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2月20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32|回复: 2

李显龙悼词: 他的价值观他的爱 会永远与我们同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30 13: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5年03月30日





  • 李显龙总理在妻子何晶的陪同下,为父亲献上花朵,也作最后的告别。(海峡时报)


光耀·百年
1923-2015
私人葬礼
家人和朋友们,我们聚集在这里,向爸爸李光耀先生做最后的告别。在公众吊唁和国葬仪式等正式礼节之后,在这最后的时刻,爸爸与他的家人、他一生的好友、对他尽忠职守的直属工作人员、保护他确保他安好的护卫人员,以及细心照料他的医疗人员同在。
过去几天,关于爸爸的公众生活已经说了很多。他的公众生活是我们与整个新加坡,整个世界共享的。但是,我们很荣幸,能够认识他这位父亲、祖父、兄长、朋友、严厉但富有人情味的上司、一家之主。
其实,爸爸是两个家庭的一家之主。身为长子,他自幼实际上就成了一家之主,帮助他的母亲把弟妹们带大。他一生与家人保持密切的关系。对我叔叔和姑姑而言,他一直都是“哥”,从来不是“哈里”(李光耀的洋名)。小叔(李祥耀)每逢圣诞节都会请爸爸去他家吃饭,姑妈(李金满)会煮他喜欢吃的菜肴,还会教他的厨师怎么煮,煮出来的水准几乎和她的一样好。爸爸每年也会坚持出席整个李家大家庭参与的大年除夕团圆饭,和弟妹们叙旧,也见见他的侄子侄女,后来还有侄孙和侄孙女等,一直到去年都是如此。我想,可能也有一些曾侄孙或曾侄孙女,但我不确定他们有没有碰过面。
爸爸也是我母亲与我们这三个孩子这个家庭的一家之主。我们出生时,他已经投身在政治里。其实,我出生那一天,当他到竹脚医院探望妈妈和新生儿时,他告诉妈妈,他将代表邮政与电信职员联合会与政府谈判。那一年,他因为这个邮差罢工事件而声名大噪,自此一直活跃于政坛。所以,妈妈担起了日常持家的责任,抚养我们长大,并监督我们的学业。但是,爸爸负责定调,他留意我们的进度,重要的决定也由他做。他把我们送进华校,要我们学马来话,也鼓励显扬和我申请武装部队奖学金,为国效劳;他说服玮玲当医生,而不是兽医。他让我们走上一条在世界上有不凡成就的道路,我们非常感激。
我们也很感激爸爸引导我们,把我们培养成正常,能够适应环境的人。尽管我们是总理的孩子,一直处在聚光灯下,随时都有可能被宠坏、放纵自己、误入歧途。他和妈妈决定我们继续住在欧思礼路(Oxley Road),而不是搬到斯里淡马锡(Sri Temasek),以免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觉得这个世界亏欠了我们。他确保我们没有错误的观念:不会自我膨胀、不会不替别人着想,也不会仗势欺人。我们虽然不是每次都做对,但我们从来没有怀疑什么才是正确的行为举止。
他会为孩子们感到骄傲。当我学习骑脚踏车时,他就在我身边。有一次,我正要学会如何在两个轮子上平衡自己时,他把我推倒,让我重头开始。我骑过整片操场,原以为是他一直扶持着我,推着我。过了几分钟,我回头一望才发现,我是一个人骑着车,而原来他已经放手。他非常高兴,我也是。
就如所有好父亲一样,爸爸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即便我们已经长大成人。我和扬(已故李显龙夫人黄名扬)结婚时,他写下很长、经过深思熟虑的信函给我们,分享如何让我们婚姻成功维持下去的建议。那是他从自己与母亲长久且幸福的婚姻所吸取的宝贵经验。
名扬病逝之后,尤其在我再婚之前,他和妈妈都会花时间陪同当时还是婴儿的修齐和毅鹏,填补那段时期的空缺,帮忙抚养他们长大。他们每晚在总统府吃完晚餐后,会带着小孩走走。他不是一个会放纵孙子的祖父,但是一个疼爱他们的祖父。有一张照片是爸爸和四个孙子一起拍的,当时孙子们都还是幼儿,他们一起在斯里淡马锡官邸前的花园吹着泡泡。
我患淋巴癌接受化疗期间,当时在菲律宾做官式访问的爸爸特地拨电给我。我当时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国事。结果,他只是想告诉我,他安排把一些榴梿送过来。他想确保我接受治疗期间,得到足够的营养。
爸爸很高兴自己的三个孩子个个都成了成功且负责任的人,通过我们不同的方式为社会做出贡献。我接任总理的数月之后,他用了内阁资政(Minister Mentor)的信笺写了一封信给我。我想,那是我唯一一次接到他以内阁资政信笺发给我的信。里头写着:“这是我2005年的圣诞卡和新年卡的样本。在总统府宣誓就职之后拍下的照片,记录了我人生中非常有意义的一个夜晚。你有什么要修改,或有什么评语吗?”那张照片里,我与他握手,我成了新任总理,我也祝贺他成为内阁资政,而见证的是纳丹总统。自然的,我回说我赞同,也没有要修改的部分。他为儿子感到骄傲,但他和往常一样,还是要按照正确的方式办事。


-
 楼主| 发表于 2015-3-30 13: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到了晚年,他还是不断教导我们有关人生的道理。看着他与妈妈一起变老,我们也学到一些事。对他而言,她就是全世界,就如他对她而言一样。他们有彼此的陪伴,就会感到非常高兴。妈妈在2003年中风之后,他照顾她直到她恢复健康,并鼓励她继续运动,保持活跃,并继续偕同一起出国。他甚至学习如何用传统的血压计和听诊器,测量她的血压,而且每天都严格遵守规定,测量血压两次,然后电邮向她的医生汇报。他会跟她说:“人生就是无止境的调整。随着你年华老去,你就调适自己。想想看,我们有多幸运,以及我们可能落入的糟糕情况。我们总要看事情光明的一面。”
妈妈五年前病逝对他是一大打击。但他们的合照陪伴他,并提醒他,他们两人共处63年的快乐时光。
爸爸一生都与老朋友保持联络—杨邦孝、谢水龙、韩瑞生,而韩瑞生离世后就是他的遗孀文四珍和她的孩子。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好友人数也逐渐凋零。
近年来,他偶尔会设晚宴,并邀请他的导师、医生、员工和朋友去吃饭,除了维系感情,也表达他对这些人的感激,吃饭的地点因为蔡琼莹的关系,往往是在莱佛士酒店。大约每两周,他的外甥女金梨也会带他出去吃饭,换一个环境。他们会到不同的地方去,例如圣淘沙海底世界,或者到樟宜机场看看“宝石计划”(Project Jewel)的进展,或到港口游船河。他很享受这些出游的时间,以及陪同他的人。有时候会有其他朋友加入,或轮流招待他,例如维强、李庆言、王明星、佘林发、黄志祥等等。我们很感激金梨。
感谢父亲身边的人
我也要感激由冯国荣医生带领的医疗团队当中的医生、护士、物理治疗师和各专科的医生,他们对我父亲的照顾。你们很能干、很有献身精神,也满怀怜悯之心。爸爸常说,他的父亲活到94岁,他母亲活到73岁,而如果他能活到两者之间的平均岁数,就算很幸运了,那之后的每一年都是额外的收获。爸爸很幸运,有一个很棒的医疗团队照顾他,也享受很多额外的岁月,我们也同样很幸运,能继续这么多年享受他的存在。
很多年来,显扬的一个惯例是在我们父母亲过生日时,到他家一起聚会、吃晚餐。爸爸90岁生日时,我们照常惬意地吃了顿饭。我当时在餐桌前拍照,爸爸的笑容很灿烂。我决定沉浸在当下的那一刻,没有急着要拿起相机,拍下那一幕。所以,我没有那张照片,但那是一个永恒的记忆。
感谢一直保护着我父亲的护卫队。你们不只保全了他的安危,还一直守护在他身边,全天候的守护,超出职责所需。你们成了朋友,也几乎成了家庭的一份子。特别要感谢刚才扶灵的护卫,谢谢你们今天扶着爸爸走完他的最后一段路。也谢谢在万礼担任护柩官的护卫、医生和护士们,为我爸爸尽这一份心意。
也要感谢爸爸的贴身工作人员,尤其是连好和云英,他们为他服务了超过20年。他的私人秘书连好,在办公室内帮忙照顾我父亲。云英所做的,已经超出一个新闻秘书应该做的。你们刚才在仪式开始前观看的影片,就是她制作的,那出于她的一份心意。
我也要感谢妹妹,玲。她与父亲同住在欧思礼路,为了照顾父亲付出了很多。你不只是他的女儿,也是他的医生。由始至终,你是他亲密的同伴。你陪着他出国,仔细地观察他的情况,确保问题刚出现,还没有发生任何灾难之前,就让他接受治疗。你所承担的,远远超出我们应该分担去尽的孝道。谢谢你,玲。
最后,我想要感激德义区和丹戎巴葛区具献身精神的基层义工。你们多年来在基层服务,协助李先生和我照顾居民。过去这一周,你们帮忙妥当地安排和照顾那些出席斯里淡马锡私人丧礼的宾客,也帮忙今天举行的国葬仪式,以及现在的火化仪式。我的家人和我都深表感激。
当我们年纪还小时,我们认为父母亲会一直都在。当我们开始长大,看着他们老去,渐渐衰弱时,我们理性上知道,有那么一天,我们需要说再见。但情感上,我们总是很难去想象它的发生。有一天,当父母亲真的离开了,我们剩下的就只有失落感和悲痛。这就是人们会遇到的情况。
-
 楼主| 发表于 2015-3-30 13: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爸爸曾经苦思过这一点。我在准备着今天要说的话时,回想起他曾经对着一群医生所做过有关老去和死亡的演讲。我问了问身边的人,没有人记得这个演讲,除了贾纳达斯。我们找了很久,云英终于找到了这份演讲稿。爸爸在很久以前,1972年,向一群心脏专科医生演讲。我43年前,一定是有读过这篇演讲稿,而对它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我事隔40年都还记得,又或许是因为我自己也正在老去,所以会记起很久以前的事。
我很欣喜地重新读过一遍。那是老派的李光耀—深思熟虑、博学多闻、优雅、机智,但带有深一层的含义。很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人会发表这种晚餐后的演讲。他当时取的题目是“生命若是短暂、健康和充实的,就更美好”。他谈到心脏健康、衰老、死的权利,类似现在的预先医疗指示等。你必须自己阅读整份演讲稿,因为没有办法摘录。我只想分享其中一句话“生命最好是短暂、健康和充实的,而不是漫长、不健康和凄凉的。我们都会死亡。我希望自己的是无痛的。就如戴高乐(de Gaulle)所说:‘不要惧怕,连戴高乐都得死’,而他真的死了。”
爸爸的生命很长,也很充实。他一直都很健康、活跃,也精力充沛,直到他很老的时候。他曾经说过,生命是一场马拉松,不是短跑。爸爸的马拉松跑完了。他安详地离开了。他在我们的生命中以及我们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一个缺口。但是,他的价值观,他的爱,他说过的话,这些都会与我们同在,启发我们,并长长久久地继续存留在我们心里。
永别了,请您安息,爸爸。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2-20 19:17 , Processed in 0.03430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