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哲理

2019年08月24日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24|回复: 3

科学、群论和哲学——人类哲学的思想原址与文化代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6 12: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5-7-7 20:33 编辑

   
    科学如何进步、人类如何发展、哲学如何走向,是一个三者无法分开的事情。它预示着,人类在把科技知识注入生产生活的实践文化中,在可持续发展的文化探索中,要学会对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主体掌控与文化架构。质言之,这不仅是人类对自身变换自然活动的历史探索,也是对人类哲学发展的一次本体构架。

    怎样才能完成如此庞大/宏伟的社会目标与哲学跨越呢?我们知道,自然科学侧重探究如何向物,人文科学更加关注怎样向人,哲学则在对这两者(向物/向人)的双向涵合中延续自身的历史发展。为着这个需要,哲学必须给出一个学理上的根据和理由。它需要在由此引发的问题中,和对诸多问题做出各种研判的逻辑悬设中找到它们可以从中孕育的思想原址与文化代码。毋庸置疑,这是一个从人与世界的具体结合关系中,如何在‘向物’和‘向人’的发展关系中(双向涵合的关系中)提取时代精神的过程


    《科学、群论与哲学》是笔者在05年写就。当时思想正处在发散期,思域很广、问题多多。它在客观上要求:找到一个能够涵概所有事物和问题的特殊值域与逻辑切入点,为科学进步、人类发展、哲学走向提供新的历史通道。八年过后,市场经济愈发把自然科学、人文科学裹挟到自己运行的社会机制当中;在中国社会与全球市场全面接轨的转型过程中,科学如何向物、人学如何向人,经济学如何提高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现实问题。它不仅向哲学提出更高的发展要求,还特别要求:为这样的哲学给出它赖以存在和发展的思想原址与文化代码。

    有一点必须申明,作为当下哲学思想原址和文化代码的事物或对象一定具有以下基本特征:它与人类目下的生存状况相关、文化状况相构、发展状况相契。尤其在对全球市场社会运行方式的系统探究上,凸显出揭秘这一崭新历史进程的文化禀赋与哲学内涵。当然了,基于陈述问题的需要,较之原文这里做些必要改动。

    有人说“一切科学共同的逻辑”源自于数学逻辑——“群论”,哲学也不例外。尽管这里对何为‘群论’未加说明,但这不妨碍我们把人类作为变换自然的生命族群所进行的哲学思考。因为,在人类生产生活所构成的生命表象中,得得确确包含着不计其数的理性成因和生命变数。

    人们一但因应种种变化,在理性上获得某种生命开释和暗喻;一旦人们所发挥个人天性在某个特定的方向上,达到某种有序化的抽象与凝结(分析综合、形成概念);人们一旦将它契合到(同类之间)生命互见的存在现实、关系状态和事物演绎之中,它便具有了不可小觑的启示功能和揭示意义。

   ‘群’是一个转换系统。有‘个’就有‘群’,有‘群’便有‘类’。‘个’与‘群’、‘群’与‘类’——它们分别表征着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两种结合状态,也是承载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功能载体。正是在这里——在人们作为一个有效变换单元的文化群体中;在人们生于斯长于斯的(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民族国家中;在人们作为‘群’并集结为‘类’的不同层面上对人类个体的生命张扬中,存在着基于层次递进而在整体上保持某种内在同一的基本关系: ‘个’/‘群’间的协同关系、‘群’/‘类’间的类属关系。至于自我意识、矛盾、运动、唯物、唯心这一类,不过是人类在变换自然活动中分解在主体意识层面的一个变换环节,一种有机构成。

    哲学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把人类个体视为群中之‘个’、将个中之群作为类中之‘群’,进而探求人和自然、社会以及人类自身相互关系的;也是从这个原点出发,探求归宿到这个原点之上的一切科学及其相互关系的。

    这里的“群论”是从数学那里借用而来。 将它放在科学和哲学之间,意在把群论思想,通约在被哲学所关注的‘个’与‘群’、‘群’与‘类’的两种结合状态之中。

    当下历史条件下 ‘个’与‘群’的结合状态,是在民族国家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中(相互交往中),和意欲摆脱发展不平衡带给他们强大社会挤压的背景下进行。‘个’与‘群’在内部竞争和外部力量作用下,愈发凸显出驾驭市场的主体欲望,和重建自己文化精神的文化诉求。个体的社会生命和文化意识正是在这种关系构造中获得变换价值与文化张力的。

   ‘群’与‘类’的结合状态,则处在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的宏大背景之下。人类个体,一方面依托生于斯长于斯的民族国家,扩张自身所属国度(所属类群)的文化张力与知域构成;另方面又通过国家社会间彼此开放的全球市场,把人的社会生命和价值——结构其间、浮载其上,进而在同类个体相融于不同文化类群的市场化运作中获得更大的生命维度与空间,籍此形成了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新型结合关系与结构模式。

    这就将人类个体的生命活动置身在‘个’/‘群’协同、‘群’/‘类’相属的开放向度中。而那些被称为知识、技术和科学的东西,则通过同类个体间两极开放向度的社会结构——缔结一种全新的变分组合,演绎一种直指现实和未来的系统有序。

    这里,我们给出关于世界看法的一个新的关系框架。这个框架中不仅有哲学从中发育成熟的关系存在、关系对象、关系载体、关系构造,还具有把全部科学整合其上、归宿其中的涵合之点(人的存在关系、发展关系和社会主体性关系就是把所有科学整合其上、归宿其中的涵合之点)。据此人们将会发现,这是一个‘个/群相生,类/群相长;人/群互证,类/人本家’的动态理论结构。它意味着人类观念世界的方式、自我意识的出场路径,将会在这个结构中发生、发展,历史流变。

    但必须陈明:这里的“个”不只是个体相别、同类相殊、生命竞争的智慧个体;这里的‘群’和‘类’也不只是地域分割之‘群’,文化同族之‘类’。而是将‘个’与‘群’、‘群’与‘类’分别表征为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两种结合态,是承载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功能载体和社会主体性单元。人类社会的有序发展,恰是在他们/它们 作为这种载体和主体的历史同一性中历史达成。

    质言之,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不限于研究人类生命个体,而是把这些个体、群体和族类置放在人类变换自然的一个有效的变换单元之中,置放在最能把人的本质、自由和创意置换出来的那个变换结构之中。因此,这里的类既是把‘个’与‘群’耦合其上的融涵之体,也是把‘群’与‘类’结构其中的纳藏之物。

    站在哲学的高度,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所有民族国家都是人类历史上相对独立的发展连续统都是天然的市场载体/文化主体,都将通过他们/它们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发展视域,结构成为彼此平等的类属文化单元

    从生命的角度说这个单元叫生命族群;从主体单元的角度又叫民族国家;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还叫社会发展连续统,若从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角度,这个单元就称作类属文化单元。但无论怎样划分,它们都是群论的一种,都是对人类社会及其自然历史的一种有序延伸!

    正如“经济学就是把商品交换看做坐标变换,价值就是变换过程中守恒的东西”,人类哲学则把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作为完整变换坐标。一旦结构其中的世界各国通过市场/文化运作——从对象方面发现和发掘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人类就从这个变换活动中实现一种守恒。

    确切地说,当人们在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中,抑或用哲学的语言说,当人们在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现实类生活中,实践地、理论地把自身以类属,便会在同类间的生命互证、价值相属的实践文化中约定一种发展性守恒——人类在变换自然活动中的劳动守恒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0: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5-7-2 16:27 编辑

     经常观顾鄙人帖子的网友可能注意到,我的关于哲学的看法,总是从“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这个认知原点来展开。

    因为,哲学只有从这个存在的认知原点出发,我们的哲学叙述才在本体论意义上具有了内在的逻辑张力。只有从人和自然的具体结合关系中,重新厘定(赋值)‘个’与‘群’、‘群’与‘类’的历史界限,我们的逻辑哲学(哲思)才能提升到本体论的高度, 评价和把握人类社会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的发展、流变及其世界历史进程。因此,我们必须凭籍重新被赋值了的两类关系范畴,才能站在当下历史的高度,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开辟一条具有本体论性质的可行之路。

    所以,这里需要给出赋值性叙述

    本文用意在于,给出‘个’与‘群’、‘群’与‘类’的赋值条件,明晰赋值后彼此迥异且系统关联的本体性质物化机能

    当下历史条件下,‘个’与‘群’的结合状态,是在民族国家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中(相互交往中),和意欲摆脱动荡世界带给他们社会强大压力的国际背景下来进行的该种结合状态愈发表现出:把握自己历史命运的整体协同性,和彰显自己文化精神的物在主体性人类个体社会生命自我意识,正是在凸显自己文化精神的协同关系中获得变换价值文化张力的。

    而当下‘群’与‘类’的结合状态,则处在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的宏大背景之下。人类个体,一方面依托生于斯长于斯的民族国家,扩张自身所属国度的文化张力与知域构成;另方面又通过族类社会无所不在的市场文化运作,把自己的社会生命和价值浮载其上,进而使人类个体在各种不同的(相互类属的)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之间(民族国家之间),获得更大的自由维度与拓展空间。

    而那些被称为知识、技术和科学的东西,则完全相融在人类变换自然的(这种)个’与‘群’整体协同、‘群’与‘类’相互类属的整体变换的本体论关系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0: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5-7-2 16:57 编辑

    变换与守恒

    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任何民族国家都是人类历史上相对独立的发展连续统都是天然的市场载体-文化主体都是实践地、理论地把自身以类属的类属文化单元

    从生命的角度说这个单元叫生命族群;从主体单元的角度又叫民族国家;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还叫社会发展连续统,从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角度,这个单元就称作为类属文化单元

    但无论怎样划分,它们都是群论的一种,都是对人类社会及其自然历史的种有序延伸!

    正如“经济学就是把商品交换看做坐标变换,价值就是变换过程中守恒的东西”,人类哲学则把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作为完整变换坐标,世界各国在全球市场和经济生活中互为对象、相互类属,就在这个过程中实现一种守恒。


    确切地说,当人们在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中从中,不断发掘人的社会生命意义和价值,抑或用哲学的语言说,当人们在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现实类生活中(实践文化中),实践地、理论地把自身以类属,便会在同类间的生命互证、价值相属的实践文化中约定一种发展性守恒——人类在变换自然活动中的劳动守恒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0: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语境之外 于 2015-7-7 20:37 编辑

    严格说,人和自然的具体结合关系可以通过‘个’与‘群’、‘群’与‘类’这两个密切相关的整体关联范畴来表征。

    但是,这种表征不是直观表征(因为,现实还不具有人们借以直观的成熟条件)。而是按照当下历史给定条件进行科学赋值后,方才把它的本体论意义生动地刻划出来。

    虽然这里强调的是具有实在意义的发展本体,但这种强调,是在历史和逻辑内在同一的基础上,和把‘这对’关联范畴视为一个有机整体的意义上进行科学赋值后方才完成的。

    严格说来,被科学赋值后的“个与群、群与类的关联整体”,既不是人与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自然衍生态,也不是这种结合关系的社会衍生态。而是人类变换自然活动——这个独特自然历史的、合乎人类社会内在历史进程的逻辑衍生态

    因为这里所说的自然衍生态和社会衍生态,都是人类个体在把全部生命理性拓展在自我意识基础上——进而从逻辑理性的意义上所做的整体单元划分。而合乎人类社会内在历史进程的逻辑衍生态,则是在把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物在整体和历史连续性的基础上——进而在揭示类属价值、创造族类文化的共性意义上所做的科学划分。

    显然,不同的衍生态有着不同的支撑基础。而它们的支撑基础的不同,恰好说明它们尚未处在彼此交融的理性界面上。换言之,它们只存在媾和一起的必然性,却远远缺乏完成这种媾和的生命理性。这就是我强调的对“这对”关联整体给与科学赋值的必要性之所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两极哲理》机构 ( Singapore Registration No: 52903526W )

GMT+8, 2019-8-24 09:06 , Processed in 0.03351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