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2月20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04|回复: 0

B12. 海旻: 唯理论与世俗宗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21 18: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 海旻 : 唯理论与世俗宗教
   
   唯理论与世俗宗教
   
   ——我的启蒙历程
   
   一个人,当他开始独立思考,他就超越了芸芸众生!
   
   ——题记
   
   http://club2.cat898.com/newbbs/d ... D=24&ID=1760615
   
   PartA 从马克思到黑格尔
   
   2003年3月,我在图书馆找到一本名为《顾准:民主与终极目的》的小书,打开一读,真是兴奋不已!连连感叹我的固陋,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位近距离的杰出的思想者!以前在网上也见过“顾准”的字眼,只当是平常炒作,原来真是这样啊!尤其是《辩证法与神学》那篇文章,真是精彩绝伦!对哲学思维角度的根源追索到这种程度,真有点学究天人的味道了!《辩证法与神学》使我长期以来怀疑的东西得到了佐证和肯定,至此,我彻底抛弃了那种鼓吹(世俗)宗教幻想的愚蠢说教,并和唯理主义、空想主义划清了界限,在经验主义和自由主义的道路上迈进了一大步,真是感谢顾准!
   
   说起这个过程,也是挺长的。先是大二读汤因比(A•J•Toynbee)的《历史研究》,我发现,人类社会诸文明形态复杂多样,而且许多自成一体,这些文明形态的差异源于自身的地缘、历史、种群性格诸多条件,其生成、持续、演化,停滞、乃至湮灭,都具有自足性,并不存在某一种固定的、绝对的历史或世界演化模式。因之,对于自幼就死记硬背下来的那种社会形态演变模式产生了严重怀疑。大三读佛教哲学,到大四上半年读了西方哲学史,我又发现,原来这一乌托邦式幻想,贯穿了西方思想的全过程。不过,跟以前的理想国(Plato)、上帝之城(Augustin)、绝对精神(Hegel)不同的是,这次,幻想之城从空想者的幻妄、基督徒的天国,跌落尘埃,成为千百万人狂热痴迷的所谓实践性群众运动,结果搞成什么样子呢,全世界老百姓……
   
   实际上,文明的脚步从来就没有什么既定的、一致的步伐,从这个意义上讲,除了革命的西方文明能够发展出近代工业与民主社会以外,其余各种文明形态都不具备这个基础和条件,至少在其原生态文化的土地里是长不出来的。更没有某狂妄、荒诞的空想家在书斋里臆想出来的那种尘世、天国一体化的宇宙演进模式,好象世界就在他钦定的一堆原理上滚动一样。但是为什么这种邪说能迷惑这么多人呢?因为它通过思维工具(逻辑方法)的细致包装,从表面上抹平了思维与存在、认识(精神)与自然、天国与尘世之间的差距,使其看上去更象是一种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原理;加之其鼓吹的绝对真理一元论适合于那些妄图一劳永逸解决世界问题的空想主义者,并为其狂热举动提供了宗教神圣性的证明,从而成为千百万愚盲信徒为之拼命的新式宗教。显然,这种宗教适合于那些头脑简单、盲目乐观、群体主义和奴性精神极强的劣等种族,从世界范围内看,基本上都是这一类种族的人,在供奉之。
   
   当然,这种新式宗教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从柏拉图(Plato)、亚里斯多德(Aristote),奥古斯丁(Augustin)、托马斯•阿奎那(Thomas•Aquinas),乃至黑格尔(W•F•Hegel),那里一贯而来的,是西方思想之树上结出的一颗毒果,而最直接的根源,在于黑格尔的哲学体系,一套高度精致化的基督教僧侣哲学,它通过思维工具(逻辑方法)的桥梁,把上帝之城和人间天国的鸿沟抹平了,为信徒从彼岸登陆此岸铺平了道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从那时起,我对黑格尔,乃至基督教一直没什么好感。再者,法西斯主义的形成,难道跟黑格尔宣扬的世界历史演进模式没有联系?因为征服和奴役,不过是自我应用于社会历史当中的绝对精神,进行自我演进、自我成全的必经过程。如此,法西斯主义不就成了宇宙理性在尘世间的执行者和实践者?而所谓的伟大人物执行、实践天道理性的战略,不就是法西斯头子一类的超人?从这个角度看,二十世纪产生的极权主义、法西斯主义,黑格尔显然是其中的思想先驱之一,因为它们都从黑格尔体系中寻求到了合理性的证明。
   
   反之,从中国的传统来看,固有的文化体系跟这种新式普鲁士宗教是有相容之处的。比如,以整体为基础的专制和集权,大一统的观念,体系化的世界模式,整体论的思想方法。这些与中国传统文化固有的思想观念,典型如汉儒董仲舒、宋儒朱熹一类的天道、天理一元论封建集权哲学,是很相似的,所以,穿凿容纳,是有根据的。
   
   PartB 从黑格尔到基督教
   
   如果连贯起来看,它们都是绝对主义的唯理论。所以,唯理论是很坏的东西,如果有人再把这种坏的东西,披上宗教的外衣,沐浴在神圣的灵光里,它就即可成为极具蛊惑性、狂热性、排他性的邪说。从这个意义上说,绝对唯理论与宗教神学有着自然的联系,它就是宗教的内核,道,逻各斯(Loges),上帝。从世界史的范围看,凡是绝对唯理论占据的地方,不是宗教迷狂盛行,就是专制主义猖獗。
   
   比较一下黑格尔关于历史、自然的世界演进模式,和托马斯关于上帝存在的五条论据,或者再比较一下其与亚里斯多德和奥古斯丁关于终极实在(上帝)存在的证明。(实际上,托马斯的五条论据摄取了亚里斯多德和奥古斯丁的相关学说,进行了更高程度的综合)可以看出,它们是一脉相承的。其共有的特点,包括,在有限的宇宙时空内,通过阶梯式(在黑格尔那里是通过螺旋式阶梯上升的,因为其引进的否定辩证法)的演进模式,终结于集合了真、善、理性、智慧、仁慈等等各种纯粹思想(Idea)、纯粹形式(Form),以及全部可能性(All Possibility)的终极实在(上帝)。这就是全世界上所有一神教的模式和实质,从这个意义上讲,一神教都是一丘之貉,实在没必要厚此薄彼。所不同的是,附缀在神灵后面的教义、戒条,代表着不同地域、种族、群体的利益罢了。不仅如此,这也是各种乌托邦、空想主义的模式和本质,不过演进的方向不是超向上帝,而在尘世建成天国。在思维方式的特点上,有三条,首先,宇宙是自闭的、有限的,有开始、有终结,开始于上帝的创造,终结于上帝的天国。其次,线性的因果链条,而且物体的排列,是按照从低级到高级的次序展开的,这也就是说,世界万有的存在是分级别的。再次,一个终极实在,不可分割,是绝对一元的。那么,按照这样的思维模式组建起来的体系会是什么结果呢?只能是充斥着宗教狂热的专制主义!因为在这个体系里面,神圣性、权威主义,等级性、级别高低,封闭性,自足自满、不容置辩,拒绝沟通,壁垒分明,都有了。这样的天国搬到地上,不是就是专制主义、极权主义、法西斯主义一类的货色吗?!
   
   再有否定辩证法,它或许是一朵精致的思维之花,但并没有多少实际价值。如果肯定其“破”的一面,它就成为激进主义——再好的都得被否定——彻底砸烂旧世界;如果肯定其“立”的一面,它又成为保守主义——再坏的也是必经的——存在即为合理。如果保持中道,不破不立,那可能只是空洞的诡辩。如果有人高高在上,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那辩证法对他来说,真是左右逢源,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是趁手的统治工具。还有,按照黑格尔辩证法所说的,客观精神所在的社会历史演进不是终结于自由民主的国度,而是日耳曼世界所在的普鲁士王国,这简直有点可笑。正如黑格尔认为自己的体系终结了哲学的演进一样,普鲁士王国也终结了客观精神的发展——终结于封闭、保守的封建君主专制小邦?更露骨的是,绝对精神的自我演进终结于所谓的绝对宗教——基督教。(且不说这其中的种族、宗教偏见,这种生硬的拼凑本身就是牵强附会)那么,辩证法在黑格尔那里,就成为论证尘世、天国相互一致的专制秩序绝对合理的有效工具。试问,如果再有人利用辩证法的工具,穿凿附会出不同版本的世界秩序和宇宙模式,那会如何呢?可能……
   
   还有,虽然黑格尔认为,神性寓于人性,所以思维与存在同一,这好象是在高扬人的地位,但是对于普通的单一的人,个体,在客观精神所在的社会历史演进模式里,纯粹是微不足道的,(即有人鼓吹的螺丝钉,而且还要发扬螺丝钉精神,让老百姓都成为卑微的奴工。)他们只是其中客观精神(历史理性)自我成全的工具和材料,炮灰和牺牲品。这又从另一方面论证了法西斯主义的合理,而尼采的超人哲学显然是与之一脉相承的。
   
   黑格尔体系之树可能博大精深吧,这似乎不能否认,但树上结的大都是毒果。对于二十世纪出现的各类新式专制主义,极权主义、法西斯主义,黑格尔是难辞其咎的。极权主义的乌托邦幻想,甚至可以从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找到雏形,但是黑格尔的体系式论证,[思维与存在同一,辩证法、自然(精神)、认识论同一] 是直接把它从图纸搬到地上的阶梯和桥梁。思维与存在同一,是中世纪绝对实在论的继续。从这个意义上说,黑格尔哲学其实是一种基督教僧侣哲学。
   
   从这样的思维误区里解脱出来,还真是费劲。不妨借用唯识学者陈那的著名比喻来说吧。夜里走路,看见一条蛇,走近一看,是绳,不是蛇!再仔细看,绳是麻做的!
   
   PartC 从基督教到佛教
   
   我认识到这问题,有一个原因,是受顾准的启发,具体的说,就是《辩证法与神学》那篇文章。当时,我又想到了另一种角度的论述,不由得又对佛教哲学肃然起敬了。按照佛教的观点,宇宙是开放的,无限的,佛经所谓恒河沙数大千世界、无量亿阿僧祈劫,这是多么壮观而悠远的宇宙,跟现代天文学的宇宙相差不多,问题是,这是在两千年前提出来的,其先见之明令人称叹。其次,宇宙万有的存在因果是网络状的,诸法从缘起,因因相连、缘缘相续,因果重重无尽,佛教以因陀罗网为比喻。任何一法都可以成为其余诸法的增上缘,所以诸法平等。再次,不虚拟、设定一个终极实在,承认自性证悟,把真理的解释权给予众生,而不是供奉起来,恫吓世人;或者包装绝对真理或万能的上帝,用来鼓动人民去干犯罪的暴力活动。显然,佛教的这种思维模式,和一神教那一套是格格不入的,更利于得出平等、理性、多元主义的结论,而平等、宽容、非暴力、多元化,这正是自由、民主的要义,也是现代世界的主题,而这些内容,佛教都具备了。所以,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但对佛教一直抱有好感。
   
   但还没有结束,那时,我在大陆基督教论坛(这坛子不知道至今还有没,两三年不去了。)和其斑竹“五百斤”还有其他基督徒,就佛教和基督教的问题,进行过多次辩论。“五百斤”指责佛教鼓吹的平等把人与动物同列,人猪平等,是污蔑人类,贬低人的理性。(佛教讲平等周遍十法界,因之,佛教戒杀,意在于次。)其次,基督教并没有窒息科学,基督教对于理念世界的探索,对于思维达到纯粹形式、形成严谨、缜密的逻辑方法和纯粹理论科学,功不可没。对于后一点,我是承认的。确实,基督教固然窒息了科学,但它也培育了科学。爱因斯坦认为,西方文明能够取得巨大成功,在于经验实证科学和形式逻辑的工具。形式逻辑是思维达到纯形式的工具,更是实证科学的有力的思维工具,两者如车之双轮,鸟之双翼。(思维工具如果没有实证科学的场所,就没有发挥其真正价值的用武之地,只会没落到拜占廷帝国尘封的宫廷图书馆里去;而实验科学如果没有思维(逻辑)工具的利器,是发展不出近现代科技的。西方人的幸运,在于他们两者都有了。)但究其本源,原是为信仰辩护而存在的。古印度的因明亦是如此,可惜…… 对于前一点,即佛教的平等观,如果放在古代社会,确实不利于生产的发展和社会进步;而且,佛教把尘世论证成“假有”、“幻有”,也有同样的弊端——因为认识到世界的空幻,所有人都对物质欲望和生殖欲望无动于衷,生产如何发展,社会如何进步?可见,世界上毕竟没有终极真理,任何一种理论都是利弊共生的,真理永远是相对的。现在想起来,当时对唯理论的成见,可能是出于对极权主义、专制主义的深恶痛绝而联系到基督教。人和历史都一样,难免矫枉过正。


[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2-20 20:04 , Processed in 0.04412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