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8月24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67|回复: 1

理性不堪生命之重,生活不堪理性之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19 10: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7-3-11 10:01 编辑

    ————由真实的人类生活引发的思考
   
自从有了语言、概念和逻辑,人类理性便张开想象的翅膀。甚至可以说,迄今为止人类信仰的宗教、探索的科学、追逐的真理,无一不是依托理性的翅膀去翱翔。理性是人类到达彼岸的不可或缺,是追求各种梦想的精神架构与支撑。


   
虽然,理性依凭语言、概念和逻辑,但它们的所指/能指、内涵/外延、方法/规则均是以人和世界的具体结合关系为依归。因此无论是宗教、科学或真理,它们一开始就以某种特异的形式从人的存在关系中发轫、产生,遂又在人类的感悟、灵性和社会欲求中生发出对象事物与概念指涉,籍此相互印证、系统演绎、约定集合。这个过程中,每个智者都要在特指的主客观、主客体之间寻找据以为实(据以为是)的统一关系与社会步骤;当它们趋于成熟之时,就成为引导人类精神达于彼岸的方法、路径和内容。


    对人类个体社会目标的选择而言,走向彼岸——是一处广阔的、任由人类精神驰骋之境。人们试图借用它的抽象与涵盖、个人奋斗与独立精神,为社会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以致人类愈是身陷发展困境之凌侮,愈是把自我意识栓系在自由精神的战车上。然而,宗教的魅力开始落幕,科学的双刃剑让人类苦不堪言,真理在个人的社会探索中就更加可笑:尽管人们在理性认知上可以把它说得周延缜密、无懈可击,甚至通过实践途径将它与科学绑在一起,让其承载人类现实和未来,令其不能承受生命之重。


    对此我只想说:不断给人的理性加码,不断让理性的尤物(宗教、科学和真理)担负起世俗之重,这不是真实的人类生活!心灵的世界、想象的伟大、精神的魅力、理性的严整——当它们作为言说的对象,我们尽可以把它论证的无以复加,甚至把它作为引导人类改变自身命运的终极指引。


    人们天真地以为,只要找到一个理性的节点,在概念指涉上相互通约,理性认知上消除歧义,逻辑推断上合理有效,并保证主客观统一、理性与实践一致,人类终能在科学和真理之间找到通往彼岸的可靠途径。但面对真实的此岸世界,它能和生命活动通约,能与社会发展无歧义,能演绎出真实的人类生活及其发展历史和未来吗?!


    如果能,它们便不再是我们心目中存于彼岸世界、逻辑紧致的真理和科学,甚至无法用形而上的理念去命名,更不要说让其成为改变人类命运的终极指引。如果不能,并且排除了开创新学科、新领域的正当选择,我们学习这些理性大词,除了做下精神体操、扩张一下想象力,还有什么更大价值呢?


    真实的人类生活,是在我们参与全球经济生活、投身市场文化运作之时;是在人类成为相融其中的类群个体、民族国家、文化类群之时;是在全部历史文化、人类文明、科学技术、艺术创造成为我们社会运行方式之时;是在所有这些浸润到人类生产生活每个动机、每个需要、每个生命毛孔之时。只有在此种文化之境,人类才成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全球市场才有活力,物质信息和能才会在人类变换自然的生命中得到合理配置,乃至人类的精神(包括科学和真理)才能找到它们最终的文化归所。


    我们无法想象,除此还能让科学和真理去哪块地界安身,又能为人类能缔结怎样的文化缘分?彼岸世界的东东,或许可以成为人们知道的内容、了解的对象,但当它无法找到类属于人的文化归所时,那就大谬不然了。


    重要的是,把人类现实和未来托付于理性玄想和它的对象世界,甚至寄托人们对宗教、对科学和真理的信仰,真的有点太玄了!若让它们拥有改变人类命运的文化禀赋(这本该属于人类实践文化的范畴),这又超出了它们的特质与本务。显然,人们在对理性的期待中已经意识到:理性作为一种失去了重量的生命之轻也是让人难以承受的。


    所以,真实的人类生活,不是在空洞的理念和信仰之中,而是根源于人类对时代契机的把握。质言之,它需要让宗教、科学、真理,连同历史文化、人类文明、科学技术、艺术创造——共同来到此岸世界:让它们在类属于人的存在关系、发展关系和社会主体性关系中,归于实践文化麾下!惟其如此,人类生活之树方能长青。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3: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5-1-3 12:23 编辑

    此文是上一主贴“由真实的人类生活需要引发的哲学思考”的续篇。其中谈到世界变化与‘四种文化介入’。认为,这四种文化介入才是把握真实人类生活的锁钥,它更加适合人类所处的生存境况,更能带领人类进入一体化进程的生命发展之域。

    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是以往全部哲学的基本问题。也是从理性思辨角度提出的哲学基本问题。而这里探究的真实的人类生活,压根不是思辨的对象,全然不在纯粹理性的思辨之域。


    相对我们生命寄宿其间的发展世界而言,纯粹理性思辨是从抽象的哲学概念发端的。这类概念虽然具有抽象严谨、含概性极强的形式化特征,但它既没有本体的真,又缺少生命的在。除了再现了个人思维理性的言语能力和逻辑,等于什么也没说!如果让这种理性承担起导引人类命运的历史重任,改变人类生活,是不是“理性不堪生命之重,生活不堪理性之轻”呢?

    在笔者看来,真实的人类生活是由‘本体的真’和‘生命的在’共同支撑的。这里,‘本体的真’说的是人类社会这个历史发展本体的真,全球一体化进程最好地诠释了这个真。‘生命的在’则由几种具象的生命之在所构成。没有具象的在,何来本体的真?

    具体说:自然、宇宙和历史时空的在——可视为自然历史的在,它是人类生命进化发展无法选择的自然条件和基础。科学技术、思想文化、艺术创造的在——可看作对象世界的在,也是人类精神在对象世界彰显出来时,带有自己生命刻痕的理性形态。物化于生产生活、制度文化和社会体制之中的在——当然是人类社会的在,它使人类按照某种最有效的运行方式结构一起,亦使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得到最大限度的生命彰显与发挥。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在——则是历史流变中的在,它把人的社会生命维度从一种文明形态,推向另一种文明过程,使人类生命的历史演进不断获得自然历史更加全面的文明支撑。

    所以,从发展视域看,当我们对于生命的理解不再停留在作为生物和动物的那些特征上,而是把它放大到与整个生命发生历史互动的那个自然历史的进程上,那些刻划这一生命进程的在(自然历史的在、对象世界的在、人类社会的在、历史流变的在)便从中脱颖而出。

  这个事实说明:自然历史的在不仅是生命进化无法选择的条件和基础,也是诞生命、产生人类,和孵化各种生命因子、构成人化条件的历史温床。所谓‘依人而化’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尽管它们(四种存在)没有固定的属性,但是,在它们一旦来到‘依人而化’的三重关系中(人的存在关系、发展关系、社会主体性关系)中,便在它们相应实现的这一历史链条中,具有了类属于人的社会性质与文化属性。乃至只要人是社会的、文化的,并在生产生活中社会践行着,这些属性都将以人们思行于物的社会运行方式凸显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8-24 08:02 , Processed in 0.08425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