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4月24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博阁

【原创】一句顶一万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8-4 10: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40# 一日之计在于晨

你好!彼此彼此,我们共同奋斗!
发表于 2010-8-4 11: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意思是好的,顺路顶上
 楼主| 发表于 2010-8-5 13: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19.人的自由不是固定的实体本质,人的自由是一个生成的过程。人是介于无限、永恒、自由与有限、暂时、必然之间未完成了的存在物,人的自由是不确定的、还未自足的,处在不断的抉择和生成过程中。人的现实存在是建立在自由与自然两极不可调和之上。黑格尔的调和是一种幻象,……处于理性、必然状态之中人类就意味着终结。而真正的自由则意味着生成和创造自由之本真,它是个人自由。任何抽象的、普遍性的东西都是虚无的、不存在的、自欺的。自由的生存来自精神摆脱束缚,不是对必然性的认识,而是与必然性的对抗,这种自由才是人的动力源泉。自由本质上是一种个人的自由,它首先是对自己的拯救和捍卫。
 楼主| 发表于 2010-8-5 13: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20.真、善、美是自由的象征。生命是自由的前提,而自由是生命的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0-8-6 16: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21.绝对自由只在超理性存在范围内具有真理性的价值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10-8-6 16: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22.理性主义的最大谬误就在于过于高估理性的力量,自以为理性可以穷尽一切。正如帕斯卡尔所指出的,理性毕竟是有限的,而自由则是无限的,以有限去认识无限,只能使人惊惶地发现理性的无力和生命的短促。而尼采则干脆提出非理性的超越、创造性来取代理性:人类凡有创造之处就有天才和智慧的种子——某种‘神性之物’即自由。自由与创造总是联系在一起不可分割的。
 楼主| 发表于 2010-8-7 08: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23. 人们思想实质上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自己个人自由之真理,只认识到科技带来的物质成果,因此个人价值取向上自然将物质和精神混为一谈偏向一元化,总是把具有必然性的逻辑规律性的权威当作唯一真理去追求,可往往都是事与愿违,同时这也正好助长了权威政治、非自由社会观念的形成...好像黑格尔之存在就是合理的,这就是人的必然真理。从此人们不得不牺牲个人自由扭曲自己来纵容权力社会维护真理,把个人自由当作自己不完善的缺点加以自我放弃和否定。其实人的一切问题和矛盾都归结为真理的必然性,而不该归罪于人天赋的自由,奴役自己。必然性法则动物界可行的,人类自由界绝对行不通。也就是说,本末倒置一切都搞反了。因为自由的反面是必然,人独有的区别于他人和万物的就是个人自由,并且人的心灵意识是自由与自然交汇不可调和的矛盾结构。因此一些人不能认识自己的自由本性,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而不负责任的否定自由,丧失了自由之真理。结果造成人格尊严、道德良知、正义价值、生命意义一扫而光...。有什么样的个人就必然导致什么形态的社会和国家。如果我们从人与自然界的关系方面亦即从人道主义、人权和人类文明发展、创造提出自由的问题,那么我们就不应该道法自然,而是道法自由。深入人道和体验天赋的自由,在人类文明发展中是揭示人自己的自由力量呢?还是仅仅遵循自然动物的弱肉强食的必然性,服从执行权威法则为目的呢?
 楼主| 发表于 2010-8-8 10: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24. 没有内在生存自由的根基,外在自由犹如笼中里生长的动物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当然生命是自由的前提,但自由是生命的意义。自由的意义就在于精神与外在世界的抗争,在抗争中才能树立起独立的人格个性和自由的价值观。为此自由的原则也应该是社会、哲学、艺术和政治等领域的基石,即社会意识形态应建立在个人意愿的有选择性的基础上。自由是人生存不可缺失的真理,与之相联系的不是存在,而是面向未来、不存在的不断创造,这是外在自由的出路,也是人生意义之所在。
 楼主| 发表于 2010-8-8 20: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25.在儒家,个人自由是否在“必然”中已被淹没了呢?一切都“必然”扭曲了。不是你认识必然性愈多就愈自由,而是你离生命的本源自由愈远,虚无的社会意识和客体化就愈是强有力的支配你。这个世上有太多的理性自以为是的人,思考着必然的事,必然、必然、必然...。这个世上充满了必然的恶,或许自由的上帝知道这是必然,理性必然本身怎么可能知道。应当承认,儒家之必然传统的包袱过于沉重,是一切必然性严重束缚了人的自由发展。从以天命为必然,或以阴阳为必然,历史的、权威的到种种政治、思想上的必然性,都极大地桎梏了人们的精神面貌和个性自由的创造性发展。看待一个民族、国家或一时代的文明进步,个人自由状况如何是最主要的标志。衡量善与恶的不是公平,是自由;与罪相对立的概念不是美德,而是自由。一切非自由的东西皆为罪,这是人最重要的意志之一。真正的自由只在满足个人意愿中才具有真理性和价值意义。没有内在生存自由的根基,外在自由犹如笼中生长的动物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当然生命是个人自由的前提,但个人自由是生命的意义。自由的意义就在于内在精神与外在非自由的抗争,在抗争中才能树立起独立的人格个性和自由的价值观。
 楼主| 发表于 2010-8-12 08: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26.事实上自由是不可能被客观认知和确定的,假若真的如思辨的必然,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了自由。在一个客观霸占的这个世界里,人的行为活动只能趋向一个可怕必然的结果:人被异化为动物和机器,作为奴性的动物在儒家早已经实现了,这家人真不如鸟人。
 楼主| 发表于 2010-8-12 09: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27.自由不是在客观的现象世界中存在,而是在人的精神主体生存的过程中,客观的自由只是自由的异化或象征。
 楼主| 发表于 2010-8-17 12:53:58 | 显示全部楼层
27.  423.
   在中国,从新文化、“五四”、的启蒙运动至今,似乎理性的光芒照亮了愚昧的精神黑暗。但是从礼教变理性、理性变政教、到政教变理性,它们最终还是非自由,出现了专制轮回和自由的背反,乃至倒退。西学东渐涂于形式,不见本真自由,自由总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因为人们至今始终没有明白人自己本身是什么,就不可能有自己的自由即个人自由,非此即彼必然非自由。也就是说他们忽略了西方自由有一个大前提,人的本质是一个非理性的生存的自由,以此西方始终坚持为每个人提供一个非理性自由的生存的家,并且是一种不能与理性共融的非政教合一多元化的家,从中选择和满足自己的意愿。从而减小了个人自由与国家社会自由的背反和自由者本身意识结构带来的矛盾。
   回过头来看一看中国,不但历来没有给人一个家(不包括台湾、香港和新加坡),反而总是把人看成是一种理性的存在物,这就必然最大复制旧中国最不好的东西---专制工具,把礼教专制变成理性专制,理性变政教专制,再又回到理性专制,既总是离不开对非理性的人进行专政或专制的悖论。
   现在你们论谈和强调的政治社会概念的自由和西方认识论的自由,和钢铁战士的‘...我想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存在一致之处,没有社会自由便没有个人自由;社会自由和个人自由也必定存在矛盾,社会利益总是要求牺牲个人利益...' 都脱离了的自由本身和前提,其后果同“五四”青年发展起来的毛泽东一样笨向自由的反面。即天赋自由之路你不走,地狱之门挡不住的悖论。乃至专制的帮凶!

                                                                          转我在爱智论坛上的帖子。
 楼主| 发表于 2010-8-26 13: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28.人的自由同外在自由及关于人权自由的理论思想不是一回事。不能画饼充饥。不仅如此,国家有了一套关于人权自由的宪法还会使所有者陶醉,乃至完全忽略了人之为人的生存所在,既人的本质就是非理性的自由。说白了,自由它永远是属于个人的精神“性生存”,而儒家早已经自我阉割掉了,历来不存在这个东西,奴才们只能意淫!
 楼主| 发表于 2010-8-29 07: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29. 西方文艺复兴之后,随着资本主义的迅猛发展,物欲膨胀,社会从中世纪的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人们开始怀旧甚至提出要回到中世纪,从信仰危机导致出尼采现象---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日本军国主义和虚无主义革命等等权力意志。如今俄罗斯、印度等一些权力国家的情形也很类似。信仰的缺乏与物质繁荣相差甚远,人们被物质金钱奴役,腐败堕落比比皆是。西方专家也开始担心尼采现象的重演,人性从物欲--腐败堕落--危机--权力意志膨胀...。
   而复儒更是各种危机的雪上加霜和本末倒置。权力是魔鬼,人们追求崇拜试图将世界变成天堂的东西,恰恰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抵制魔鬼最好的办法是自由。自由,应该成为我们生活的常态。
 楼主| 发表于 2010-9-1 08:37:48 | 显示全部楼层
30 自由是确定人作为精神存在者的那种东西,自由是使一切精神存在者得以成为其自身的先决条件既自由是精神的原则。或者说,自由是使存在者显示其本源性的东西,因而自由先于存在。但自由也不是存在者之外的某种独立的东西,而恰是人的内在生存的根基。自由总是人的自由。
 楼主| 发表于 2010-9-2 17: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刘瑜在,刘小枫的装神弄鬼可以滚蛋了!
 

2010-09-01 19:04:54 来自: 邝海炎

按:北京学术圈有人反应,刘小枫已经公开承认是左派,并且扬言,中国就是要多判几个自由派去坐牢,才能解决问题。刘小枫在人大被纪宝成供在190平的大房里。刘还扬言,自由派占领了媒体,左派要占领大学。强烈推荐刘瑜牛文,此文完全是用经验棒喝学术神汉。有刘瑜在,刘小枫的装神弄鬼可以滚蛋了!
  
  
  《财经》,完整版。纸媒版因字数关系颇多删节。
  --------------
  
  现在房地产商卖房子很有技巧。为了在激烈竞争中吸引买主,策略之一就是给楼盘起洋名。比如明明是六环之外一个鸟不生蛋之处的楼盘,美名其曰为“香榭丽舍”,隔壁那个楼盘则叫“莱茵河谷”,再隔壁那个叫“曼哈顿寓所”。为什么呢?听起来洋气呗。
  
  把产品打扮得洋里洋气以促销的,不仅仅是房地产商或者化妆品商,现在的学者们也深谙其道。比如,明明是推销专制思想,你绝不能上来就“董仲舒说过”,或者“张chun桥指出”,你得说什么呢?你得说“施密特说过”。
  

  施密特是谁?你可能会问。这就对了——如果连你都知道了施密特是谁,某些学者还怎么拿他来装神弄鬼。其实施密特,这个中国思想界的新款LV包,无非是希特勒第三帝国时代的yao wen元而已。1933年加入纳粹党并被任命为纳粹法学家联盟主席,二战后差点在纽伦堡受审判,由于拒绝“去纳粹化”而从此被禁在德国任教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半个世纪后被一群中国学者八抬大轿抬到了中国的学术寺庙里供奉,虽然我理解“出口转内销”是乡镇企业提高产品价格的捷径,还是感到情何以堪。

  比如,关于施密特,我国著名学者某某某、某某某和某某某分别写道:
  
  “在施米特看来,自由主义的毛病,就在于相信或幻想‘敌人’可以被转化或化解掉……自由主义者相信和平、理性、自由讨论和互利交换,但政治问题的最内在的核心,是‘保卫自己的存在方式’,是‘击退敌人’;它可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政治上的‘敌友之辨’不是玄学或纯思辨,而是最现实、最具体、最性命攸关的事情……自由辩论、私有财产、法律的形式公正和趋利避害的市民阶级理性都无法消解或转化政治的内在强度。”

  “在施密特看来,这种宪法至上的政治观念隐藏着深刻的政治危机。因为当一种政治力量准备摧毁整个宪政民主体制的时候,也就是说当政治陷入到施密特所说的‘非常状态’时,没有任何合法的力量可以挽救宪政民主体制……正是面对这种政治上最危急状态,主权概念才凸显出来了。换句话说,主权不服从宪政状态,而是在关键时刻拯救宪政状态。主权依赖的不是宪法,而是高于宪法的决断……施密特的理论实际上克服了自由主义的内在缺陷……正如施密特所说的,政治的首要问题是分清敌人与朋友。在敌人与朋友之间,不存在自由的问题,只有暴力和征服。这就是政治的实质,自由主义者往往不敢面对的实质。”
  
  “把宪政搞成自由主义的法治形式,根本误解了政治形式的实质。施米特的决断论的含义是协调或并置政治原则和自由原则,强决策的国家并不缩减任何市民社会的自由成份。纯粹法学的自由主义宪政观念过于理想化,认识不到其中仍然存在国家的主权问题,自由的法治仍然必然表现为政治的专权。看不到自由主义国家中的政治(划分敌友)现实,要么是幼稚的,要么是自欺欺人。”
  
  上述引文只是施密特中国粉丝团的众多言论之三而已,而且是我从上述学者们迷宫一般的文章里颇费周折地挑选出的三节最接近汉语的段落。由于字数关系,我只能挂三漏万。其实仔细一读呢,粉丝团的言论大同小异,翻译成大白话无非是:当社会的利益或者观念分裂到一个极端程度时,自由主义主张的理性辩论就可能没用了,而需要“主权者”分清敌我,借助于强力打击敌人。我不知道这样一个非常简单明了的意思为什么非要左一个“政治的反题”右一个“价值的僭政”来表述,甚至为什么需要绕道施密特来表达, 但表述方式倒是次要的,关键是内容的千疮百孔。如果我是上述学者们课堂上的学生,肯定忍不住举手提问:
  
  第一,我能理解“理性辩论”有不够用的时候,但谁来决定什么是需要“主权决断”的“紧急时刻”?57年储an平质疑“dang天下”的时候情况够紧急吗?59年彭de怀庐山“反攻倒算”大yue进的时候紧急吗?62年七千人大会上刘shao奇“形左实右”的表现紧急吗?76年清明节民众缅怀周en来的时候紧急吗?如果“主权者”可以大笔一挥随便指认甚至无中生有地制造“紧急时刻”,我们怎么办呢?

  第二,施老师说政治的本质是“分清敌我”,那么,谁来“辨别”敌我以及怎样辨别“敌我”呢?希特勒揪出了犹太人和共chang dang员,斯da林揪出了“fu农”和“托luo茨基份子”,我们曾经揪出了“地富反huai右”,为了继续讲zheng治,下一步我们该按照什么标准揪谁呢? 存款100万以上的人?一切爱看“非chen勿扰”这样低su节目的人?破*坏wen ding的“发tie fan”?“越ji上反”的人? 袁teng 飞及其粉丝?如果“主权者”一不小心得了被迫害妄想症,大笔一挥随便指认甚至无中生有地制造“敌人”,我们该怎么办呢?
  
  第三,就算“紧急时刻”可以为强权辩护,那么,如果政府可以“强权”人民,更强大的“霸权”国家“强权”我们怎么办呢?自认倒霉吗?如果B压制A是对的,为什么C压制B就是错的呢?比如,小布什在911之后的“紧急状态”下非常“决断”地分清了美国人民和恐bu分子的“敌我关系”,并一举发动了伊战“打击敌人”、“保卫自己的存在方式”,如此“决断”的领袖,怎么不见施密特粉丝团叫好、只见他们叫骂呢?是不是因为在恐怖分子炸了楼的情况下布什才“分清敌我”,彰显出他不如那些极左或极右独裁者想象力丰富?而真正的“决断力”必须表现在无中生有的能力里?  

  第四,那个频繁出现的“主权者”是谁呢? 某阶级成员吗?某党派成员吗?是公民吗?包括低俗节目爱好者、袁腾飞及其粉丝、存款100万以上的人以及发帖犯吗? 如果不是公民,又是指谁呢?按什么标准认定?体重在100斤至130斤之间、双眼皮、不爱吃麦当劳这个标准如何?也许还应该加上一条“有生以来感冒次数为偶数”?

  其实,把施密特的逻辑推到极致,就是暴君或者暴民可以任意指定“敌人”、捏造不存在的“危险”、继而以“决断”的名义实施暴政,而这正是施密特能成为纳粹法学家的原因,也正是纳粹极权悲剧的逻辑链条,同时也是左翼极权悲剧的逻辑链条。回顾20世纪最大的悲剧,无一不是“主权者”在“紧急状态”下揪出“敌人”并施以“强力”迫害的情境。这样一个逻辑上漏洞百出、伦理上早已破产的理论,竟然被一大群中国学者作为学术地沟油回收过来,炒出油光滑亮的论文和书籍,搞得年轻学子谁不施密特一下都不好意思出门,这次第,怎一个正龙拍虎唐骏读博。

  不错,施密特的问题意识不是没有道理:自由讨论有其力不所及之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甚至可能依靠战争解决政治冲突(比如美国南北战争)。但是这种对强力的诉诸前提是“迫不得已”,即所有的对话空间都已被开拓和穷尽。换句话说,只有在罗尔斯的“公共理性”和哈贝马斯的“有效沟通”被穷尽的地方,施密特才可能有意义。但是在中国这种自由讨论仍然极不充分的情境下讨论自由的限度,在罗尔斯和哈贝马斯甚至都没出现的地方大谈施密特,好比一个300斤重的胖子刚减肥减了30斤,理论家们就开始对“他会不会太瘦了”这种“紧急状态”喋喋不休,问题意识错位到哪儿去了呢?直把加州当汴州了吧。
  
  此事的另一个有趣之处在于,施密特中国粉丝团中的核心人物们很多都是反西方文化霸权的民族主义者。作为民族主义者,却如此钟情于用生硬的翻译体语言、晦涩的西方文本、掉西方书袋的方式翻山越岭来说教中国人,便是我,也感到了传说中的“吊诡”。我说,爱国能从爱汉语的轻盈灵动、从直视普通中国人的经验世界开始吗?一个女孩一边桀骜不驯地说“漂亮是普s价值吗?”一边悲愤地掏出了粉饼、口红和眼霜,这我想起一个词,叫“自卑自负情结”。等等,我又想起一个词,叫“拧巴”。你能想象一群当代德国学者凑一堆,在那引用康有为捍卫德国,说着说着又对东方怒不可遏拍案而起吗?这个画面是如此之拧巴,简直是毕加索出品。对施密特迷们,我想说的是,其实,从朝阳区到海淀区,是可以不绕道阿尔卑斯山的,坐地铁10号线就行。

转载请注明出自晓芒学园 http://www.xiaomang.com/ 本贴地址:http://www.xiaomang.com/viewthread.php?tid=2662
 楼主| 发表于 2010-9-30 07: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31. 人的不可剥夺的规定着社会和国家权力在人身上起作用的界限的权利,不是由自然属性的必然性和唯物主义决定论,而是由自由原则的精神性来确定的,这是人之道法自由的权利,而不是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主导的人权之错在于必然性的后果不是自由,只能建立新形式的奴役。在儒家的历史上就是这样的模式,既持续不断的政权更替都是自然动物法则的轮回。也即人的动物本能生存,充其量只是从野生到圈养再放生的自我奴役的说话动物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0-9-30 07: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32.“目的为手段的合理性证明”的政治原则,它不是现在想出来的,现在事后发现的都是眼泪、恐怖和血债。因此,无论是希特勒、斯大林、本拉登,还是毛泽东乃至上帝,任何时候都不能通过非人道手段去实现和谐、博爱、幸福等目的,什么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反对自由化、稳定压倒一切等等都要以手段的人道化为前提条件。只有在当下开始的时候,手段之善始善终,至善的目的才有意义。否则,其政治后果只能是尼采现象强力意志的德国法西斯主义、苏联暴力共产主义革命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必然后果。
发表于 2010-9-30 09: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56# 博阁

呵呵,为何那么多汉语拼音,看得好辛苦~
 楼主| 发表于 2010-10-8 17: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33.  530. 人的内在精神自由比外在自由问题要复杂。特别是在精神生活十分匮乏的儒家,它不仅仅表现外在的奴性,自我本身的奴役,而且从内心里就成为权力的奴才而高兴的劣根性。
    纵观中国革命历史,之所以不能导向建立新的自由中国,而总是最大地复制了它所推翻的旧社会中最不好的东西--专制下的奴性。原因就在于此。

    外在的自由选择行为和形式自由是无根基的心理意识行为,它的意识结构会导致自由的反面。真正的自由是每个人独有的内在精神能动力即自由意志。其主要表现在独立的个性人格,在超越传统、超然因果关系中自由创造出新的精神食粮。在儒家只有精神性的决口和开放,才能从根本上铲除劣根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4-24 20:06 , Processed in 0.05412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