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4月24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shuihuo

相依哲理逍遥思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08: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师生亲子苦乐相依
师生共读共写共同生活。这是新教育实验的一个重要原则。师生必须共同成长,做到学习生活化、生活学习化,共同提高。这在几千年前的《礼记.学记》中就有体现:“教学相长。”岂不可说成“教学相依”?
现在是一个圆融畅达的社会,大道若水,大化圆融,非此即彼的观念必须摈除。我坚持相依理念:父子母女即亲子相依为命,师生相依互助:孩子是父母最好的学生。学生也当如教师最美的孩子。
至于同甘共苦,我想到了魏书生的话:“人如果不吃足够量的苦,连人格也是不完善的!”苦苦苦无限,不苦无限苦:苦乐本相依。苦苦无限苦,不苦何以通今古?苦辣酸臭皆蕴福!福若不与苦相依,福中也会觉空虚!
发表于 2009-11-8 09: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美

本帖最后由 ade 于 2009-11-8 09:08 编辑

81# shuihuo

我的美
风吹我动
流于世俗
清醒寻梦
雅俗同取
到时见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20:0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痛苦快乐相依美
“凡人有平庸的快乐,哲人有高贵的痛苦。”诗哲如是说。人一旦有迷茫,迷茫而不得解,离痛苦就不远了。人一旦有了痛苦,离高贵也不远矣(特指心灵的高贵)。
我时常快乐:快乐和哲学都选择。无哲学活得就不清醒:“学哲学会使人清醒地活着。”如果使人变得有智慧的学问却又使人糊涂,爱之何益、学之何用?哲学若无快乐,可能相依哲学就不值得倡导和切实践行,尽管世界人间各种哲学观点和流派多得不胜枚举,我以为都有相依相存且相成起码相辅的关系,即便针锋相对而相反的观点,也有相依的某个点、某条线、某个片、某方面,在一定条件下也能相容、相融、相溶、相熔且相鎔......
真善美都属哲学范畴,但我更爱哲学中的美:“学美学可以让人快乐地活着。”一位美学家这样说。真关理智,讲科学;善涉意志,讲伦理;美关情也,最显灵动!诚然,美也须有所附丽,如不相依,就如哲人说:就是不结果实的花朵,就如无奶汁的丰乳,就似乏疲香客心中的神庙,是虚幻之美,于人生社会虽未必有害但却无益(相对的,一绝对就成悖论)
我以为,迷茫也是一种美:雾里看花,水中赏月,依稀缥缈,隐约闪烁,又如蒙着面纱的美女......也属距离产生美的情境吧?如果一切朗然,众人还有必要一起探讨么?
忽然想起一联:“佛理如云,云在山头,登上山头云更远;教义似月,月在水中,掘开水面月更深!”何止佛理?啥理不是如此?学无止境,理无终极也。
教徒与教会相依即皈依也是归一:不想再寻找了,也就不再迷茫了。只要走在哲学的路上,将永远迷茫,甚至痛苦!然而,既然痛苦是快乐的源泉,为啥讨厌痛苦呢?无论是心灵还是肉体,如果感受不到痛苦了,该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情境呀?我以为,痛苦也是一种美,何况迷茫呢?快乐即寓痛苦迷茫中矣!
 楼主| 发表于 2009-11-8 20: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82# ade
风花雪月大美景
流水岩石微妙诗
清歌素琴谁知音
雅致天籁神会知
悟空行
 楼主| 发表于 2009-11-9 06: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柔文武老小形神俱相依
古人云:“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离开朋友,纵益思考,却不利切磋和研讨也。张贤亮小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有道理。我认为:“人”本“好”也,人的一撇是女,一捺即子,女与子相依才是完整的人也;好即人,好人如同“首都北京”属同位语一样,不好的人枉称人也。
我赞成朋友多,但不宜太多:“交友不宜滥,滥则贡谀者来”古人的感悟:“交不在久,交一日以喻百年;交不在多,交一人胜过百人!”。再则,我以为女朋友与女性朋友还是有区别的。对小孩儿来说:交女性朋友无妨,交女朋友当慎。一个人的智慧如没有异性补充,是残缺之美:“男子的眼中有一丝柔媚,女子的眼里有一丝刚强,文能安邦定国,武可率领千军万马!”这是陈忠实《白鹿原》中的话,可见刚柔相依、文武相依之美吧?
思及小孩与老人,总相依,小的是形骸,老的是神魂吧?西游记中,悟空善化;《聊斋》有词:“鬼也不是鬼,怪也不是怪,妖魔鬼怪比那正人君子还可爱......”
无神之人若木雕模特儿,衣架子;有神之人才是活生生的人也。女朋友是牵手的,女性朋友应以相依为美:重在神魂相依而同追大梦之美境也!小孩老人都该有大梦:美梦相依,梦美,美也是梦,大梦!
 楼主| 发表于 2009-11-9 19: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付出与获得相依
付出与获得相依,交友也如斯。若只想获得而不愿付出,人间便无友可交。结交可分身边朋与心中友也:身边朋可多多益善,“朋友遍天下,知心有几个?”故心中友要精。多少也相依,如果没有多多益善广交天下友的开阔胸襟,可能心中的精品朋友也难得吧?“吹尽狂砂始到金”也!
 楼主| 发表于 2009-11-9 20: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灵魂要与载体相依
屈原遭流放,在那战国纷乱之际,象他一样遭遇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人,只说七国(七雄),此类人也一定多得很;哪怕仅仅一个楚国,先后被流放甚至遭遇更惨的也一定大有人在!可是,别的连尸体加姓名多已湮灭,何哉?无灵魂或灵魂无载体也!“人是怎样获得一个灵魂的?通过往事。”诗哲周国平如是说。《离骚》和“无韵的离骚”《史记》,就是屈原灵魂的载体;记录安史之乱的诗篇,就是杜子美灵魂的载体!稍读史书即知,在汉唐之际,有多少书生文人落魄潦倒?可是司马迁与杜甫却不甘沉沦,还是坚执地以报效家国为使命,记下自己苦乐交加的悲欢离合,让后人能感受其痛苦的灵魂所在。故其至今未死也!
哲人说:“不美化苦难。”文人写《感谢苦难》。我说:面对苦难!我不想吃苦受穷,我想物质生活丰美、精神生活丰富、灵魂生活高贵。日本美学家小原国芳说:“身体的理想在于健,生活的理想在于富...”可是现实的生活不容我物质丰富,我就以老子“知足者富”的心态先求健,以健康的体魄力求脱贫:不能似杜甫般“潦倒新停浊酒杯”!这个社会颇开明,小人污吏毕竟未占大多数,只要是为社会人生作出有益的事,终会有所报偿。不过,在此俗世,客观之苦并不多,主观无端闲愁却不少。而闲愁最苦,甚至痛苦,苦乐相依:无苦莫言乐!有痛苦正表明有思考、有追求。如满足于衣食无忧不尚奢华的俗世生活,足可终日憨乐矣。
关于老子之“美”,实乃善美相依也。中华审美传统就是以善为美。对于真善美,有各种说法:其一为“美学不真,科学不善,伦理不美”,未深研。我只求真善美统一的哲境,不是捷径。有人说“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我只求良药设法不若口,否则小孩儿服不下没效果;力争忠言不逆耳,在实质不变的前提下说得好听些,讽谏寓言即如是。《邹忌讽齐王纳谏》,妻之美我者、妾之美我者、客之美我者,齐王明知我不如城北徐公美,为啥这么多人说我比徐公美?一旦点破,便恍然,岂须大悟?同样是实话(真理),如劈头盖脑居高临下以先知先觉或救世者姿态骂人、怒众不争,效果就未必美了。灵魂再美,若无载体供其相依,也必如幽灵般风流云散,难寻踪影也。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12: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苦乐不可离,深浅也相依
苦乐不可离,深浅也相依,诸事尽如此。认识决定行为。小偷尚且有自己的认识,况乎常人?
小偷对话,其一说:“如果没有法律制裁,我们的职业就是天底下最好的职业。”另一小偷说:“正是因为有了法律的制裁,我们的职业才是天底下最好的职业。”因为胆小的被吓得不敢当小偷了,故偷业仍兴旺。
孤独和痛苦对于灵魂来说也若斯,如果没有孤独和痛苦的熬炼,世间必然皆圣人也。正是由于有许多人害怕孤独和痛苦的熬炼就象小偷害怕法律制裁一般不堪忍受,故世间安于现状的庸人多也。
想起一段老话:“许多伟人的一生中,除了极少的辉煌时刻以外,大多也都是平淡无奇的。”读过《走下神坛的毛泽东》,还有诸多名人传记,就不难明白:人们,不论伟人还是微人,共同点太多。尤其是孤独和痛苦,伟人比微人更深更甚。
痛苦使人深刻,快乐令人浮浅。苦乐不可离,深浅也相依,缺一便无美好人活即人生(生死之间,活最重要,活着就须讲相依人活观)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1 21: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矛盾的两端相依
有人写《世界是平的》,我仍认定地球是圆的。一旦“地球是圆的”论点成立,那么点动成线,线动最终必成圆:矛盾的两端(两个极端)必然重合即相依。
极端的痛苦,极端的孤独、极端的言语、极端的选择,极端的个性,极端的伟大...诸如此类都不可避免地包涵着其反面,从一端走到另一端,两端合龙成圆,回归起点。
极端自有极端的道理和好处,按相依理念推之,同时也有可能毁灭了自我的坏与好:在极端中毁灭者者,也可能因极端而得到永生,如张志新,如布鲁诺,如谭嗣同。质言之,如果人人极端,康南海也与谭壮士一起赴死,如何有为?哥白尼推迟出版他的心爱作品,没走极端,不亦美乎?
我们不能只看到英雄伟大的一面,他们并非没有常人、凡人、俗人要食人间烟火的一面。老子如果真洒脱就真地脱了:何必留下五千言《道德经》?庄子明智,知道“苟全性命于乱世也”。金圣叹“砍头痛,喝酒快,砍头时喝酒,痛快痛快”尚知相依理念:临死不忍观惨像,想速死,刚死却遇大赦令,未极端也。屈原并不极端,临死仍忠君,他实属被奸佞残害。
古人如此,没有绝对极端,今人也如斯:陈寅恪虽傲骨铮铮,可其晚境凄惨,关于陈寅恪在生命旅程中最后一段时光的生活以及因何致命创伤而死去,当时住在中山大学的梁宗岱夫人甘少苏在回忆录《宗岱和我》中写:“那时候,挨整的人及其家属都特别害怕高音喇叭,一听到高音喇叭声,就战战兢兢,因为红卫兵经常用高音喇叭通知开会,点人出来批斗游行;而出去一次也就是小死一场。历史系一级教师陈寅恪双目失明,他胆子小,一听见喇叭里喊他的名字,就浑身发抖,尿湿裤子。就这样,终于给吓死了。”
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世人皆知,可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有个共产党高级领导人当面请他写一篇骂蒋中正的文章,他却拒写:“如果我写这篇文章,上海我还呆不呆了?”尽管回答“黄浦江上这么多俄国军舰,你跳上哪一艘不保护你?”可是鲁迅还是拒绝写,他不想走极端。陈独秀是个白发污红尘、龙性总难驯的极端之人,因不愿国民党当局为他所著的《小学识字课本》改名而出版,拒收两千多元稿费,但为生存故,却不得不去为当地的一个地主家抄家谱以换取生活费(这与拒绝统治当局比是有傲骨表现,可未与农工为伍出苦力流臭汗,似仍不够极端吧?)
我更欣赏“聚散都是缘,离合总关情”,还有“长江有情化作泪,长江有意起歌声”及“人间一股英雄气纵横驰骋”!如我般只识相依不知极端者,却极端地愿历史不断走向进步,但我却不想当历史天空的英雄,只愿做现实红尘中的微人:凡常俗人。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2 06: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墨白棕黄红相依
读了《别忘了,奥巴马还有个白人妈妈》(王乾荣),且抄两段:“父亲是黑非洲肯尼亚籍的美国人奥巴马,明明是黑白混血儿,他角逐美国总统获胜后,全世界舆论,却一律称他为‘黑人当选总统’。我认为,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是男权社会的‘血统论’作祟”另一段是:“原来,不止华夏民族在专制时期有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观念和传统。号称现代民主榜样的美利坚民族,以及似乎挺民主、挺平等的欧洲先进诸国,也都这德性。”
“拿资本主义楷模美国来说,直至1920年,《宪法》第19条修正案,才承认妇女有选举权。可是,此前有一位‘废奴主义者’斯坦顿,一方面赞成解放黑奴,一方面却激烈反对女权运动。在1950年的美国反种族歧视运动中,那些同情有色人种的君子却说什么‘女人的唯一位置是俯卧’......”这段也是抄的。
我坚信我的相依哲学理念。人们,包括大千世界的万亿类生灵,都是大自然之子(或产物)都应相依相融,相辅相成,相助相存。假如这个地球上只剩下了人,甚至只剩了一种人(种),白人或黄人,或黑人...世界不仅失却了多彩多姿之美,可能单一的人种或物种也经不起岁月风雨的打磨进化吧?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2 20: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点动成线虚幻相依
点动成线,从一端开始动,自然也必然动到另一端,始终相依:树有本末,事有始终,两端最后总会相依为一端。凡是游走一端的,都是反常的,甚至根本就谈不上游或走。
中庸之美、中和之道,其内涵和外延因人的理解而异。我对“中”的理解,是“点子上”,是要害处,是命脉所在。也即中是真理的旨归。不是中间或折衷,也非和事佬或和稀泥。
我虽赏亮点,也及暗色,因美丑相依;如果人间无丑,美也必然不存。世间万类皆相依,生死荣辱皆相依,水滴与江海自然而然是相依。
相依是自然大道,相依是事物本相,“人”字的结构的左右相依即昭示:阴阳相依、灵肉相依、情理相依、刚柔相依,唯有相依才“好”:女为阳富有含章之美,子显阴却呈天地乾坤互转之妙。“女”“子”不相依则不“好”!
相依不是没有矛盾和斗争,力(合力、分力、压力、张力...)的作用,阴阳消长,自然规律变化,一如生死相依的“无情岁月增中减”,增至极端就是减到极致,生死同步,死了(le)是死了(liao上声,完的意思)就是活到了尽头。
水有一秒一刹那不在变化吗?即便是江海汪洋之水:金沙江、嘉陵江、峡江、扬子江、黄浦江......渤海、黄海、东海、南海......还有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澎湃潮流沸海江!水有常形吗?就如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一样。有人说:水滴是海洋之心。水滴在哪里?海洋之心在何处?心体相依,海洋的心与海洋之体相依相融难分难解也!
一滴滴水滴,都圆润如珠,每当大浪淘沙,海洋歌唱,水滴便以涓滴加入自然大合唱和天籁交响,只要用心品赏,潮涨潮落,就会如香山乐天白先生所写:“大珠小珠落玉盘。”如独赏,每滴水都如朝露(露珠);可是综品,淼淼之水兆珠汇,水水相依,即成江海汪洋也!
水滴雨点,点滴相依,相依的方式无论是点相依、线相依或是片相依、圆相依,极致即如球(圆 满到极致的状态)。相依的表象必有相融的实质,所以金属之坚也能相依镕(熔)铸为一体...如此思之,确感妙,不可言。
凭我凡庸之力,永远都不可能将相依之妙言尽,这是科学家、宗教家、哲学家、政治家、艺术家、教育家...诸位万家相依合力也难说到位的问题。但是为激发更多同道深层思考,又不得不言。
任何理论都属观 点,每点皆通圆。洞彻并把握大圆者,唯有神能之,人却必须以点及面,由面通圆,圆渐满而充实球。各种理论都为自圆其说力求说得圆,一旦说圆了即大道相通了。未说圆之前能说穿了也美:各种理论其实都是相依互通的。
玄在虚幻间,妙存微处要重 点。“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虚玄幻空无。。。...玄也是真善美圣实等等之门。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2 20:4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品位与德智体美相依
有趣是做人的一个重要素质:“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谓之品位。”我们皆应力求做个富有品位的人,不仅情趣美雅,而且情操高尚、情怀宽广、情愫深蕴。想起了诗哲周国平的一段话:“一个人在精神上真正成熟之后,又会返璞归真,重获一颗自足的童心。他消化了社会的陈规习见,把它们扬弃了。”我们就是要成为这样的人,如果以世俗陋见苛求自己,就是台湾柏扬写的《丑陋的中国人》之思。我们应做美好的中华人。
点点相依、点线相依、点片相依、点圈相依、点圆相依、点球相依......相对于宇宙和地球而言,世人谁不相当于圆上的一点呢?不管是伟人还是微人,能做好一点足矣。无论是重点、难点、热点、交点(焦点),只要能发挥好一点(!)作用,便不枉此生也!
德智体美相依;情为美载冶人性,诗词歌赋趣味添。相依互融天人一,一存于万品大千:精神肉体岂可分?内外互补虚实连。靠天靠地靠时空,人似玄妙小白点;自己渺小无所谓,须与家国整体联!心好为本创大美,敢于试闯求发展;最思自强永不息,愿驰快马猛加鞭。重要目标不淡忘,岂畏涉河跋远山?爱美不怕路坎坷,敢越险隘逾雄关:没有错误非好事,吃堑长智属天然!
发表于 2009-11-12 20: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92# shuihuo

到此一读,好文,赞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3 06: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圆点相依,不可偏激
中国社科院诗人哲学家周国平写:“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我爱我父母,我更爱善良;我爱我妻,我更爱美。”依据马建勋《圆观哲学》观思之,这是立于国之大的场上,由点向圆说的。我则立于家的小场,由圆向点想:“我爱真理,我更爱我师;我爱善良,我更爱我父母;我爱美,我更爱我妻子!”圆点相依,不可偏激,只要点和只要圆都是不美的。将忠与孝分离认为不可两全,在平时是不妥的。几个、十几个、几百几千个几万个世纪后,国家与阶级俱已消亡,我...
国家和阶级,就遥迢的历史进程说,按马克思、恩格斯推测,迟早要消亡。目前的联合国,其实就相当于各国相依的世界政府。冷战结束后,两极变多极(还有多边说),世界政治格局已显多姿多彩之美,但经济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加快,世界正显趋同大势(特别是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依态势)。
我虽有康煕“我真的还想再多活五百年”的妄想,可我连再多活五十年也不可能矣。所以于当下,我爱我国,我更爱我家(尽管家国相依不可分离):因为国有诸多公仆正在如同“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般热恋似地爱着,但我赵家我却是长子如同旧说的国有大臣般(家亦国,属于最小国,比新加坡小多了)必须尽我人责。我以为,在大同世界要 求大不同,而在不同的世界又须存小异求大 同。中国自古就有“杀敌三千自伤八百”之说,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可能愿意挑起战端。
一位西方学者将毛泽东“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最后一句最后两字中间加了一个逗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即便富如美国,若主动向中国开战,也不怕其不变穷(不仅仅是变贫)若其真正贫穷下去了,“美国劳动人民学习中国革命,更新换代,推翻现政权,打土豪分田地,重新分配资源”(引一科学家言)必成事实。中国如果不走共同富裕之路,多数人活不下去了,日不聊生生不如死了,中国人民也会发扬光荣的革命传统,打新的土豪,斗新的劣绅。现在官方反腐败、杀贪官污吏,就是防止毛泽东说的“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的情况产生也,当然也是为人民大众活得更美好也。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3 12: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92# shuihuo

到此一读,好文,赞
ade 发表于 2009-11-12 20:51

到处皆有美,
此坡景尤妙,
一赏激诗涛。
读阅瀚海浪,
好风荡漾洪滔。
文哲通晓,
赞君雅致高标!
调寄《醉中天》给ade.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3 13: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差别在于相依美
如果世上没有贫富差别,人皆一样,可能就如十个指头无长短、林中树木没高低了,世人同样富,无贫相依,则为独,即同,同则不继,不继即绝。故,绝对,绝不对!
民主与法治、科学与自由也是相依生美。公民的文化水平普遍提高后,文明程度也达到一定高度,民主与法治、科学与自由是必臻的美境。
多少相依,贫富相依,东西相依,古今相依,凡事不可极端化至化境到彼死此活、彼死此死程度;相依是彼活此活,彼此同活、共同优活,都过美好生活。
无为无不为相依,逍遥相依寂寥。如果从不作为,就不懂无为的妙境。如果没有过枯寂自守的心灵体验,逍遥时也必感寂寞,只是放浪形骸而乏美感诗意,更不会滋生哲思妙悟。
人生忧乐时相依。唯有快乐的人生,才是值得一过的人生:哪怕是苦中作乐!至于大宋老范的“进亦忧,退亦忧”其自问“然则何时而乐也?”可读出他也是向往快乐的。他自答:“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正如教师的教是为了不教,教必苦,教好了教顺了教出绩效美感了,成为别人榜样了,学生学会学习能够自育了,教师就不用苦教了,就自由了,就乐了,也就进入美境了。
人生,每有忧,后必生乐,乐不可极,极则生悲。世间千差万别,所有差别都在于相依美也。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3 21: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实空有无相依融
一个(!)人成不了英雄,就如一(!)个人成不了烈士。没有相同、相近、相对、相反的人事物相依,人必一无所为,一事无成。即便政治上的极端反对派,也必须有反着对的另一派与之反向相依才便于反对,如无,反啥?对啥反?反的目的是为正向相依以期相融也,不论主观是否愿意。
相依是爱智慧的体现。有智慧的人善于解决不同的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法。不仅仅井底之蛙是没有智慧的表现,凡是拘于一隅不能观天俯地看人者,都只能说是有知识有经验而不能说是有智慧。
智慧关乎哲学,哲学就是爱智慧之美,一颗爱美之心为爱而永远在路上寻觅;一旦停于某个终点,坚执地认为已然找到了精神家园而不愿再行走了,就关乎宗教了,不言。
宗教若虚幻。虚若无,幻似空,玄属实有居其中。玄可大,也能小,玄而又玄常变动:化为点线片面圈,殛需以实充。圆渐满向球,实空有无相依融......同有异,异求同,如水易依容,胜气妙无穷.....玄幻玄虚零亦灵,灵魂相依实体显健雄!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4 19: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感与诗意相依
“诗的本质就是发现,诗人要永远像婴儿一样,睁大了好奇的眼睛去看周围的世界,去发现世界的美...”油然思及了这段话:美感与诗意相依。
诗人必须富有孩子气,就是要好玩淘气,以不让人老心也老:童心犹存即精神不老的象征也!
做人必须品相依。人有四型如同水有四类,各种类型皆相依:高级而有趣,高级而无趣,低级而有趣,低级而无趣:最好是做高级而有趣的人。水可分深而清,浅而清,深且浊,浅也浊:当然是深而清的碧水更美了:鱼翔浅底,似鹰击长空...
人贵活有情趣。趣与情要相依,情调即格调,玩笑寓美妙:修养显风雅,知礼高贵无道貌(不岸然,更显天真美)。各地风俗礼数虽不同,但无妨心灵相依。
人与万类必相依。人如不与世间万类相依,独学而无友,必孤陋而寡闻,如闭目而塞听。地球上若最终只剩下人了,人也必将不人也!何诗意之有?
每个人活于尘世都如一个点,是渺小的,但千千万万个点相依集成了浑大的圆(球),点圆相依相融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了,那么每一个点(!),必然皆富有超凡脱俗的美感矣...岂止只有诗意?也富禅味哲思也!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2: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谦虚骄傲相依
天高岂亢?海低何卑?海天本相依,海枯必然天无雨。天水相依何须引?大气蒸发即通渠。
自然人类尽相依。虽有皇帝,哪有神仙?世间唯有人至上。若吃五谷人即俗,哪有神仙会人语?饥时吃饭味最香,精神丰富魂不饿。魂的有无,总是终说纷纭莫衷一是。如果猪先进化而获得主宰尘世的绝对权力,就是有魂生灵,必会制定出猪的审美观或是非观。
有人说“战胜自己胜过战胜千军万马”,我说:认识自己比认识万古万有和万类都难。
活于当下,行于斯时,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既不必有外国式的骄傲,也无须有外国式的谦虚。虽是中外相依,仍倡中国的谦虚骄傲紧相依。
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开幕词中有“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名言。毛泽东当年发表过讲话后,众位代表纷纷赞美:“主席,您讲得太好了!”主席当着众人就谦虚起来:“你们猜这讲话稿是谁起草的吧?是一位年轻的秀才,他叫田家英!”究其实,文题、文魂、文眼、文脉、文胆等等无不是主席给的,田秀才只是为主席之文的立意而谋篇布局罢了,可是,独领风骚的毛泽东却如是谦虚说。
人海浩瀚,作为一个个单个的人,其渺小程度甚至不如江海一滴水,易干(如易死)的速度也未必比一滴水耐久也!水不能离开塘沟池溪河江湖泽泊海洋...这也如人人须相依一样,任何一个不能相依相融于家庭、学校、社会......的单个的人,即便如尼采,也不会有美好人生:尽管他创立了日神精神、酒神精神的惊世的超人哲学(超人也并非一无所依)。
尼采颇骄傲,宣称“上帝死了。”可惜其骄傲未与谦虚相依,上帝死了后他自己疯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6: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人与死亡相依
“论文难行赏,说品犹待商”,人品和艺术相依。但人品本身,却是须许多话才能说明晰的。我思及“大毁大誉”。正邪之间没有万里长城那么明显的界限。成败也有偶然性。
成败我我又思及无成有终的项羽,鸿门宴上想杀刘邦,简直易如反掌,即便项伯挡着舞剑的项庄,但在刘邦离宴后也可追杀之,一百个也能杀掉。可是项羽不为。
毁誉想到鲁赤水其人,与齐白石都属山东人杰也!鲁赤水之不幸,因为未早死而康生,如在文革开始时非康生而健死,其艺术可能就会有不同的评价吧?
“西方人走极端,古罗马疯狂享乐,中世纪严格禁欲。这种极端性往往会出大师。他们也讲中庸,然而是结合了两极的中庸。”哲人周国平如是说。极端中庸应相依:尼采晚年若将两极结合起来中庸一把,也许在最后十几年生命时光中依然清醒悟哲赏美。
痛苦是美的源泉:换个角度想,尼采晚年不能再思考哲学品味美学了,进入了无知无欲的活死人状态,离走到美学的终点--死,不远了,他进入了婴儿般精神状态,生死皆无谓,虽不知快乐,也不知痛苦,这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审美状态吧?如清醒,依然痛苦:“哲学和宗教,是痛苦灵魂的收容所...”他没被收容,只有自己流放自己:终于在“上帝死了”之后,自己变疯,随之追随“上帝”而去。
有人(毛文凤)说:“上帝死了,我就是上帝;我死了,死亡就是上帝。”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上帝。或者说人人都是自己的上帝。尼采与自己心中的上帝同在,也足矣。凡是人,结局都一样:死亡面前人人平等。这也许可悟出人人与死亡相依的哲理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4-24 07:59 , Processed in 0.03765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