退的工人、必须维持基本卫生、不得污染环境、不能阻碍人行和交通、不能在哪些地方或哪段时间摆摊,等等。更重要的是,城管要有人问责,理想的对象是公安局局长,因为此人熟悉法律和当地环境,又有人力摆平动武的不法城管或摊贩。

治理上访:上访是中国古老但又不健康的政治文化,可叹法治建设了这么多年仍旧挥而不去。既然如此,不妨考虑把它当成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非彻底处理每个上访不可。据知,不少上访直接和钱财有关,另有一部分上访也能用金钱赔偿处理,其余的也可利用或设法利用金钱补偿解决。所以,只要设定好规则,上访的负面新闻应该会大减。譬如:模仿类似汽车保险制,先成立一个“全国上访保险基金”,由各市省根据人口比率和上访次数制定每年缴交保费,越多上访、越多赔偿的市省交的保费越多。上访规则如:预约(如:上网预约等)、言明哪些案件能被接受、上访者须先通过辅导员面试、最高的赔偿额是N数、必须接受这是最终的判决 、必需进行体检,等等。最重要的,一定要善待每个上访者,还要有很强的辅导队伍和工作队伍来根据个案进行心理辅导和妥善处理。

治理贪腐:前文提到,治理贪腐可找洋专家,记得是金发碧眼的洋专家团队,才会有效。详文见:
http://www.lee-philosophy.org/viewthread.php?tid=5355&extra=page%3D1


更换“和谐”:有人开始建议更换“和谐”运动,认为已经用的太久,有点过时而应该改为别的如“公正社会”之类的国民认同。我们认为没有必要,因为和谐就是国泰民安的祥瑞之气,没有什么比和谐来得更和谐的。它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不需要的时候藏而不提,但还是很和谐。

“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现在最流行、最受欢迎的文明,也是中国政府最难挡的箭。不过,万务有定时,它将随着美国的衰弱而失宠,但可要耐心等一些日子让美国软着陆。

利比亚内战是反面教材:利比亚内战是反面教材,不满中国的有良知国人看了应该懂得反思。

我们重看了在10年前写的文章“续:文明之战与中国的未来文明”(  http://www.lee-philosophy.org/viewthread.php?tid=85&extra=page%3D1
),觉得里头提及的走中国特色的政体所需要的许多“组件”和“配件”,有的已经“安装”,有的正在“安装”,再评估目前的国际政治局势,美国作为世界超强但其国力已出现走下坡的迹象,因此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式民主政体也会伴随美国没落而沉寂。中国是否能真正走出自己特色的政体及能不能成为超强呢?这个答案在该文章提到,是要看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否能维持最少4%2020年而定。事实是否如此,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5/7/2011
两极哲理团队

---------------------------
附录文章:


“民政监督”
经过这次尘埃落定的新加坡大选和北非中东激烈动荡的政局之后,我的思维也由起伏转向冷静而沉淀。我还是认为我以前提出的“人民管理(监督)政府、政府管理(监督)人民”的5层次的理论在新加坡还是可行的,故此重贴让施政者参考:


[《为民政体》的一大特色是:“人民管理(监督)政府、政府管理(监督)人民”。一个“反人民”的政府从本质上来说是非法的。人类文明发展到21世纪,通观全球,人们对政府的“管理”(监督)大致可以归纳为两种:以“选举”为核心的组建政府的权力,和各种形式的参政议政权力。把“为民政体”抽丝剥茧,有以下5个层次:



1层次:属于初级单向管理(监督)形式,就是政府为主体,人民作为客体。管理(监督)的体系是倾斜的,政府那头重。
主体的管理(监督)职能很低级,被作为客体的人民的一般政治反弹活动所牵制,这种牵制属于“人民管理(监督)政府”,如:示威、游行、抗议这类“濒危”、“涉暴力”活动等等,国家的稳定局面受到挑战,乱象丛生。

2层次:属于初级双向管理(监督)形式,就是政府、人民两个都作为主体,具有基础层面的互动。管理(监督)体系实现一定范围内的平衡。
其特点是在前面“第1层次”之上出现了“对话与交流”的个别形态,譬如一些形式的广开言路、采纳建议,政府了解民情的对话、改善民生的对话等等。较为妥当的参政议政管道通畅,人民可以一定程度上实行“管理(监督)政府”。

3层次:属于高级单向管理(监督)形式,管理(监督)体系在一定范围内呈现倾斜的态势,以人民那端为重。
“对话与交流”发展壮大了之后,是强调人民监督政府的层次,如:以各种各样的监督来揭露行政人员的不当行为、揭露政府的施政偏差,等等。是“民主”的生长快速阶段。 

4层次:属于高级双向管理(监督)形式,也就是实现人民对政府权力的有效制约,同时让政府实现对国家的有效管理。管理(监督)体系达到成熟的平衡状态。
“民管政”切实落到实处,有能力的合适人士或民间团体等参与管理(监督)某个政府机关、或成为议员、市长、部长,等等,这是根本;此外参政议政管道进一步成熟,并得到法律保障,人民对政府的“管理”在选举权之外,可以有效落实,而不是基于当政者的意愿。

5层次:属于理想式共同管理(监督),“还政于民”的理念彻底实现,人民与政府在权力方面取得完美平衡,政治体系设置优化、高效,人民不再作为“弱势”忍气吞声。
在这个理想层次里,人尽其才!体系保障任人唯贤。人才选拔、评价体系科学而高效,人民参与政府决策和管理成为稀松平常的状态,有本事,就出来为大家做事,状态不在了,就让位给贤能,国家和人民的整体利益是头等大事,这个要点作为基本共识深入人心。如此既能消除政府“独大”之尾大难掉的种种弊端,又能使整个体制高效运转。比如普选制往往带来竞选者哗众取宠而降低政府运转效率的情形,在此可以根治。当然,目前在技术上、人文素质上还远远不能实现,所以瑞贤强调这是“理想”。]


不过,对于上述的理论,我认为应该5个层次混合采用,视其实际政治生态而‘变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6-25 06:01 , Processed in 0.03896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