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8月21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阳阳

擂版的高人请进:讨论“西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8 20: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取西方好的为已之用不过分就可桔子和橘子的故事就是这样如过份的照单全收那就完了这是政治家思考的问题不是我们平民要思考我们只要能骗吃骗喝就好了让他们伤脑筋去吧
江天明 发表于 2009-12-24 16:39


阁下怎么知道这里没有政治家?
发表于 2009-12-29 07: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段高论都是有真知灼见的,漂亮!

无论是D君,还是X君,对新加坡这个银角来说,他们的言论是相反相成的不同面。一个是“爱之深,护之切”,另一个是“爱之深,责之切”。都是为我敬重

个人而言,我对D君深表理解! 我的孩子对我说,他们一向以为“家”这个东西是无聊、琐碎的,一有机会就搬出去住,不用听我们的唠叨,可以为所欲为。现在他们长大了,偶尔回来吃饭,对我说现在才知道用餐时间有人叫你吃饭是多么幸福的事。还说理解了身为家长的心意,将来他们会亲手创造一个家,每一件家具,每一伬空间,都是心血换来。这样如果他们的后代以为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不懂珍惜的话,他们也会像现在的我们一般,很多感慨。

但总的来说,我还是倾向于X君。第一  PAP现在的领导集体早已更新换代,此P非彼P,老一代的情感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昨日黄花了。第二  就算是同一个人,既不会一成不变,也“不会在同一时间跨过两条河流”,呵呵,太极就是“易变之理”,热冷易变、虚满易变、盈亏易变、黑白易变、兴衰易变、生死易变,日夜易变。连续不断、循环往复、循序渐进等等。 第三  两极相衡,福寿康宁。对于一个如日中天的强势政党来说,广开言路、兼容并包才是王道,前段时间也有重要领袖发表关于“中庸”的认识。中庸的精粹在于一个“包容”。
简而言之,今天的行动党还是卓有成效,大家有目共睹。但如同人的成长,幼年以后,“谏”比“宠”重要。

愿商榷。
发表于 2009-12-29 14: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时失言,不要在意,只是玩玩而已。过于在意就不好了。大家接着谈。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20: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不客气~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20: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X:


还没有看到D的回复,anyway,wikipedia 关于PAP的idelogy:

Since the early years of the PAP's rule, the idea of survival has been a central theme of Singaporean politics. According to Diane Mauzy and R.S. Milne, most analysts of Singapore have discerned four major "ideologies" of the PAP: pragmatism, meritocracy, multiracialism, and Asian values or communitarianism.[6]In January 1991 the PAP introduced the White Paper on Shared Values, which tried to create a national ideology and institutionalize Asian values. The party also says it has 'rejected' what it considers Western-style liberal democracy. Some contest this, pointing to the presence of many aspects of liberal democracy in Singapore's public policy, specifically the welfare state and recognition of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Professor Hussin Mutalib, however, opines that for Lee Kuan Yew "Singapore would be better off without liberal democracy"[7]


and comparing to another idelogy:

Fascists advocate the creation of a single-party state,[11] with the belief that the majority is unsuited to govern itself through democracy and by reaffirming the benefits of inequality.[12] Fascist governments forbid and suppress openness and opposition to the fascist state and the fascist movement.[13] Fascism opposes class conflict, blames capitalism and liberal democracies for its creation and communists for exploiting the concept.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20: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D:

X,相信你听过20/80的说法。



在解决复杂的问题时,要有轻重缓急的概念:要一下子要清理全部的问题,顾此失彼,难有成效。所以必须选其关键者而攻之;把最关键的20% 处理好,其余80% 也会跟着迎刃而解。



被马来西亚趕出来之初,邻居们都幸灾乐祸的等着我们社会经济崩溃。英囯人自顾不暇,悔约提前撤退军事基地,一下子让我国喪失20% 收入。即无天然资源,又无兴业资本(当时国库空虚,钱都被前任政府花得七七八八)可说是走投无路。



唯一生存的希望,是跳出包围圈,与先进世界资本接轨。当时行动党政府只专注于一个目标,那就是搞好经济。第一任财政部长,吴庆瑞说:“我们的经济必须成长,不可被其他目标分心。而经济成长的首要条件,是政治安定。”



所以在对付扰乱社会秩序的破坏分子,不论是私会党、共产党、或親共的工会领袖,是不容手软的。要吸引那些顾前瞻后小心翼翼的外国资金,社会必须安定。



相信你也同意,如果没有当年强硬的政治手段,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人均收入居世界第四,比昔日宗主国英国更威)。而很多拘泥意识形态的新兴国家,今日还在面对的基本的民生问题,如住屋,医药徤保,治安,教育等等,在我国都随着经济的繁荣而解决了。行有余力,随着人民素质的提昇,可以进一步开放社会。



上面说的是历史,怎样看待今日的行动党政府呢?



首先,要了解行动党政府一贯小心谨慎的做事方式。而这种态度,是建立在新加坡是个幅员特小,种族宗教文化复杂,潜在结构性的断层线特多的认识上的。简单的说,地雷到处都是,随时会引爆。而新加坡不像中囯,印度,印尼或马来西亚等大国,这里那里出了问题,国家基础不易动揺。我们一犯错,很容易的就玩完了。



所以政府对社会的开放,向来都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譬如电影检查制度,因为顾及华社的反黄意识,基督教、回教徒以及各类卫道人士的反对,尺度的放松,以龟速进行。直到最近才准R片放映。



政治的开放,也是一样。



你说行动党政府违反游戏规则,那是谁的规则?是西方国家的规则。



他们的规则是放诸四海皆准的吗?比如说,为了避免金钱政治,防止政客受资本家勾串,如美囯的 lobbying,台湾的黑金政治,新加坡是不准政党接受工商界的政治献金的。这是与西方不同的游戏规则。这样的规定没有道理吗?难道我们不可以自设游戏规则吗?



你说行动党政府“专制”,这个问题一位IMF 资深官员, Dr Henri Ghesquiere1978 – 2005 曾为26个国家提供谘询服务)曾讨论过。他说新加坡不同于专制国家的地方有三处:

1.
新加坡法制建全,人人(包括政治领袖),无一不在法律之下。在国际独立研究机构法治透明的排名榜上,新加坡经年高居前几名。

2.
新加坡虽然一党独大,但并非没有定期的,自由、干净的选举。政府是民选的,我们並非没有民主,只是与西方有所不同而已。(关于民主的实践,可参考我2006的一篇言论“质疑民主”。)

3.
MNCs 其实也是制约我国政府的一股势力。



你企图等同行动党和法西斯纳粹的说法,相信有点政治常识的人都不会赞成。讨论政治最忌不顾现实的纸上作业,文字的意义视其现实语境而定,现实是有目共睹的。行动党 = 法西斯,哈!可以问问美囯前囯务卿基辛格,英国前保守党总理鉄娘子,他们都是老李的 fans



我个人觉得,用
“家长式的权威”来形容行动党政府比较恰当。



权威有两种,一种是建立在 power 上的剥削式权威。动机是自私的。



另一种是建立在能力(智识)上的权威,如教师、教練,动机是利他的:幫助学生获得更高的能力。父母的权威也属这类,动机是帮助孩子。



经济学家在归纳行动党政府的经济政策时,认为最显著的特色,是其長远的打算
Long term vision )。最好的例子,就是我国异常庞大与日俱增的国家储蓄。开国元老们还特地立法不准现屆政府动用儲备金。有一些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就批评道,“把这一代人赚来的钱,留给后代用,是不公平的!”哈!



第一任外交部长,拉惹日南说过,“我们的每一项政策,都要想到将来。”



像这样处处为后代子孫着想的家长式权威,不好吗?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21: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X:

D,我想你的问题有几点:

(1)以为民主的实施是西方国家的游戏规则,而游戏规则是因国家而定的
(2)只要是善意的权威,就是恰当的。

针对(1),其实你混淆的是游戏规则和原则的差别。说到游戏规则,不要说新加坡和西方国家不同,每一个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也就是游戏规则,都不一样。英国是议会民主,美国是总统制。英国是单一国会,美国是联邦制。英国没有成文宪法,美国动不动就要最高法庭释宪来决定某个法律是否符合宪法。

可是不管是什么游戏规则,总是有一些原则是不变的 - 包括,知情权,和行政权,司法权和立法权的互相监督,独立的司法制度,开放的言论空间。言论空间的游戏规则也每个国家不一样。在德国宣传纳粹主义是非法的,在美国则是包含在言论自由的保护之下。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原则的实现可以让选民得以通过手中的一票来和平的更换政府。而行使这个权利的前提就是知情权和自由和不受迫害参政的权利。

反观今天的新加坡。超过一半的选民是手中有票却无处可投。就算是可以投票的选民,也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知情权来独立判断来行使手中的权利。反对党人都是被妖魔化,行动党人都是天纵英明。而政府的任何失误,包括GIC和temasek天文数字的损失,都是被掩盖或者被合理化。

而反对党人则是动辄得咎,被诉讼,被破产,被剥夺参政权利。更早以前则是身体的自由被剥夺。

所以到最后,选民手中的一票有等于无。几乎就是让你手上有钱,却没有地方买。或者说,你手上有钱,却只能到一家超市买。

针对(2),你认为善意的家长式权威,是好的。问题就出在,由谁来判断这个权威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这个权威的使用是为民所用还是自肥?谁知道?在没有知情权的底下,当年的蒋介石和毛泽东都被描绘成是人类(注意,还不是中国)的救星。当年这两个人死的时候,当时的台湾人,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悲痛都还是真情流露。今天看起来,不觉得很可笑吗?难道说这样的家长式的威权还要在21世纪的新加坡继续?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政府是家长,那选民就是孩子。请问,作为一个选民,你要永远的拒绝长大,永远的听话,永远的做孩子吗?

是什么天赋权威,让这些人被自封为你我永远的家长?我们作为个人,都要离开家庭自己去创造人生,为什么来到了国家的管理和未来,就要永远的拒绝承担责任,永远的把自己放在“孩子”的定位?

所以,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当年的行动党作为反对党,通过了议会民主的方式取得了政权。但40年过去了以后,却把选民这样的权利给剥夺掉了一大半。除了一个投票的形式还存在以外,各种的壁垒的设立让选民通过选举来更换政府的权利成为不可能。

你认为新加坡各种先天的fault lines,让开放的空间弊大于利。请问,1959年的环境难道会比现在更好?为什么当年的行动党上台就ok,今天就要阻止另外一个替代政府的发生?别忘了,当年行动党上台的时候同样被认为是一个左倾的,不稳定的力量。

大地一直回避的问题就是- 如果1959年的林有福政府把今天行动党用来对付反对党的手段全用上,行动党还有机会上台吗?

顺便说一下,我并没有说行动党=法西斯。我是把网站上行动党的理念和法西斯的理念摘录下来做一个对比。看的人自己去做结论。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0 21: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掰开了,揉碎了!有理有据有仁人志士的忧国忧民!两位仁兄把情势、道理分析到这个份上,水准是不容置疑的。
发表于 2010-1-1 18: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诸位方家之见~~
我这么说吧;世上每个人或多或少免不得都渴求一种成就感,渴望有能力用自己的手、用自己的脑、用自己的意志办事。政府也是人当的,他何尝不一样呢?问题是——人们的很多行为都是出于私利和恐惧心理,这主要是为了更好地生存和发展——新加坡当局不愿撤销有关内安法令,不正好说明一切了么?
 楼主| 发表于 2010-1-1 21: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安法令?具体指什么?有关普通社会治安还是特别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1-1 21: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D:

新年伊始,在此为我们的讨论作个小结:

1.
行动党政府造就了繁荣的新加坡。其成就远远超过了我们这些老一辈的期待。当时国人莫不为国家的生存揑过一把冷汗,没想过新加坡不但能在诸多2次大战后的新兴国家(想一想西里兰卡,菲律賓)脫颖而岀,还超越了亚洲小龙,今曰竟能毫无愧色与第一世界国家平起平坐。
2.
出乎我意料的,有些年轻一代竟有诸多不满(你算是温和的),开口闭口痛骂李光耀、行动党,形如不共戴天之仇人。
3.
究其理由,大致有二,(一)出於“义愤”,认为在行动党对反对党不公平,手段粗暴(二)我国自由民主的程度不如西方国家。
4.
应怎样看待这些申诉呢?现在用你的观点为例子:

你说:“反观今天的新加坡。1超过一半的选民是手中有票却无处可投。2就算是可以投票的选民,也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知情权来独立判断来行使手中的权利。3反对党人都是被妖魔化,行动党人都是天纵英明。而政府的任何失误,包括GICtemasek天文数字的损失,都是被掩盖或者被合理化4而反对党人则是动辄得咎,被诉讼,被破产,被剥夺参政权利。5更早以前则是身体的自由被剥夺。“
数字是我加上去的


1,
选民有票却无处可投,这是因为反对党不成气候,无法浱岀足够的候选人参加竞选。

2,
你说选民没有“任何知情权”。可以具体一点吗?现在国会有反对党议员以及官委议员,他们的责任之一就是提岀问题,要求政府提供选民想知道的资讯。

3,
政府与反对党向来都互相争诘,互相“妖魔化”。

4,
我国的法制健全,这是国际认可的。詹时中曾经告过两个部长损害他的名誉,结果获得赔償。可见我国法庭不是“单行道”。

5,
这点前面讨论过,我提出的 justifications 是:(一)當时的政治“斗争”环境,与(二)为经济发展制造条件。



我个人觉得大家应该关注的两个趋势是:

1)
我国的政治开放是 work in progress,是进行式的。

2)
我国正在有意识的打造一个更理性温和的政治文化(共赢vs 对立、理智vs情绪),这是鉴于西方民主实践的弊端,所作出的修正。



你前此也同意,群众与文化素质未达水准,强行民主制度是不会成功的(想一想成人识字率只有20.7%的塞拉利昂(Sierra Leone)的悲惨经验,见我2006年写的言论,“美国不可强加民主于人”)。



新加坡渐进式的政治开放,不是没有道理的(想一想台湾可笑愚民式的政治操作,最近的例子是ECFA 的争论,见吴俊刚的“连蔡英文也“不懂”ECFA”



土耳其现代化的国父,ATATURK,建国之初也曾很有野心的推行民主制度,结果因看到回教极端份子利用言论自由的空间煽动民众情绪而叫停。新加坡没有这样的人吗?
发表于 2010-1-2 08: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30# 阳阳
内安法令,你要真懂了才好谈。我没空教学。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09: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32# 高凡

真不懂,也不想谈。
发表于 2010-1-3 17: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22# 两极使者

你说:"简而言之,今天的行动党还是卓有成效,大家有目共睹。但如同人的成长,幼年以后,“谏”比“宠”重要。"



我倒没想过 "谏”或 “宠”的问题。只知道据理力争, 希望与一些年轻友人,在一些议题上,达成共识。
发表于 2010-1-4 11: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诸位方家之见~~
我这么说吧;世上每个人或多或少免不得都渴求一种成就感,渴望有能力用自己的手、用自己的脑、用自己的意志办事。政府也是人当的,他何尝不一样呢?问题是——人们的很多行为都是出于私 ...
高凡 发表于 2010-1-1 18:33


这位先生头像貌似乖张,但发言不失洞见。
只是还没有说到点子上。
俺拭目以待。
发表于 2010-1-4 11: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32# 高凡  

真不懂,也不想谈。
阳阳 发表于 2010-1-2 09:33


给阳先生上节辅导课,供参考。




内安法令帮助了谁?
求真 11月18日 下午3点24分
关于陈征信的“内安法令不等于没有民主”的说法,我不想和他长篇大论,只想点出他的几点对民主的认知上的错误。
1.新加坡是否是一个法治国家,是否是应该称为民主国家?首先新加坡的报章媒体,甚至大法官都处在一个脑袋的垄断。多少年来只要对李光耀的政权有所批评不论是什么人都会遭到对付。有客卿教授被拘留被递解出境,有反对党领袖被告破产,天主教神父被对付,有刊物被令赔偿巨额,这就是你所谓的民主国家?按你的说法他们都该死,吃饱了撑着?
2.美国支持反恐怖法的大多数议员都是共和党的议员,是全美国人都同意了吗?没有人抗议示威反对你看不到吗?而且美国是怎么应该民主国家,布什政府为了报复奥萨马,竟然控告伊拉克藏有危险武器,现在萨达姆是死了,但是请问危险武器找到了吗?你支持的民主就是可以因为个人或某些人的政治与危机判断就可以残害许多成千上万无辜人的性命吗?这就是你举证美国民主国家也可以有反恐怖法令,为什么我们应该废黜内安法令的有力证据吗?
3.英国人留下了内安法令是证明法治文明,还是揭露了英国殖民地根本不能合法合理的管理而不是他们有法治?请你不要忘记殖民地政府入侵别国领土都是恶霸都是侵略,能够为他们说好话的,可能都是没有好好研究殖民地政府是如何残害分裂各方各地的吧。真是把历史看倒了,没有从历史中学习教训,反而借着历史来羞辱人类的文明(人人平等)。
我反对内安法令的立场,第一人类的共同生存条件是逐渐达到人人平等。要达到这目标就必须有一个公平公正的法律体系来做公平公正的裁决。这一点内安法令的无经审讯,不需要对公众交代扣押的理由,甚至可以无限期继续扣押的手段就违反法律精神。
第二谁决定谁是恐怖份子,危害国家安全,这有独立专业应该向人民交代至少向立法的国会交代的必要程序吗?第三和你玩个游戏,你不是很喜欢内安法令吗,可以防范国家安全与社会稳定受威胁吗?好,假如今天你被内安法令被扣押了,请你不要喊冤,因为可能有关当局有足够的“专业”和不需要告诉法庭的证据来扣押你。我看不到你的对付恐怖份子应该不择手段有那点的人道主义精神,真的怀疑你是一个正常有理性有良心的人。
如果有人犯法就应该按照法令条文将他通过公平、公正的方式来提控和判罪。按你说。如果民联上台了就应该把他们以前的政敌全部用内安法令扣留,因为要调查他们贪污甚至更多犯罪事情不可能马上有结果,这是你要的黑箱作业的“司法”手段吗?
如果你想证明内安法令的好处请你先搞清楚你是否认同公正的法律是否不需要透过法律程序证明嫌疑人是否有罪或无罪,就先扣押?你说恐怖份子,请问怎么却界定一个人或一个集团是造成对国家或社会的威胁难道不应该是法庭吗?为什么我们有比法庭更高的机构呢?这叫什么法治社会啊。
难道法治社会就是要老百姓不犯罪却不可以检举官员犯罪,不可以质疑官员甚至部长的失误吗?为什么阿都拉可以对50,000份签名置之不理,兴权会领袖多次要求会面却最后落得一个与虎共眠的国际笑话呢。有了内安法令谁敢质疑呢?
但是我们做人就不应该公正公平的看待问题吗?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社会呢?可能内安法令对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就是让人不敢要求民主与法治,因为话说内安法令针对的都是大奸大恶,所以管他什么政治人物不政治人物的只要是部长和警方签下的扣押令就是正确的。
内安法令可能还有多一个贡献就是让法庭早点关门,让律师对于法治文明产生分裂的看法,对那些政党特别是国阵里的成员党可以名正言顺的说,内安法令是不随便的,就是说内安法令已经阉割了执政党人的思想。一个不能尊重法律之下人人平等的人和政体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与逃避责任的无赖行为。
发表于 2010-1-4 11: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22# 两极使者

你说:"简而言之,今天的行动党还是卓有成效,大家有目共睹。但如同人的成长,幼年以后,“谏”比“宠”重要。"



我倒没想过 "谏”或 “宠”的问题。只知道据理力争, 希望与一些年轻友人,在 ...
大地 发表于 2010-1-3 17:03


大地先生有器宇,又不骄不纵,是位难得的谈伴。
 楼主| 发表于 2010-1-6 11: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先生头像貌似乖张,但发言不失洞见。
只是还没有说到点子上。
俺拭目以待。
半缘修道 发表于 2010-1-4 11:10


嗨,这家伙就是胡乱一说,快别等了,不然一定会失望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1-6 12: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阳先生上节辅导课,供参考。





半缘修道 发表于 2010-1-4 11:12


谢谢费心。

抱歉我为人厚道却学问浅薄,这种深层次的东西向来不是我的兴趣所在。
不过期待看到两极使者等深入浅出的达人之洞见。
 楼主| 发表于 2010-1-6 12: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D:

好几天没看到你的回复,现在把一些 loosed ends 整理一下。同时希望比较详细的回答你提出的一些具体的问体。如果你没有兴趣继续讨论也不要紧。我的主要目的是总结自己在这方面的思考。



其实大部份问题我已经回答了,这以前,为了避免讨论流於枝节,所以只作概念式的回应,没有个别针对。



我在这一次的讨论中有意维持大图景(Big Picture),因为我觉得整个问题的中心,是一个“比例性”(a sense of proportion)的问题。



一个政府最重要的责任,是搞好民生,提升衣食住行、安全舒适的环境等。这一方面,行动党政府无疑是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行有余力,於是开始开放社会,如电影娱乐的尺度,道德规范(容忍同性恋),言论自由的空间,政治空间等,莫不都在尽量减少社会凝聚力的考量下,逐步放宽。



可是,一些在优渥环境中成长的年轻人,竟视政府如不共戴天之仇家,动不动破口大骂政治领导,完全失真的把我国说成像朝鲜那样的专制政府,并煞有其事的(因为缺乏背景知识)翻算他们生出来以前四五十年的政治旧帳。



行动党人当然不是没有过失,但这些年轻人的剧烈反应,于情于理,可说是out of proportion,大失比例。



所以我一直努力在做的,是把这些申诉/?求放置在大图景里,以彰示其比例性。现在我会对你提出的一些议题,作比较详尽的讨论。



善意的权威

你说:“最最关键的是,政府是家长,那选民就是孩子。请问,作为一个选民,你要永远的拒绝长大,永远的听话,永远的做孩子吗?
是什么天赋权威,让这些人被自封为你我永远的家长?我们作为个人,都要离开家庭自己去创造人生,为什么来到了国家的管理和未来,就要永远的拒绝承担责任,永远的把自己放在孩子的定位?”



善意的权威是以能力为基础的。今天你是老师,明天你的学生如果在某方面的学识与能力上超越了你,成了专业权威,那时他就可以当你老师了。所以在定义上,善意权威不是永恒不变的。



一个民选政府,假如其见识仅如一般民众,那就没有前途了。那些被选出来当政府的,必须是最有能力,能人所不能,最有远见的,见人所不见。才能领导群众,走向繁荣。



当年行动党领导人,不论眼光与魄力,皆远远超越许多当代新兴国家领袖(例如欢迎那些被亚非国家视为剝削者的MNCs),更不必说是一般民众。近年来许多社阵的老将,都承认他们当时的幼稚。政府如果不负起领导教育民众的责任,那才叫失责。



渐进式的开放,就是希冀尽量在不破坏社会秩序的情况下,让民众习惯於理性辩论,减少浮燥的情绪。不受非理性情绪的影响,明智的行使其公民的权利。这是政治教育。



试想一下,我国民众约有五分之一是回教徒,如果无限度的开放言论空间,让极端回教份子,有机可乘,煽动教徒情绪,这将会造成多少无谓的破坏?到时,可能会演变到无法收拾的局面,因为其他宗教,如兴都教、基督教必然会起而反击,演变成一场对谁都没有好处的宗教纷争。



我国民众在政治上成熟了吗?只要看看网络上那些非理性的叫嚣,就可见一斑。



几乎是 obsessive 的,永远在为未来操心的行动党,在辛苦建国之后,难道不怕有将来有一天,囯家会被一群贪婪无能的未来当政者败坏吗?他们不了解权力若不被制约,迟早会腐败的道理吗?行动党为了保护儲备金,所立的自缚手脚的法律保护墙等等杞人忧天的做法,是为了什么呢?



我国的政治开放,不是在进行中吗?集选区议员的减少,单选区的增加,官委议员数目的增加,言论尺度的放松,这种种说明了什么?



其实年轻一代如果希望开放的速度更快,那他们在公众领域的言行,就必须更负责任,更明智。而不是有如台湾的政客那样,耽于愚民式的情绪操弄,以非理性的叫嚣来刺激民众与自己。



今天到此为止,下一回合会讨论你另一个问题:

“如果1959年的林有福政府把今天行动党用来对付反对党的手段全用上,行动党还有机会上台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8-21 13:58 , Processed in 0.048548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