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2月20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96|回复: 5

面对新的世界我们将期待怎样一种哲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22 10: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世界发展之快——令目下哲学陷入无语之境。

  
    对此,有网友说:“21世纪,哲学的中心话题应该是‘沟通’”;“ 哲学从梳理观念、思想出发,将逐步走向消解那些阻隔语言交流的障碍的路”;“它不仅是哲学的价值所在,更是2000年来哲学自然生长的逻辑展现”。

  
    但我要追问:这个“沟通”是在什么基础上的沟通?它仅仅是通过‘话题’的连接在个人心灵之间的跨越吗——太脆弱了吧?是通过语言的媾和所实现的不同文化间的接近与交融吗——语言会有这等社会功能?

  
    又有网友说:“人与人的关系是一种约束。个人空间具有不可入性。这就规定了个人空间不可能是所有空间”(力学语)。于是,面对发展变化的全球一体化世界,个人心理空间的局域性、不可入性,反而成为我们实现这种“沟通”的巨大屏障。

  
    从另一角度说,即便国家之间在哲学上、思想上疏通了阻隔语言文化交流的障碍,现实之中——全球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就不会再来吗?全球一体化进程中的发展性困惑就可以自动化解吗?对此本人深表怀疑。

  
    人类之间的哲学沟通,既是不同文化历史之间的发展性沟通,也是现实发展和未来可能之间——在人类发展与文化建构上的价值性沟通。

  
    这种沟通,不可能停留在话语连接和心意以内的抽象层面,也不能凭借哲学思维和语言——化解横亘在异质文化之间的发展性障碍。确切地说:在人类之间、在有着不同发展历史的民族-国家之间,如果无法构筑一个彼此默认的存在基础和发展性构架,一切哲学层面的深层沟通都将枉然。

  
    “沟通”显然是必要的,但人们在谈论它时,常常忽略一个无法规避的现实:以个体认知为原点的理性经验和哲学,在人类变换自然的大尺度上(非个体认知的发展尺度上)不再是一个明智的理性主体,而是一个无法把自己的存在关系、发展关系和生命价值嵌入其中的盲从者和观望人。

  
    乃至可以这样说:传统意义的各种哲学,面对今天这种全球一体化的流变世界,恍如人的意识“不在场”性;已然丧失从前评价世界的逻辑功能和文化语境,成为一种对变化的世界不知道如何发声的哲学!

  
    这就提出一个严峻的问题,面对新的属人世界,我们将期待怎样一种新新哲学?
 楼主| 发表于 2011-5-23 22:4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吟诗的拖鞋男 2011-5-21 1:21:00
  不看好任何一学科的大统一…
  -----------------------------
  
   非常赞同!
  
   没有所有学科在类属于人的发展关系中的全面建构;
  
   没有多元文化和人的社会主体性关系在全球经济生活中的全面生成;
  
   在目下人类观念方式的视野下,根本不可能实现这种学科式的大统一。
 楼主| 发表于 2011-5-25 15: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1-5-26 09:02 编辑

 @吟诗的拖鞋男 2011-5-22 2:06:00
  :)坐等楼主的高论。
  我总认为自己的思维张度不够开阔,愿闻任何一种全新的哲学思路
  -----------------------------


    先生太客气,你锋利的思想质疑(‘不看好任何一学科的大统一’),已经为我指引了哲思之路。

    在我眼里,全新的哲学思路需要在全新的反思中去培育

    当人的主体作为不同感受(人的身、心、情、意、思)被人的理性来解剖、去认知,我们对人类自身的认识是变得清晰了、还是变得模糊了?

    当人们把各种概念的运用、各种方式方法的思辨、各式各样的文化和理性,作为人类智慧的基本来源和整合人和世界关系的必要途径,我们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是更加紧密了,还是更加疏离了?

    当人类所面对的一切统统成为理性的证物、分析的对象,世界因此是变得理性了,还是愈发非理性?

    当所有学科分化与发展,在对象方面(自然、社会和人文)为人类拓展出更加广阔的社会践行领域,因着这些领域,人类对外部世界的认知,是更全面、更有逻辑支撑了,还是更离谱、更加缺少人化内涵了?

    当人类的社会实践,分别被不同学科、不同技术、不同领域、不同国家、不同市场、不同宗教、不同发展理念来统辖。人类在这样一些截然不同文化具象中,是变得更加民主、更加科学、更加自由、更加具有信心?还是变得更加趋从霸权-实力、更加被各种人-机关系驾驭和掌控、更加忤逆道德与人伦、更加缺少价值依托和文化信赖?

    毋庸置疑,对这些问题的反思与回答,肯定是自相矛盾的。因此,我们必须在这期中确立某种“主体”建构某种“价值”提升人类对外部世界的某种“可入”。如果确实有一种发展现实和可能,能够在它陈述这一切的文化预设中——将所有矛盾历史化解,那么——这样一种文化预设的哲学还称得上是传统意义的哲学吗?

    回答是否定的。因为这里谈论哲学,完全不是因循从前的话语习惯来展开,而是在时代发展基础上,预设一种全新的文化图景与实践。它可能是对所有观念文化的社会反动,也可能是对所有文化的历史培育与建构。
 楼主| 发表于 2011-5-30 12: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贴主要陈述了如下观点:
  
    1.人类之间的哲学沟通,既是不同文化历史之间的发展性沟通,也是现实发展和未来走向之间——在人类发展与文化建构上的价值性沟通。
    ————————————————
  
    这就是说,我们所期待的哲学,当是超越以往全部历史与文化的人类哲学。它注重人类整体的科学发展,和不同历史文化在全球经济生活中的价值建构。因此,人类哲学也是把现实和未来衔接一起的哲学


  
    2.这种沟通,不可能停留在话语连接和心意以内的抽象层面,也不能凭借哲学思维和语言——化解横亘在异质文化之间的发展性障碍。确切地说:在人类之间、在有着不同发展历史的民族-国家之间,如果无法构筑一个彼此默认的存在基础和发展性构架,一切哲学层面的深层沟通都将枉然。
    ————————————————
  
    这就是说,我们所期待的哲学,不仅需要人类话语的链接、人们心意以内的逻辑抽象,更需要依托一个彼此默认的存在基础和发展性构架” ——将这话语和心意重新社会构型。否则,人和世界的关系便无从起说无法确立,人的话语和心意亦无法传达人之为人的社会主体性关系。故而,传统哲学的失落便在其中了。


  
    3.“沟通”显然是必要的,但人们在谈论它时,常常忽略一个无法规避的现实:适用在个体之上的理性认知与哲学,在人类变换自然的大尺度上(非个体认知的发展尺度上),不再是一个明智的理性主体,而是一个无法把自己的存在关系、发展关系和生命价值嵌入其中的盲从者和观望人。
    ————————————————
  
    这就是说,我们所期待的哲学,不再是适用在个体之上的理性认知与哲学,而是把人的存在关系发展关系生命价值融合在人类变换自然的社会大尺度之上,成为有人的社会主体性关系从中不断成长的哲学


  
    4.对传统哲学说来,今天人类面对的全球一体化世界,恍如人的意识“不在场”性;它已然丧失了从前评价世界的逻辑功能和文化语境,成为一种对世界变化不知到如何发声的哲学!
    ————————————————
  
    这就是说,那种寄存在人们心意以内、建立在个体理性之上的传统哲学,对目下的全球一体化世界——具有‘不可入性’。以致,人的存在关系、发展关系和生命价值,一当来在现实世界就在实践上变得无法通约在逻辑上(特别是不同领域和学科之间)变得不可‘浸润’。我们所期待的哲学,就是通过人类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让哲学在人类共同“默认的存在基础和发展性构架”中,变得彼此‘文化相融’、‘世界可入’。



    换言之,在人类变换自然的社会大尺度上,我们应当摒弃那种文化不相融世界不可入的传统哲学
 楼主| 发表于 2011-6-3 13: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所期待的哲学可以这样概说:

  
   一、它是超越以往全部历史与文化的人类哲学


  
   人类哲学不是在个体认知层面揭示的哲学,不是从某类学科中概括升华的哲学,也不是从某个国家、某种文化中经验的哲学。人类哲学注重人类整体的科学发展,和不同历史文化在全球经济生活中的价值建构。因此,它是把现实和未来衔接一起的哲学;目下人类面对的全球一体化,它所需要的正是这种哲学。


  
   进一步说,人类哲学的萌发,不是依托单纯的理性个体,不是凭借人们对以往学科的综合、渗透与升华,也不是依据某些国家的先进文明与文化。它当来自维系人类共同命运的同一本源和本体。


  
   在这特殊的本源和本体中,包含了人类个体从中理性的全部社会状态,给定了所有学科发展渗透、相互融合的历史轨迹,媾和着所有民族国家的历史文化与文明进程。因此,当这所有方面的社会合力通过某种共同途径整合一起,人类哲学方才从中历史构型。进而言之,只要找到把这所有方面整合一起的共同途径,发现从中运思的文化主体,人类哲学便从这持续发展的历史本源和文化本体中——引申出它的文化原型。


  
   今天的世界,只有一种发展方式能够把人类聚合一起,那便是:所有民族国家参与其中的市场化-文化运作,运筹其间的全球经济生活。也就是说,倘若我们把人类视为一个发展本体,所有民族国家及其历史文化,就成为这个本体的文化本源;所有民族国家参与其中的全球经济生活,就成为独立策动人类未来走向的文化本体。文化本源的历史多样性,文化本体在全球经济生活中的社会主体性,是人类哲学最基本的文化构型。


  
   进而言之,在全球经济生活中,拥有自己发展地域和历史文化的民族国家,成为天然的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他们/它们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简称实践文化)及其社会生命反馈,直接就是运思人类哲学的文化原型与分析素材。人类哲学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所有民族国家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生命浸润与文化渗出的。


  
   毋庸置疑,人类哲学需要新的主体。但,它不再是抽象运思的某个理性主体,而是通过所有民族国家、所有文化类群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生命反思、实践文化、社会变迁、人类发展——最终以各种生命具象方式来呈现。全部的价值理念都将融合这些进程里,全部生命都将媾和在这个历史进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1-6-4 11: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1-6-4 11:50 编辑

    人类哲学需要一个彼此默认的存在基础和发展性构架


    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简称‘三化’),说得是人类社会中已然成型的基本态势,一种把人类的生产生活、运行方式、文化禀赋整合一起的全球性存在。在这一发展态势中,以往的学科分化、社会分工、文明进程,开始以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的方式组成一体化的世界社会;以往的民族国家、地域资源、文化人口,正在从各自的发展历史中聚合一起,成为相互依存、彼此独立的文化类群


    在这里,有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民族国家;有按照不同生活方式、文化精神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文化类群依托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文化类群,传统的民族国家蜕变为承载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载体依托处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民族国家,从前的类群整体蜕变成驾驭全球市场的多元文化主体。确切地说,‘三化’视野下的世界社会,传统的民族国家——拥有了作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的双重社会身份;传统的类群文化整体——拥有了稳固自身市场结构地位和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双重政治角色它标志着人类身份的社会重组、政治角色的历史转型


    站在当下哲学的历史高度,对于人类社会的现实发展、未来走向而言,人类身份的社会重组、政治角色的历史转型,直接在‘存在本源’和‘认知本体’的理性分界上构成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哲学分界


    根据这个哲学分界,传统意义上的民族国家——在其作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的双重社会身份中,成为推进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发展本源;传统意义上的类群整体——在稳固自身市场结构地位、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中,成为改变自身社会历史命运的生命本体人类的全部实践离不开这个发展本源人类的全部理性离不开这个生命本体


    进而言之,所有民族国家在全球一体化的发展视域内,将成为推进这一历史进程的发展本源;不同文化类群在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中,将成为改变自身社会历史命运的生命本体。这是世界社会赖以存在的物质基础,也是人类哲学得以文化构型的精神支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2-20 19:43 , Processed in 0.03493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